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483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抬起头看着她,而她同样也在看着我!
  当接触到我的目光之后,秦科长立刻将眼神移开!
  刚一移开,她又带着几分羞涩的将目光转了回来,我从她水润的眼神中,从她翕动着的嘴唇上,看到了她的心情。
  她似乎也在渴望着些什么...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催动着我,让我的脑袋慢慢的探了过去。
  秦科长也微微闭上了眼睛,她的手紧张的攥成了拳,身子正在微微的颤抖着。
  正当我的动作进行到一半时,忽然在我的身后,猛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响!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声音带着几分疑惑,剩下的全部都是惊慌!
  芊芊!
  她什么时候下楼来的,为什么我没听到声音!
  我心中咯噔一声,心念急转,赶忙探出手,在秦科长的眼睑上划了一把。

  然后我回过头,果然,站在我身后的,正是穿着一身轻薄睡衣的芊芊!
  她光着一双嫩白的小脚,我心中了然,怪不得没听到声音呢...
  我微微一笑,看着她说:“芊芊啊,你妈妈不是脚伤了么,刚才实在是太疼了,都把她疼醒了,所以我就起来帮她上点药,要不然,等到明天早上,你妈妈的脚估计就严重了。”
  芊芊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她撅着小嘴看着我说:“那你刚才...刚才伸头过去,是干嘛呢!”
  “你妈妈刚才眼皮上沾了点东西,我帮她拿下来。”
  我微微笑着,脸不红心不跳的说。
  “是么?”芊芊皱起了眉,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秦科长俏脸微红,低着头看着床铺,一句话也不说。
  芊芊大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了两圈,然后快步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她抱着胳膊,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我们,好像在监视我们一样。
  她这个动作登时让我哭笑不得,在芊芊的眼皮子底下,我跟秦科长当然不能再有什么暧昧,于是我便开始认真的帮秦科长涂起了药膏。
  没过多一会儿,药膏涂完,在我特殊手法的揉按之下,秦科长的疼痛也缓解了很多,至少她的脸色比刚才要好看多了。
  “苏叶,谢谢你。”秦科长郑重的说着,她的声音微微有点发颤,似乎是意有所指。
  “没事,小意思。”我扬了扬眉,冲秦科长笑着说。

  这句话说完,又惹得芊芊狐疑的看了我们一眼。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太阳照常升起。
  早上我提前起来了一会儿,到楼下帮这对母女做了个早餐。我热了点牛奶,又将鸡蛋打散,裹着面包煎了一下,整个面包煎的酥脆焦黄,一看就让人食欲大振。
  当芊芊和秦科长起来后,我已经将早餐摆上桌了。
  芊芊一看到这个,顿时欢呼了一声跑了上来,她抱住我的胳膊,撒娇说:“爸爸真好...芊芊最喜欢你了!”
  秦科长面带微笑的看着我,那笑容中缱绻出一缕柔情。
  在吃饭的时候,我安排方少白送一百二十万给昨天晚上的小海,然后再打发他回莱西。
  现在正是我扩张实力高速发展的时刻,我不想莫名其妙的就得罪了一个仇家,不过如果要是他执意的找我麻烦,那我也不是怕事的人。
  现在我和方少白的手里有不少流动资金,之前抄了火山存款,就抄了几百万出来,之前去莱西花了一部分,现在手里面应该还剩下不少,再加上卤肉店这几个月源源不断的收益,已经重新发展起来的灰色产业链,我们现在手里面,多了不说,四五百万还是有的。
  现在拿出了这一百二十万,本来说好是我从他那里借的,可是方少白不肯,说是要当我的分红,我怎么说也说不过他,也就只能默认了。
  当然,一百二十万买一个带着地皮的小厂子...这笔买卖,还算是挺划算的。
  陪秦科长和芊芊吃了一顿早饭,我跟她们告辞了一声,便开着车回了单位。
  秦科长伤成了这个样子,显然也没办法再去上班了,懂事的芊芊说要在家里陪秦科长,也没有去上学。
  在临走之前,我安排方少白找人把秦科长家打扫一下,顺便将门修好,方少白爽快的找人办了。

  开着车到了单位,我直接去了警卫队的办公室。
  这会儿其实已经快到九点,如果按照平时的标准,我现在已经迟到了。
  当然,现在在警卫队中,肯定不会有人来找我的麻烦。
  吕大现在天天躲着不见我,就算是见了我,也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找她。
  不过现在,我却必须要来见见她了。
  我站在她的门口,敲响了房门。
  “进来。”
  她的声音带着些不耐烦,除了我之外,她跟其他人说话向来是这个语气,就连监狱长们都拿这个老资格没办法。

  我微微一笑,拧开了房门,举步施施然的走了进去。
  “有什么...啊,苏...苏大!”
  她不耐的抬起头,话刚说到一半就变了味道,她呆愣愣的看着我,略显惊慌与恐惧的说。
  “吕大!”我挥了挥手,微笑着说:“忙着呢。”

  “苏大...快,快坐!”她热情的堆着笑,指着一旁的座位让我坐下。
  我眯了眯眼睛,也没有坐下,只是看着她轻声说:“吕大啊,我来找你,是有点事情。”
  这话一说完,吕大顿时紧张了起来,她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神色中充满了对我的惊惧,她估计是以为...我想找她讨论她欠我钱的事情吧。
  我咧了咧嘴,说:“别紧张,我找你来呢,是想跟你请个假。”
  “请假?”吕大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紧接着,她的音调就变得轻松了起来:“请假啊!好说,你想要请几天?”
  “这个我也说不准,大概两三天左右吧。”
  “没问题!”吕大痛快的说:“你随时可以走,我会帮你把手续办好。”
  “可是...我不太想写请假条啊。”我促狭的看着吕大说。
  吕大微微一滞,立刻又说:“没事,不用写假条,谁要是问起来,我就帮你扛着!”

  我冲吕大伸出一跟拇指,说:“吕大真仗义,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不用不用!”吕大连忙冲着我连连摆手,说:“应该的应该的,这都是应该的...”
  “呵呵。”我微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让别人看到眼前这一幕的话,肯定会大跌眼镜,他们怎么样也想不到,一个平时冷口冷面,无论是谁找她办事都要索要些好处的吕大,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表情。
  将警卫队的事情处理妥当,我便又动身回了县城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