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6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此,此案主使一人、杀手二人全部擒,此案在姜威交待之前,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临近午时,市纪委书记魏海跑来向宋朝阳汇报昨夜两规行动的结果,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被两规干部之一的霍志松在市里踪迹全无,其妻也联系不他,怀疑他很可能已经潜逃。
  在国内,违法乱纪的干部在案发后秘密出逃,并不算稀罕事,有的跑到外市躲藏,有的跑到外省,还有的跑到国外,更有某些干部玩得更狠,竟然举家潜逃至国外,从此在国外定居。但是,青阳历史还从没有以出逃来逃避惩处的干部,霍志松可谓是开创了干部出逃之先河,影响可谓深远。
  宋朝阳发了顿脾气后,很快意识到发火没有任何意义,只能是被魏海小看,因此很快收敛怒气,回到了主题面。
  宋朝阳紧皱眉头说道:“霍志松的出逃行为,开创了我市官员出逃之先河,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很可能会影响一大批身带病、内心不安的官员,如何预防这些官员出逃,如何设计有效阻止他们出逃的监察手段,如何建立有效的防逃措施,是你们纪委监察局需要慎重、认真、仔细考虑的。你回去以后,会同纪委常委班子成员,对此做一下研究讨论,争取尽快拿出一个方案来。”
  魏海来到青阳后,对宋朝阳这个市委书记一直没什么感觉,说白了是觉得他也没什么本事,不过是受到了省领导的青睐而已,也因此才敢于和于和平联手搞些小动作,但是现在,魏海听了宋朝阳这么一番考虑,心油然生出了对他的敬服之情,心想怪不得他能当市委书记,这目光是深远,这想法是超前,这布局是高明,自己没想到这一点,表面看,自己和他只是差了这么一个想法,可实际,差得岂止是一点半点?

  魏海由此对宋朝阳的敬服之意又深一重,当即恭敬表态道:“书记你请放心,我回去后组织班子成员讨论,也会在整个纪委监察局内部展开对于此案的学习大讨论,集思广益,总结良策,争取尽快制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防逃措施来。”
  魏海感受到他的示好之心,心分外快慰,笑着点点头,与他道别,转身走了出去。
  那人委屈的叫道:“丨警丨察同志,你针对我们干什么?我们可是受害者家属啊。”
  那小交警撇撇嘴,理都没理他,转身回了屋里。

  那小交警走进屋里,瞥见李睿身边还跟着杨夕,皱眉道:“站住站住,这位美女是干吗的?出去出去,这不是你想进就进的。”
  李睿指着杨夕道:“她是姚雪菲同事,她也是事故现场当事人。”说话的同时,已经看到最里面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个身高腿长的美女,不是姚雪菲又是谁?
  姚雪菲一身休闲穿扮,往日里优雅大气的她现在却是憔悴萎靡,脸色惨白,目光茫然,她看到李睿后,美目陡然一亮,口唇动动,似乎想跟他打招呼,却又闭上了,娇俏的脸上现出委屈的神色。
  那小交警看着杨夕的美艳脸孔,道:“我们只允许一个家属进来,不过既然你进来了就进来了吧,但是别多话,老实在边上看着。”

  杨夕点点头,道:“我不说话,只是看看。”
  屋里还有两个交警,正围坐在姚雪菲两边,貌似随意而坐,其实已经把她的出路全给堵死了。
  以李睿的角度看过去,姚雪菲双臂从胸前斜斜并拢下垂,双手被桌子挡住,姿势有点别扭,怀疑她已经被戴上了手铐。
  李睿看得心酸不已,对姚雪菲道:“我来了,你放心,你一定会没事的。”
  姚雪菲听得这话有些激动,红着眼圈站起身来,眸中珠泪闪烁,眼看就要流下来了。
  她这一站起来,李睿看得清清楚楚,她手上戴着一副锃光瓦亮的钢镯子,心中打了个突儿,交警队是如何认定她是肇事者的呢?
  姚雪菲忽然语气凄凉的喊叫道:“我没撞人!他们全都在诬陷我!”
  她旁边坐着的一个中年交警见她情绪激动,霍的站起身来,严厉的说道:“姚雪菲,你给我坐下,谁让你站起来的?还否认?你以为否认就能躲过去吗?我告诉你,你有现在否认的工夫,不如老老实实认罪,接受调解处理。你这样的肇事者我见多了,出事后不是否认,就是说自己无意的,事实上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事前麻痹事后否认的侥幸无赖心理,所以才导致了交通事故的频发。你现在都制造出命案来了,还不明白这一点吗?哼,你安全行车意识与交通法规意识实在是太淡薄了。”

  姚雪菲深深看他一眼,却也没脾气,乖乖的坐了下去。
  杨夕忙凑上前去,从包里摸出纸巾,给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姚雪菲这一起一落,李睿才注意到,她左脸颊有些肿胀,似乎是被人打过耳光一样,联想起刚才外面那死者家属破口大骂的内容,就知道她是被那个家伙打过左脸的,虽说人家老头是因为她姚雪菲的车死了的,人家家属憋了一肚子火,出手打她也在情理之中,但事故责任并不在她,对方不仅诬陷她还要打她,这就太可恶了,自己可一定要给她报复回来,不然哪有脸做她老公?
  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早,当务之急,是给大宝贝洗脱冤屈。
  李睿想到这,走过去对姚雪菲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别激动,也别生气,心平气和的跟我仔细讲一讲之前事情的经过。我看看里面有没有有利于你的证据或者线索。”
  姚雪菲还没说话,刚才那个斥责她的中年交警就对李睿冷笑道:“事故都已经定性了,还有什么可讲的?再说跟你讲有什么用?你算干什么吃的你打听这个事?你是我们交警队的领导啊还是法官哪?还线索?你个肇事者家属扯什么线索的淡啊?身为肇事者家属,就要有肇事者家属的觉悟,干你该干的事儿。”
  李睿见他说得极不客气,看他一眼,道:“你官儿不大,官威可是不小,这话说得真够威风啊。”
  那交警被他讽刺得脸色微变,道:“怎么着啊?不服啊?不服给我滚出去。我官儿是不大,可也收拾得了你。我告诉你,这是事故处理科,这儿我说了算,我让你滚蛋你就得给我滚蛋。按规矩说,肇事者只能跟一个家属见面,你们俩都进来算怎么回事?啊?你走,要不她走,给我出去一个,别让我往外轰你们啊。”

  李睿冷笑道:“要我出去?行啊,你先告诉我,你高姓大名啊?是这儿的头儿?”
  那交警迈步走到他跟前,傲慢的瞪着他,道:“你打听我名字干什么?你还想投诉我怎么着?你以为你是谁啊?滚,给我滚,马上就滚,不滚我轰你!”
  之前开门那个小交警也过来说:“你这肇事者家属话怎么那么多,又臭又难听,你还是出去吧,暂时没你的事情,需要你出面了自然会叫你的,出去等着去吧,啊。”
  李睿气极反笑,道:“我都说过了,我出去没问题,我就是想知道这位官老爷的名字。没错,我就是想投诉你,你不服啊?”
  日期:2017-09-1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