《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5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拿定主意之后,我不再犹豫,心里默默的将方才张坎文说的那篇咒文念了一遍,确定准确无误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右手紧紧握着那罗盘,然后小心调动体内的道炁,分出一小部分蕴到自己吼间,抬眼盯着祭祀恶灵,提高了声音,开始诵读咒文。
  “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豨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羲氏得之,以袭气母……”
  随着我的诵读。祭殿内忽然吹起了一股风,这股风仿若自远古吹拂而来,带着岁月的腐朽气息,从我身边不断飘过。而那祭祀恶灵,就像张坎文说的那样,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丑陋呆滞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我的呼吸顿时一紧,但开工没有回头箭,我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但诵读的速度却忍不住加快了起来。
  所幸的是,那恶灵并未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站在我面前,空洞洞的两个眼眶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恐惧这种情绪向来是由不得人主动调整的,因为呼吸的加快,我担心诵读的咒文出错,干脆直接闭上了眼,不再看那恶灵。全部心神都放到诵读的咒文之中。
  张坎文说的没错,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出了岔子,那可就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慢慢的,咒文念到了最后的部分,我惊恐的情绪也逐渐平复了下来,一边继续念咒文最后几句,一边小心的调动体内道炁,缓缓朝着那文王八卦图上流转而去。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极者,命也夫!”
  随着咒文的最后一句落下,我早就准备好的道炁,立刻全部朝着文王八卦图奔涌而去。尽管张坎文说我此时点穴七窍的修为足够激发那罗盘,但我心里总还是没底,一点力量都不敢保留。
  全部的道炁注入罗盘之后,张坎文说的步骤算是全部做完了,接下来。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睁开了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朝手中的罗盘上看去,此时那文王八卦图上,已经发散出灰蒙蒙的气息,将上面的卦象全部遮掩了起来。即便在手中拿着,我也有些看不清楚。而祭祀恶灵那边,暂时也没有什么举动。

  我正要转头问张坎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还不等我开口,右手上忽然感觉一热,那罗盘竟是凭空炸开了。
  罗盘爆炸的威力很小。大约就相当于小时候玩的炮仗,以我现在的肉体强度来说,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危害,但依旧将我吓了一跳,也顾不上问张坎文了,连忙又低头看过去。
  爆炸的罗盘中。蓦然飞出来一小块米粒大小的石头,随着爆炸的气浪,疾飞而上,一下子便漂浮到了半空中。
  而此时,早先随着我诵读咒文出现的那丝微风,瞬间朝着石头包裹而来。两者相遇之后,那石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迎风而长,从米粒大小一下子变到了拇指大小。然后,那变大的石块在空中盘旋了两圈,轻盈的模样,一点不像石块,反倒像是一只小鸟。
  石块盘旋的过程,看起来就像是在四下搜寻这什么,很快,它似乎找到了目标,朝着下面直坠而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到了祭祀恶灵的头顶上。

  祭祀恶灵的头顶上原本就没有头盖骨和脑干,只能看到一些仿佛朽木碎屑一般的东西,那拇指大小的石头似乎重量还不轻,落下去之后,似乎沉到了那些东西里面,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我抬眼盯着祭祀恶灵。他依旧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惊慌的举动,孔洞的眼眶依旧盯着我看。
  我心里有些嘀咕,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莫非这石块没有作用?
  忍着担忧,我足足又等了十分钟。逐渐从祭祀恶灵身上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似乎变淡了一些!
  没错,这恶灵原本跟我直接接触过,我清楚的知道他并非瞳瞳那样的虚体,可现在,他的身体看起来,却变得像是一个影子一般。

  一开始我还有些不确定,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身体越来越淡,到后来,我甚至隔着他的身体,能看到后面的地面。
  我和张坎文对视了一眼。这才同时松了一口气,看来文山一脉的秘法,的确是起到作用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祭祀恶灵的身影已经淡到了极点,而他脑袋的虚影里面,能明显看到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块。这石块看起来跟早先的小石头一点都不一样,通体黑褐,根本没有一丝神异的感觉,就像最普通的石头一样,忽然从半空跌落到地上,滚了两圈之后。便不动弹了。
  随着这石块的坠地,祭祀恶灵最后的一点影子也彻底泯灭在空气之中。
  一切都很顺利,自始至终,祭祀恶灵莫说发狂反击,他甚至除了站起身之外,其他再未动过一下,根本没有任何反抗。
  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张坎文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撑着地面的两只手似乎再没有了力气,重又躺倒在了地上。而我则是呆呆的坐着,心里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祭祀恶灵,真的被我灭杀了?
  我抬头四顾,找了两圈也再看不到那个恐怖身影之后,我这才终于确定了下来。
  我心里有些放松,但却并没有狂喜,反倒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虽然亲眼看到祭祀恶灵杀了许多天师。但自从我与他接触以来,他却并未伤害过我,此刻回想起来,我对他的记忆,似乎只有一个画面。那就是他站在我面前,呆呆的看着我,黑洞洞的眼眶内,仿佛一直在思索着什么。
  莫名其妙的,我竟然还有种失去了什么东西的感觉。

  不过很快我就把这种略带沉重的思绪丢到了一旁,现在祭祀恶灵已被我灭杀,残存的十一位天师,也都像是手无寸铁的小孩一般瘫倒在我旁边,此刻的春祭殿内,再没有任何对我有威胁的人。
  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我脚下那怪异的力量,只要想办法摆脱这股力量,我便可以顺利脱身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南宫此时正坐在不远处,双眼看着我。嘴角带着莫名的笑容。
  他的怪模怪样我早就习惯了,也不在意,只是开口说了双脚无法移动的问题,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南宫没回答我,而是从地上爬了起来,慢悠悠的走到我旁边,低头绕着我走了一圈,然后才摇摇头道,“我看不出有什么力量束缚你的脚。”
  得,看来他也没办法。
  无奈之下,我让他过去照顾张坎文,然后把小僵尸叫过来,让他用力抱住我的腿,使劲儿薅两下试试看。
  小僵尸是现在力量最强的存在,没有其他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尝试用蛮力。结果他差点没把我腿给扯断,双脚还是纹丝未动。
  这种笨方法也没有作用,我彻底没辙了,只好重新盘坐下来,闭眼调息。调动着体内的巫炁,以及之前从那个血祭洞中吸收的纯度更高的黑气,试图继续冲击天脉上的那个封印。
  日期:2016-10-2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