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1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送走了小魔女,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手机却响了。一看号码,并不认识,只得勉强接通。
  电话里传来一把有点耳熟且硬朗的声音:“是夏乡长吗?我是黄沙村的村支书钱福啊。昨晚你没吃饭就走了,我很过意不去呀!今天是个好日子,是我们公司成立五周年志庆。我们公司同人想请领导赏光,就在县里的酒楼摆了两桌水酒,以表示上级领导多年来的亲切关怀!夏乡长,这次你可一定要来啊!最好中午就来!”
  夏文博提不起兴趣,勉强笑道:“钱支书,你们公司赚了大钱,搞点庆祝活动是理所当然的,我不反对!不过,我昨天去看了你们的山头,我跟你讲的那几点情况,你想明白了没有?如果你今天搞出答案了,今天由我请你吃饭!依我看,还是等你研究好了,拿出成熟的方案了,再来请我吃饭吧。否则,我不去!我今天要开会,离不开身,改天再聊。再见!”
  夏文博不等钱支书再说什么,直接就挂断了电弧,他思考了片刻,吩咐汪翠兰将昨天的那份资料拿来,他加以修正、补充后,便让汪翠兰以此为题,弄了一篇关于黄沙村和南岗村一带采石场严重破坏山林、生态平衡的考察报告。
  汪翠兰见夏文博如此重视黄沙村的采石场,不敢怠慢,立即提高工作效率,仅用四十分钟,便打印好的材料呈上。
  “夏乡长,你看看这样写这么样!”

  夏文博仔细阅读一遍,觉得差不多了。此时苟丕也从镇子里的照相馆取回照片,共有四十二张。夏文博溜览一遍,觉得自己的拍摄技术还行,昨天爬山虽然辛苦,毕竟不枉此行,他慰劳苟丕两句,然后便拿材料、照片去见万子昌。
  不想,刚到走廊,就看到了卢书记的小车开进了乡政府。
  夏文博忙站住了脚,等卢书记上了楼。
  “书记,你可回来了,呵呵,听说你身体不好,没什么大问题吧!”

  卢书记勉强的笑笑,他为了在城里多待几天,对乡里说自己身体不好,本是虚话,但这几天在城里为女儿离婚的事情也是在伤透了脑筋,这会看上去脸色却是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
  “嗯,好多了,好多了,哎,这人一上岁数啊,什么毛病都出来了,还是你们年轻人好了。”
  “书记可能是最近太辛苦,好好调养一下就成了!”
  “唔,谢谢,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夏文博忙把手里的这个报告递给了卢书记,还很认真说道:“书记你是本乡育林护林工作领导小组的头儿,你看看这些材料。”
  卢书记接过材料,一面往自己办公室走,一面看着,到了办公室,他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先看照片,在看看夏文博的报告,看着看着,脸上却挂不住了,一阵黑一阵红,绷得紧紧的。
  等到卢书记看完照片、材料,夏文博坐在沙发上已抽完一根烟了。
  卢书记缓缓的放下了照片和报告,很沉重地说:“夏乡长,你来的时间太短,不晓得情况,黄沙村、南冈村一带的采石场蛮复杂的,是个大大的难题啊!”
  卢书记抽出两根玉溪香烟,扔一根给夏文博,自己点着一根,深吸一口,继续说:“第一,黄沙村、南冈村一带原是穷山恶水,村民们很穷,他们现在靠山吃山发财了,你说不让他们采石,不让他们破坏生态环境,我看很难办到。你想想,石头就长在他们当地的山上,他们采得快呢,还是我们盯得紧呢?如果我们不盯,放权给钱支书盯,那是空话,钱支书就是带头采石的人。”
  夏文博点点头,这个情况他也已经看到了,同时,这也是夏文博感到最为难的事情,村民靠这个挣钱了,你不让人家采石,他们的抵触一定不小。
  卢书记弹一下烟灰,又说:“第二点呢,那里的采石场有村办企业,也有个体户办的,还有外来老板承包开采的,这里面情况很复杂,你禁谁的厂?做事要一视同仁,要关就必须全部关掉,要放就彻底开放。如果从税收角度考虑,我更不想关掉,东岭乡财政困难,采石场每年上缴税款十多万元,不是小数目哩!”
  对这点,夏文博到并没有太大的担忧,十多万元的税收放在过去挺多,但自己却一点都没有看在眼里,只要药厂和旅游项目启动盈利,那东岭乡的收入何止是一个十多万元,恐怕要打着滚的往上涨了。
  “书记,经济利益这一块我理解,但我觉得,这个不能作为他们破坏生态环境的一个理由。”
  “文博,这当然不是一个理由,但毕竟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吧,更重要的还有一点,有几个采石场还是很有背景的,名义上是外来老板投资开办,其实是本县个别领导干部暗中操作,他们才是真正的老板!”
  夏文博这才感到了一点惊讶。
  难怪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多的采石场,一年才给东岭乡上交那么一点点的利税,原来其中还有如此复杂的情况。
  “卢书记,你说的这些我可能忽略了,但我想啊,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我们都不能袖手旁观!”
  “文博,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我的意思也很明确,也很简单,那里的采石场暂时不要去管,由它们自生自灭。山上的石头总有采完的一天,等到石头采完了,他们就不再破坏生态环境了。”
  夏文博见卢书记态度甚是坚决,颇感意外,便反问道:“卢书记,这样做恐怕不太好吧?难道我们乡政府就不拿出一点措施来?”
  卢书记连连摇头:“不,不,不,文博啊,就此事而言,我们的工作重心不是关闭,而是有节制地发展。我想啊,我们也可以制定几条措施,嗯,第一条,要对无证照非法采石予以严厉打击,一律关闭。第二条,从工商、税务、环卫、劳动等部门抽调部分人员,组成一个联合执法稽查队,全面检查一次本乡境内的采石场,对不符合开采条件的,勒令停业整顿,加大处罚力度。第三条,加强安全生产检查,确保不出事故,不出人命,严格控制丨雷丨管丨炸丨药的使用。要求各个采石场指定若干人为安全生产监察员,明确责任,落实到人。”

  夏文博对卢书记的这三条‘加强管理采石场的措施’嗤之以鼻,觉得卢书记的心思完全放在“加大处罚力度”上,一言概之,就是“增加罚款的理由和名目”而已!
  为此,他不得不耐心劝说道:“卢书记,我看采石场的问题不能简单地下结论,毕竟是关系到子孙后代的事啊,我们还是开个会讨论一下吧。”
  “子孙后代?嘿嘿,你这个同志真有意思,现在是当代人要过好日子,如果当代人都过不了,还哪来的子孙后代呢?”
  夏文博的眉头一挑,想要回击一句,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在这里和卢书记争辩,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他希望召开一个会议,大家共同谈谈看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