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8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处在最中央的陆羽,同时被三大武圣围攻,就好像狂风骤雨中的一片枯叶,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似乎在下一瞬间,他就会被撕裂,会被拍翻。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陆羽依旧没有丝毫动容,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敢来!”

  正在此时,郭破虏一声咆哮,悍然出刀!
  他一步踏出,横越过近十米的距离,如同缩地成寸般,挡在了陆羽面前。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概莫如是!
  魔刀小楼一夜听风雨悍然出鞘,铮得一声龙吟,狭长刀刃,辉映着天光,交织出一片白色的刀网,将南宫怜花、灰袍老者和黑袍老者三人,俱都笼罩在刀势里面。
  他竟是要以一敌三!
  郭破虏出刀,伴随着爆喝,刀光如雷霆一般,顿时爆射而出。

  “好小子,居然敢一人拦我们三个!”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姓郭的小子,冥顽不宁,取死有道,明天的今天,就会是你的忌日!”
  两名老者,再加上南宫怜花,同时发力,一出手就是全力,体内精气震荡,将衣袍都吹得鼓鼓。
  偌大一个大厅,竟是卷起剧烈的罡风,吹得椅子凳子东歪西倒,墙上的名家字画法帖,更是在强烈的气劲撕扯下,化为齑粉。
  三大准圣强者合力,威力何等煊赫暴虐。
  就如十八级的龙卷风,撕扯一切,化作怒卷龙涛,向郭破虏狂卷而去。

  战斗,似乎一开始就到了要见生死的时候!
  郭破虏以一敌三,瞬间命悬一线,危如累卵。
  陆羽在旁,淡淡看着,却是没有丝毫紧张。
  就好像他早已泯灭人性,丝毫不关心郭破虏死活一般。

  郭破虏能以一敌三么?
  答案显然是不能。
  但陆羽依然没有让潜伏在暗处的兰陵王高长恭出手。
  不是他真的泯灭人性,不在乎兄弟的死活,而是因为,这是郭破虏自己的选择。
  武者修行,天赋,毅力,传承,缺一不可。
  其中毅力是最重要的一环。
  不是说郭破虏拥有当世第一的武道天赋,他什么都不做,以后就是铁定的武圣。
  他想要进步,也是需要一次次的生死搏杀。
  在生与死的边缘,明心见证,得见“真我”。
  而像这种,有三个同等级的武者,与他生死搏杀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所以他主动要求,要以一人之力,硬抗这三名准圣级别的武者,以求于生死边缘突破。
  郭破虏做出如此选择,陆羽并不奇怪。

  事实上,他若是处于郭破虏此刻的局面,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不经历风雨,又怎见彩虹?
  不经历寒霜,哪得梅花扑鼻香?
  “全力出手,先杀了这姓郭的小子!”
  三人同时大喝一声,气息滚滚,劲气激荡,朝着郭破虏围攻而去。
  郭破虏死死咬着牙,魔刀挥舞,每一下都极为有利,爆发出自己所有力量,竟是一时间,和三大准圣联手,斗得旗鼓相当。
  “嘭嘭!”

  低沉的音爆不绝于耳。
  郭破虏在三个准圣级别强者的围攻之下,情况渐渐地,越来越是不利,手段全力尽出也终于是彻底被压制了下来。
  “哼!强弩之末,看你还如何抗衡!”
  灰袍老者大喝一声,滚滚煞气涌动,巨手直接劈开一道裂缝,滔天煞气席卷向了郭破虏。
  “一起动手。”
  同时间,黑袍老者周身真气暴涌,顿时阴寒劲道铺天盖地,随着手印闪电凝聚结出,一道庞大无比的阴寒真元喷射而出,带着恐怖的震慑气息波动,铺天盖地,卷向郭破虏。
  两个老者,显然经常一同对敌。
  出手互为支撑,妙不可言,效果典型的一加一远远大于二。
  他们单打独斗,不是郭破虏对手。
  联起手来,却能稳稳压制郭破虏。

  而南宫怜花却是没有围上去合攻。
  而只是游弋在外圈,觑机而动。
  但便是如此,郭破虏也丝毫不敢轻视他。
  这家伙,就像是一条潜伏在草丛中的毒蛇,肯定是那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人命的狠角儿。
  可以说,郭破虏至少一半心思,都放在了南宫怜花身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被灰袍老者和黑袍老者联手压制的更狠了,败像越发明显。

  陆羽看着,面上波澜不显,拳头却紧紧捏在一起。
  显然,便是以他的心性,这么看着郭破虏以一敌三,也是担心到了极点。
  “小郭的武道,显然进步很大,便是我没有受伤,对战这三个家伙,恐怕也支撑不了这么久吧。小郭上次在明珠塔败在了我的手上,却是破而后立了,再次把我超过了。”
  陆羽心里想着。
  “还有……这两个老者的招数,似乎不是中原武者的路子,尤其是那个灰袍老者……浑身劲气,带着骨子让人浑身不舒服的阴寒,这股阴寒之气,似乎不是来自于他本身,而是来自于……”

  陆羽仔细看着,心里蓦地一亮。
  “是蛊虫!”
  他差点惊呼出声。
  早就听说,苗疆有种修行方式,叫以身喂蛊。

  武者将蛊虫培养在体内,和自己形成互利共生关系,就像是菟丝草和黄豆一样。
  武者用自己的肉身精元,给蛊虫提供血肉营养,而蛊虫被培养强大之后,又会产生各种毒素和阴寒属性,再反哺给武者。
  这样的话,武者一拳一脚,不仅带着自身劲道,还会带着蛊虫的毒素和阴寒属性。
  像苗疆武学中的五毒手之类,就是典型。
  “这个老东西,显然是养蛊的高手,也肯定是来自于苗疆,这样的话,必须将他活捉了!”
  陆羽心里想着。
  苏倾城中的就是苗疆“噬心蛊”,他医术当世无双,也不知道解法,便是药王世家的孙家也不知道。
  所谓术业有专攻。
  苗疆的蛊虫体系须跟中原的玄门正宗完全是两种体系,连原理都完全不一样。
  而这个老家伙,显然是养蛊的行家,只要抓了他,说不定就可以救活苏倾城了。

  就在陆羽思忖的当口,场间四人,又斗了三十招左右。
  郭破虏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挨了好几下狠得,浑身浴血,面色萎靡。
  他再怎么强悍,终究只是准圣,以一敌三,和自己差不多层次的三大强者生死相搏,已经不是靠毅力和招数决心之类,就能扭转局势的了。
  他已经开始露了败像。
  左支右绌,如履薄冰。
  “长青,要不要我出手?”
  这时候,陆羽耳畔响起一个清晰低沉的声音。
  正是高长恭。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他现在就在大厅内,但显然做了伪装,便是陆羽,也完全不知道他距离在哪里。
  南宫怜花和两名老者,也完全察觉不到高长恭的存在。
  他们还以为陆羽身边,就只有郭破虏一人,都以为自己这方,已然是稳操胜券,还在稳扎稳打,积累小胜为大胜,一步一步,蚕食着郭破虏的体力和战斗力。
  日期:2017-02-2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