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63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一件事,先和大家说一声,旅游业的发展是辽河市未来几年的重中之重,我们其它几位副市长都有很重的工作,所以我建议增设一名副市长主管旅游业的开发、管理等等,我提议关紅梅局长为副市长的候选人,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意见?”
  这种人事任命不关乎他人,自然没有人反对,最后张清扬拍板会在常委会上提出来。随后就散了会。散会以后,他又勉励了关紅梅几句,把关紅梅恭维得小脸通红,看得另一旁的李小林心里直发痒。
  会后,周涛第一时间就和朱天泽通了电话,详细汇报了政府办公会议的结果,朱天泽感觉到张清扬对临江西城那片地的态度强硬,便对周涛说:“那就先放放吧,现在你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不要惹乱子,等这段时间过去了,以后再说,反正那片地还没有拆迁,变数多得很嘛!”
  周涛知道朱天泽是告诉自己在这紧要关头,最好不要招惹张清扬,不然如果真让他翻脸,自己这个副书记的职位没准就危险了。
  而张清扬在散会之后,也偷偷联系了梅子婷,不经意地提了提临江西城那片地。梅子婷是何等聪明的人,马上就明白了“老公”的意思。张清扬暂时放了心,在丨党丨委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这两项重量级任命没有确定前,朱天泽那边是不会有更大动作的。

  “张哥,张哥?”
  王满月手中拿着苹果,悄悄地唤着,发呆地瞧着张清扬。
  “啊……什么?”张清扬刚才双眼发直,经王满月提醒,这才回过神,不好意思地笑笑。
  “没什么,张哥,你吃苹果吧,这些日子人都瘦了。你这样,等小雅姐回家该批评我虐待你啦!”王满月掩嘴轻笑,她现在与张清扬混熟了,偶尔也会开一些玩笑。但是小丫头聪明得很,什么时候称他为“张市长”,什么时候称他为“张哥”分得十分清楚。
  张清扬接下苹果,无所谓地咬了一口,大脑中想着的还是傍晚十分常委会上的一幕,当市委书记朱天泽提出由周涛出任市委副书记的时候,在自己表示支持后,那些暂时亲近自己的干部也不得不表示支持,可以说朱天泽取得了全胜。
  虽说在李小林出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任命上,也取得了全部常委们的支持。但是在接下来第三个任命,朱天泽提名检察院龙院长为政法委书记的时候,人人都知道这一仗朱天泽是最后的胜利者,而且胜得很完美。

  胜利之后,朱天泽又在常委会上提出希望政府那边重新规划临河西城那片地的用途,随后其它几名常委纷纷表示最好把那片地开发成高档生活小区,摆明了集体向张清扬施压。
  张清扬表面上表现得淡然,却不代表他心中的释然。就在常委会结束,周涛挑衅地瞧着自己的时候,张清扬下定了决心,在省委组织部的任命下达之前,一定要把这个人拿下,要不然这对自己威信的打击会很严重,更严重的是会令那几位亲近自己的干部们失望。
  张清扬不怕失败,但是在他眼里暂时性的失败就是为了下一步的成功做准备,所以他既使要动用身后强大的力量,也不会让周涛安安稳稳地坐上副书记的位子。
  今天常委会的最后,讨论了政府那边提名为副市长的人选。人代会将至,各种人选的提名也将出炉。在几位副市长的提名上,张清扬几乎延用了过去所有的班底,只不过多加了一位关紅梅。虽然朱天泽表示反对关紅梅的提名,但是其它亲近他的常委们却是表示支持,或者他们觉得这是张清扬向朱天泽屈服甚至是示好的条件。
  一想起那些人的嘴脸,张清扬心中隐隐不快。他更看得出来,好像朱天泽已经开始对自己轻视了,要不然他就不会默认其它几名常委支持关紅梅的提名。朱天泽深知这种“夫妻店”的负面影响,可却没有强力的反对,从中就可以看出来他对未来的信心,他自觉有能力搞辽河的“一言堂”,更有能力操控辽河所有的事物,所以才不在乎张清扬的这种小动作。
  刚才张清扬的心中一直在盘算着这些事,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而且是势单力薄。凭借着朱家在当地的影响力,本地干部有很多已经靠向了朱天泽。曾经的“洪家班”班底渐渐被“朱家班”所代替,常委会中靠近张清扬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了。这是张清扬最不能容忍的。

  “张哥,你身体不舒服吗?”
  瞧着张清扬好像魂不守舍的,王满月担心地问道。
  “啊,没什么,脑子里想着工作呢。”张清扬免强笑笑,心里却是很不满,连一个小保姆都能看出自己的“不舒服”,那更何况辽河市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官油子呢?也许现在的朱天泽正在美美地品着好酒吧?张清扬长叹一声,难怪爷爷让自己来辽河,难怪他让自己养气,经常说要稳一稳,看来自己的确还需要历练啊!
  第482章 京城公子1

  “张哥,你太操心了,明天就休息,你应该好好放松一下。”王满月靠近张清扬,模样十分的乖巧。
  “大人事情,小孩子少打听!”张清扬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也许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赶走王满月的热情。
  近来随着张清扬态度的转变,王满月越来越有那种家中女主人的风范了,不但在家里穿得花里胡哨的,小背心、小短裤显得身材玲珑剔透,惹得身边没有女人的张清扬常常火起。
  “张哥,你不要老气横气的好不好嘛,人家是好心,再说我才不是小孩子呢,早就成年了!”王满月很是骄傲地说。

  “行了,没你的事了,像个老太婆似的!”如果不是某种特别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了解她的底,张清扬也许真的挺喜欢这个小保姆的。可是她必竟不是单纯的小保姆那么简单。
  “切,在家还摆领导的姿态!”王满月不高兴地站起身,在客厅里扭扭嗒嗒的嘴里小声表示着不满,那散发着青春期女孩儿活气的誘人身材迷乱了张清扬的眼睛。
  “王满月,你在给我说一遍?”张清扬猛地一拍桌子,如果再不对她发火,保不准这丫头又做出什么事情来。
  “啊!”王满月吓得一跳,回头可怜巴巴地瞧着张清扬,双眼挤出了眼泪:“张……张市长,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说完,灰溜溜的就要离开,不停地抹累。
  “王满月,以后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没大没小的,你就是我的保姆,不要什么都管!”
  “我……我知道了……”王满月满脸的羞愧,楚楚动人的模样惹人可怜。
  张清扬摇摇头,真想快点结束辽河市混战的局面,只有那样才能把这个聪明的小丫头赶走,再这么久拖下去,难免哪天醉酒犯错误。
  周六一整天,张清扬没有和王满月说一句话,顶多就是吃饭的时候从楼上走下来,可是见到王满月的时候仍然板着脸。王满月感受到了张清扬的“敌意”,小心做事,生怕哪里做得不对又得罪了这位“喜怒无常”的主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