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5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大概可以推算出来,似乎他是用自己的两颗眼球挡住了之前那惊天一击。
  在我缓缓思索之间,祭祀恶灵已经将手里那天师拖到了我跟前,跟之前那七具天师尸体堆在了一起。
  我往那天师身上看了一眼,他此时眼睛是睁开着的,但卧在尸体堆里却根本没有任何举动。我心里很清楚,耗费了体内道炁和所有的本源之力,此时的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一丝气力,甚至连从那尸体堆里爬出来都做不到。
  我看过去的时候,那天师的目光也转过来,跟我对视在一起。他的眼神中明显流露出祈求。我不知道他在祈求什么,当然,不管他祈求什么,我都不可能帮他做到。我只是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数个时辰之前,此人还是高高在上的龙虎山阳神天师,跟玄学会众人呆在一起,就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偶尔往我这边看一眼。眼神里面也尽是冷漠和不屑。短短数个时辰之后,他的目光中却只剩下了如此谦卑的祈求。

  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我直接将目光收了回来,蹲坐在地上,一边尝试着挪动自己的双脚,一边思索着下一步的举动。
  祭祀恶灵的速度看起来不快,但实际上。并没有耗费太久时间,他就把那残余的十一个天师全部带到了我和塑像的跟前。他依旧没杀掉那十一个人,只是盘腿在我身前不远处做了下来。
  没了头顶两颗莹润的眼珠,祭祀恶灵的脸上只剩下了两个黑黝黝的眼眶,看上去根本分辨不出他是睁眼还是闭眼,但正对着我坐在距离我这么近的距离,还是让我感觉到阵阵不安。同时还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因为精神上的紧张,我不敢再有任何举动,只能静静的等待着。
  我不知道接下来祭祀恶灵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无聊等待的过程中,时间慢的几乎让人窒息。刚才被我推到一旁的南宫和张坎文他们,此时也不敢有什么举动。一群人泥塑一般呆着,任凭时间一点点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坎文忽然握着胸口的伤口,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原本他的伤势恢复了一些,勉强能站起来,但后来被那些天师们的道炁威压再度创伤之后,此时却只能勉强爬起来。
  我生怕他的举动激怒祭祀恶灵,赶忙转头看了一眼,祭祀恶灵似乎压根没注意到他,依旧盘坐在那里,全身上下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张坎文那边,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往我这边来,他咬着牙,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不停往下落,以一种极慢的速度,半爬半挪动,一点一点挪到了我身旁,整个过程中,那祭祀恶灵依然没有反应。
  等他到了跟前,我赶忙低头问他要做什么。
  张坎文并未回答我的话,反而一边看着那祭祀恶灵,一边凑到我耳旁,极小的声音对我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我摇摇头,把自己脚部无法移动的情况告诉了他,然后说道,“现在咱们只能等,然后我尝试着努力搞清楚我的双脚为什么不能动。其他的,只能听天由命。”
  张坎文却摇了摇头,又往我耳旁凑了凑,声音压的更低了,“不行,这祭祀恶灵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了,最终他会把这里所有人全部杀掉。咱们必须做点事情。”
  这回不再等我出声反驳,张坎文马上便又接着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师门传下来的,有击杀这恶灵的秘法?”
  我心里顿时一惊,刚才目睹一众天师与这祭祀恶灵的连番鏖战,我心里只顾得感慨这祭祀恶灵的恐怖实力,还真没想起张坎文曾跟我说过的话。
  下意识的,我便问道,“你师门传承秘法真能杀了这恶灵?就算真能,你现在周身道炁俱无,怕也动用不了师门秘法吧?”
  张坎文点点头,非常肯定的说道,“我师门千年传承下来,就为今日使用的秘法,自然能杀了这恶灵。另外,我现在的确无法动用师门秘法……但谁说只有我能用呢?”

  我一愣,然后迅速反应了过来,顿时大吃一惊,下意识便反问道,“你是说,让我用秘法……杀了这恶灵?”
  张坎文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没错!现在我体内没有一丝道炁,那些天师们也同样如此,只有你还能动用修为,这件事只能你来做。”
  我心里像是翻起了滔天巨浪一般,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祭祀恶灵,按照天师们的说法,是有“霞举”修为,虽不知这“霞举”修为是何境界,但抬手间便能击败十数位天师,这种修为,在我眼中,跟神仙也相差不远了……现在要我杀死他?

  不等我反应过来,张坎文急匆匆的又道,“周易,我知道这件事很危险,本应该我自己来做的,可现在迫于无奈。我只能拜托你了。”
  他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叹了口气,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具体该怎么做?”
  张坎文朝祭祀恶灵那里又看了一眼,然后才小声又对我问道,“你之前说过。你虽然修习巫炁,但体内还有道炁存在对吧?我师门所传之法,只能用道炁来催动。”
  我点点头,“没错,只是我的道炁修为,现如今也只有点穴十窍,现在天脉被封,能动用的,大约只有点穴七窍左右的道炁。”
  “点穴七窍?这便没问题了!”张坎文长舒了一口气,急匆匆的从身上掏出一样东西,递到我手中,这才又小声道,“我师门传下来的秘法,跟当日我暂时驱赶那恶灵所用之法不同,并非要用自己的修为硬生生的对付这恶灵,而是利用秘法和这件文王八卦罗盘,引发这祭殿内的力量,将其封印镇压。”
  我低头一看。张坎文交给我的,是一个圆盘形的罗盘,上面刻着一副典型的八卦图案,不过八卦所在的方位与常见的先天八卦不同,正是他所说的文王八卦。
  文王八卦又叫后天八卦,相传乃是周文王在《周易-说卦传》的“帝出乎震”一篇中,以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原理,从先天八卦中推衍而出,所以后世通常称其为“文王八卦”。
  简单看了几眼后,我便主动询问这罗盘该具体如何使用。

  张坎文立刻便将一片不算很长的咒文给我念了一遍,然后告诉我说,“只要声蕴道炁,念出这篇咒文,然后再用道炁注入这文王八卦图内便可以了。”
  步骤倒是很简单,以我的记忆力,把他刚才念的那篇咒文记下来也不难,只是我心中有股不真实的感觉,修为那么恐怖的祭祀恶灵,这么简单便能对付?
  似乎看出了我心里所想,张坎文又严肃的对我说道,“方法的确不难,但你一定要小心,这个步骤不能出现一丝差错。我也不知道这恶灵为何现在不对咱们出手,但一旦动用我这师门秘法。他肯定能感应到,咱们只有这一次机会,若是失败,激怒了这恶灵,后果不堪设想。”
  这不用他交代,我心里自然也明白。略微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狠狠咬了一下牙,反正都到这地步了,死马当成活马医,也只能如此了。

  日期:2016-10-24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