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2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连忙答应着,不管卢书记对自己怎么样,毕竟着也是是他在东岭乡的最后一点时间了,夏文博也不想在最后的时刻让卢书记在东岭乡出什么麻烦,终究,顺水推舟中,借花献佛间,能为大家都留一条退路最好,卢书记这些年在东岭乡也不容易,自己得饶人处且饶人,放他一马!
  第四百五十二章:意外
  在夏文博和张老板商量的时候,卢书记也经历了一次最为艰难的选择,他不得不清醒的看到,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赵老板的事情只能以失败告终,有那么一会,他把心中的怨气都集中在了对夏文博的憎恶中。
  假如没有夏文博的参与,其实自己早都可以降服张老板了。
  可是到了后来,卢书记连怨恨夏文博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像是大病一场,手指颤抖的点上了一支香烟,哆哆嗦嗦的放进了嘴里。

  十多万就这样没有了,自己不得不把钱还给别人,想到这里,卢书记都感到心痛。
  他垂头丧气的抽着烟,纠结着,门外传来了‘咣咣咣’的敲门声。
  卢书记头都没抬,也没有喊进来这两个字。
  但门还是被推开了,一个身影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停住了脚步。
  卢书记这才有些不悦的抬起了头!什么人?如此没有礼貌,自己都没喊让他进来,他怎么就进来了?
  可以,当他抬头之后,看到的是夏文博。
  “你......”
  “是我,卢书记现在是不是很郁闷!”
  “我郁闷?”

  “难道不是吗?刚才的那些村民一定惹你生气了吧?”夏文博很认真的说。
  卢书记咬牙牙,说:“额,有点生气,这简直是胡闹吗!”
  夏文博好整以暇的一笑,说:“那现在卢书记你用不着生气了,那些村民散了,药厂的工地依旧在热火朝天的干着,他们的想法是不可能得逞!”
  卢书记心中早都恨得牙痒痒的,但看着夏文博的笑脸,他又无法发泄心头的恨意。
  “喔,那就好,你今天处理的很好,还有什么事情吗!”卢书记下了逐客令,他这会一刻都不想看到夏文博。

  “嗯,对了,还真有点事情,刚刚啊,我和张老板通了个电话,我记得你曾经想帮赵老板签下药厂的供货合同,我给他说了说,张老板已经同意分出一半的配额给赵老板了!”
  卢书记被夏文博的话一下震住了!
  他的心像是刚刚坐上了一趟过山车,从低谷陡然的飘升到了顶端,那种高度和速度的落差,让他一下子都停止了思维和应对能力。这感觉太好啦!这感觉就好比是一个掉进水里的很快就要被淹死的人,突然有人丢过来一个救生圈,或者有人伸出一根救命的竹杆将他拉住!
  夏文博也清楚的从卢书记的表情中得出了自己的判断,一点都不错,这个卢书记啊,正在一点点的走入歧途,这让夏文博的心里很不好受。
  “书记,一会你给张老板打个电话吧!你们确定一个签约的时间!”
  “奥,什么......签约,好好,好好,谢谢你啊文博!”
  夏文博摇摇头:“这有什么好谢的,赵老板毕竟对我们东岭乡还是有过贡献的,再说了,我懂得你的心情。”最后这一句话,夏文博说的意味深长。
  卢书记的脸色一变,他猛然的记起,自己从来都没有给夏文博说过赵老板要求参与药厂项目的事情,那么,夏文博是怎么知道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张老板看出了自己的企图,当然,这是自己有意让他看出,于是,他找夏文博诉苦了。
  这也就是说,自己所有的想法,根本都没有逃过夏文博的眼睛,包括刚才自己在处理村民事件中的那些企图!
  对这个夏文博的智商,卢书记早就领教多次,他顿然感到,自己像是被剥光了衣服,丑陋不堪,毫不遮掩的袒露在了夏文博的眼前,自己那些温文尔雅,那些冠冕堂皇,此刻都全然变成了虚伪和做作,自己在夏文博的面前,再也没有了一点点的尊严和人格。
  好一会,卢书记才沮丧的说:“你什么都看到了!文博,你是不是感到我和龌蹉!”

  “不,我只是为你担心!”
  “担心!”
  “是的,担心!不要忘记,有的事情当跨越了界限之后,会成为一种习惯,今天或许只是帮了一次赵老板,但下次呢,有可能还有刘老板,王老板,最后,你自己都会深陷其中,你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成为他们的受害者。”
  “我又没做什么,我又没收他们的好处......”卢书记有点竭斯底里的喊了几句。
  可是,他看到的夏文博依旧是那样的安详,他就那样淡淡的看着他,像是看着一头即将死去的猪羊,没有气愤,没有激动,只有一抹怜悯和同情。
  卢书记说不下去了,他慢慢的低下头。
  夏文博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悄然离开了卢书记的办公室,该说的话他已经说了,该帮的忙也已经帮了,至于卢书记会怎么理解,卢书记会不会纠正他自己的行为,这都不是夏文博需要考虑的事情了,有的时候啊,一个人的命运要靠他自己去把握。
  而同时,夏文博却知道,自己不管从道义上,还是情感上,都已经对卢书记形成了巨大的威慑,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卢书记恐怕再也不敢对自己叫板和为难,这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结果。
  当天下午,卢书记就打电话联系了张老板和赵老板,他们选定在县城的一家酒店里商谈,签订了药厂基建中部分建材的供货合同,价格和质量张老板也是很满意的。
  合同签订了,赵老板拉着张老板和卢书记,带着彼此的几个手下,一起到了清雅楼,这里赵老板的手下早都安排好了一桌酒宴。
  酒宴进行得很是热烈,卢书记完全把官架子放了下来,不断地与他们干杯。
  酒足饭饱之后的节目是打麻将。卢书记不喜欢打麻将,于是他就借口喝多了,被安排到一间小屋里休息,赵老板和张老板他们自己玩了起来。
  卢书记想着自己稍坐片刻就回家去,因为老婆说了,今天晚上有一个朋友会来访,这个朋友是在西汉市工作的,女儿离婚后心情不好,想换个环境,卢书记同意老婆的说法,请人帮女儿疏通一下路子,到市里去工作也不是坏事!
  他刚刚才在小房间的沙发上坐下,这时,就进来了一个模样儿俊俏的姑娘。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竹筒样的杯子。
  卢书记觉得这姑娘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委实是想不起来了。

  “先生,请喝一点汤。”姑娘彬彬有礼地将汤放下招呼道。然后一边将竹筒的盖子打开。“这汤很补人的。”
  卢书记闻到了一股很清新的醒人耳目的味道。
  “这是什么汤?”卢书记有些警惕地问道。
  日期:2017-05-1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