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66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何韩诚不闻不问,直到徐玉出事后,才来后悔惋惜。
  日期:2017-05-10 14:14:50
  “徐玉不仅是我爱的人,更是我的恩人,她曾经救过我,给过我第二次生命……”韩诚喃喃的说道,眼里呛着泪。
  原来徐玉也是阳身阴差,比韩诚还要早的进入公司。在阳世,韩诚是徐玉的上司领导,而在地府的职级上,韩诚却归徐玉管。
  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徐玉还是个八品阴差,好几年前就是。
  徐玉身上的阴邪之气,并非是她在这里所染,而是当年为了救韩诚,被一只红毛尸王打伤所致。若是单单受伤也还罢了,最要命的,是尸王全身都沾满尸毒,这种尸毒无人能解。
  “其实小玉自从那次受伤之后,一身本事全都废了,地府查到她阳寿将近,所以便将地府印记也收回了。”韩诚难掩悲伤的抬起头,泪水沿着脸颊往下流。
  我顿时明白,想必韩诚这些年过得极为痛苦,即便想帮徐玉也有心无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接受地府交办的任务,用得到的功德点来换取阳寿而延续徐玉的生命。
  日期:2017-05-10 14:15:01
  但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地府并不是随时随地都有任务下达。有时几天就有,有时要一个月,有时大半年才有。

  听韩诚说到这的时候,我不禁有些内疚起来,上次拘捕老咸鱼的魂魄,就因为我,而让他的任务没有完成。
  不知不觉中,我们聊了将近两个小时,马居易已经沉沉睡去。韩诚伸着懒腰,拿出两桶方便面泡起来,闻着面香味,我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了。
  我们吃一边吃面,一边又聊到了地府正在追查的那宗奇案上,刚才韩诚轻描淡写的带过,好似不愿多说。但当日欢欢让我找韩诚和马居易了解案子的线索,他俩肯定知道一些。
  在我催促下,韩诚放下碗,说其实他目前掌握的线索也极其有限,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亡魂被阴差送到酆都城或者城隍庙后,便由那里的接引使者送去地府。接引使者都是受阎罗殿直接管辖,按理说不会出什么岔子。”韩诚打着饱嗝,又喝了两口面汤,“所以最大的可能,还是某些阳身阴差有问题。”

  我不解,阳身阴差只是负责拘魂,跟亡魂失踪有什么关系?
  日期:2017-05-10 14:15:12
  韩诚眼神有些闪烁,没有正面回答,只说这件案子不是那么好查的,让我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就是。说罢,他说累了想休息,意思是我该走了。
  这家伙明显有事瞒着我,而且话中有话,肯定是已经查出了什么。不过此刻我没有再追问下去,今晚能从他跟里挖出这么多有价值的信息已经很难得了。
  只要他还是阳身阴差的身份,我就不怕他跑了,等解决白启炎这边的事救出施萍,再找他不迟。
  我回到宿舍,心里想着另一件事,久久不能入睡。直到快要天亮,才迷迷糊糊眯了一小会儿,又被黄帅的电话吵醒。
  黄帅问我地下室的情况,我大概跟他说了说,特别是白灵的反常,还有镇丽上吊的事我也顺带着告诉了他。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让我想办法把他弄进公司,他要陪我再去一遭。

  他的语气很急切,似乎是有所发现。
  日期:2017-05-10 14:15:22
  镇丽和韩诚都没上班,我暂时负责人事部的工作,想把黄帅弄进来并不难。
  到公司后,我马上去到保安部,跟保安经理说今天有人来公司面试,让大门的保安放行。保安经理盯着我看了片刻,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早听白灵说这家伙是云芷言的心腹,也不知道我这样做,会不会引起他的怀疑。希望如韩诚所说,云芷言是受了伤,这样就算保安经理觉察到什么而跟他报告,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只要找到施萍,我就无所顾忌了,哪怕身份暴露也无所谓。唯一担心的,就是到时候不知道如何面对白灵。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黄帅就来了,一进门就嚷着要过去。我拉住他,关上门,说小点声,这里到处都有白启炎和云芷言的人。
  日期:2017-05-10 14:15:36
  现在仓库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把守,要过去得也到晚上,这大白天的还没摸进门就会被逮住。
  他说等不了那么久,最多两个小时就必须回医院,昨晚跟木子西约好了见面,细说接活儿的事。
  我无奈的摊摊手,说这么着急的话,那真没办法。在没有施萍的消息之前,我绝对不能暴露。然后我问他到底发现了什么,非得这样火急火燎的过去。

  他点了支烟,说等会过去之后就能知道了,但是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会遗憾终身。
  我说你不吊胃口会死呀,每次都这样折磨人,特么的很难受知道吗?
  黄帅没搭理我,四处转悠着,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是在细细观察。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他吸完最后一口烟,让我找仓库部经理吕典过来。
  日期:2017-05-10 14:10:36
  我一怔,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进公司这么久,我连吕典长啥样都不知道,更别说打交道了,叫他过来做什么?

  “别磨叽了,赶紧打电话吧。”黄帅脸色凝重的从镇丽的桌前离开,走到窗户边往外看去。
  我用办公室的座机给吕典打了电话,没过几分钟,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敲门进来。我打量了他几眼,人长得挺帅的,就是有点黑。
  从胳腮男人胸前的厂牌上,我得知他就是吕典。
  “找我有事?”吕典慢慢走上前,满脸疑惑的说道。接着他的目光落到黄帅身上,显得很是吃惊,嘴巴张得大大的,“你……你怎么来了……”
  日期:2017-05-10 14:15:56
  这下轮到我疑惑了,听这意思,他俩好像相似。
  黄帅关上门,握住吕典的手,把我们想去仓库地下室的想法告诉了他。吕典没有任何犹豫,说没问题,这事包在他身上。
  说完,他便快步走了出去,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

  我看着黄帅,冷声道:“行呀,想不到在这里还有熟人。”
  黄帅笑笑,说以后我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吕典帮忙,他是可以信任的人。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吕典给黄帅打来电话,说搞定了,让我们赶紧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