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65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跟他啰嗦,把地府正在追查的那件奇案说出来,然后告诉他,现在阎罗王让我负责调查这件事。
  韩诚脸色一滞,拿杯子的手停在半空,显然是被我的话镇住了。
  我偷偷乐起来,果然还是阎罗王和地府的名头好使,纵然韩诚对我再不感冒,此刻也不禁为之动容。

  日期:2017-05-10 11:20:28
  我接着说,地府让我找他了解案子的具体情况,并且以后还要辅助我破案。这是地府给我的任务,也是给所有阳身阴差的任务。
  韩诚沉默了片刻,长叹一口气,似无奈,又似妥协。当即表示会全力配合,还主动说起了白启炎这边的情况。
  其实从白启炎炼阴骨的第一刻起,地府就盯上了。两年前,韩诚被地府授命为阳身阴差,混进白启炎的公司,暗中调查他炼阴骨之事。
  日期:2017-05-10 14:12:56

  那时候的白启炎还算正常,也经常在公司露面,按照地府指引,韩诚只需将白启炎炼阴骨的证据交由地府,催判官就会将白启炎的阳寿勾销掉。
  日期:2017-05-10 14:08:05
  真正的黑手,是公司那个神秘的幕后股东,他从来没有露过面,却通过云芷言来控制公司和白启炎。还利用白启炎炼阴骨,来获取阴邪之灵气的滋养。
  日期:2017-05-10 14:08:20

  有好几次,韩诚根据邪灵之气的走向,差点就看到神秘股东的模样,但都遇到了云芷言的阻挠。云芷言神出鬼没,名为白启炎的顾问,实则连白启炎也无从掌握他的动向。
  不仅如此,云芷言还将公司的情况,暗中报告给了神秘股东。所以表面上来看,神秘股东不参与公司的经营,其实对一切情况都了如直掌。
  除了炼阴骨,白启炎名下的公司选址,都是由这个神秘股东来确定。这些被选定的位置,都是阴气极重之地,比如这里,曾经就是一个火葬厂。
  日期:2017-05-10 14:13:41
  至于为何要选这样的地方,韩诚还没弄清楚。不过有一点,凡是在公司的员工,不可避免的会受到邪气侵体,长此以往,都将过早的死去。
  死后,身带怨气不得消散,容易形成恶鬼凶灵。
  我无比震惊,想不到真实的情况会是这样复杂。
  可不管怎么说,白启炎杀害李楚婉这是事实,取天灵盖炼阴骨也是事实,就凭这些,我也要将他绳之于法,让他得到应有的恶报。
  还有他和云芷言用物符将喜喜打得魂飞魄散,这个仇如若不报,欢欢定将迁怒于我,甚至危胁我的家人。
  韩诚对我的想法不以为然,他说白启炎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要是把那个神秘股东的身份挖出来,那才是大功一件。
  日期:2017-05-10 14:13:54
  事实上,正是因为韩诚一直查不到神秘股东的情况,所以地府暂且留了白启炎一条命,打算利用他引出神秘股东。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白启炎也很少来公司了,韩诚调查后,发现原来白启炎在养鬼婴,利用鬼婴来监控公司的一举一动。
  当然,也不排除是来监视云芷言的。
  韩诚推断,云芷言并不是真去出差了,而是受了伤,躲在某个地方养伤。
  作为阳身阴差,韩诚对于云芷言这种修炼邪术人的气息,有种自然的感应。而现在,韩诚能够感应到云芷言就在附近,但气息微弱了不少。
  日期:2017-05-10 14:14:05
  我说真是可惜,要是能找到他躲藏的地方,趁机将他抓住,就能从他嘴里挖出很多线索了。

  韩诚难得的咧嘴一笑,说我的想法太天真了,像云芷言这样老奸巨滑的家伙,就算能将他制服,也很难让他开口。
  我顿时无语,但是我相信韩诚说得没错,毕竟他跟云芷言打过交道,对云芷言有一定的了解。
  “云芷言的事只能暂且放到一边,眼下最紧要的,还是想办法将白启炎的魂拘到地府去……”韩诚点了支烟后,接着说起来。
  地府在得知白启炎养鬼婴后,改变了主意,命韩诚尽快拘捕白启炎的魂魄。无奈白启炎吸噬阴邪之气后,实力大增,仅凭韩诚一人,难以得手。
  日期:2017-05-10 14:14:17
  于是他将马居易也弄进公司,协助他完成任务。前面说过,对于阳身阴差而言,完成地府的任务很重要,除了功德点,还有很多看不到的好处,这些都是普通人所无法理解的。
  马居易来公司后,两人试过几次去拘白启炎的魂,结果还没近到他的身,就被鬼婴打得落荒而逃。

  没办法,普通阴差只能对付一般的邪物,像鬼婴这种有道行的玩意,实在有心无力。几次都失手之后,地府决定派一个八品阴差帮助他们,谁知道这个八品阴差居然就是我。
  其实我也震惊,不明不白的,就被地府给算计了。
  至于仓库的地下室,韩诚说那里曾经就是白启炎炼阴骨的地方,但是现在已经被废弃,成了堆放物品的地下仓库。
  日期:2017-05-10 14:14:28
  虽说被废弃,但里面残留的阴气仍然极重,而且阴骨本身就有聚集亡魂的作用,所以在那里撞到不干净的东西也并不奇怪。
  他不知道我今天晚上去过地下室的事,我也没打算告诉他,既然白灵让我不要说,定然就有她的道理。不过我还是把粉脸男人的事跟韩诚说了,然后问他是否知道此人的情况。
  韩诚一脸迷茫,说公司压根就没这号人。我说会不会跟在白启炎身边的,类似于保镖一类的人物。他很肯定的说不太可能,白启炎身边有哪些人,或者养了什么样的鬼,他早就查得一清二楚了。
  而关于白灵办公室里的七伤局和“雀首反为蛇”凶局,韩诚听我说后很惊讶,似不相信,说还有这种事,哪天有机会一定要去瞧瞧。
  我一阵无语,这家伙刚才还说什么都查清楚了,却连他眼皮底下的事都不知道。
  日期:2017-05-10 14:09:29
  当我告诉他,镇丽撞鬼和上吊的事后,他更是不敢相信。一个劲的说不可能,镇丽是纯阳烈火命格,一般的鬼看见她都躲得远远的,就算是有道行的鬼,她撞到了也不可能看得见。
  原因很简单,普通人之所以能看到鬼,是由于阳气虚弱,肩头的真火熄灭所致。而镇丽的纯阳烈火命格,让她比普通人的阳气要旺盛很多。
  既然镇丽连鬼都难以撞得到,那么就不可能被操控着上吊。
  “这件事很蹊跷,找个机会得去查查才好。”韩诚喃喃说道。
  我问他查什么,该不会是怀疑镇丽什么吧?

  他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说到了徐玉。关于徐玉,我正好有很多疑问,她与韩诚既然是恋人的关系,按理说韩诚早该看出她身上的问题,应该及时提醒她注意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