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976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新华一看到他来找自己要人,刘新华当即拍着桌子说道:“你们宁阳市纪委到我们省纪委要什么人?真是乱弹琴!”
  看到刘新华生气,袁东没有与他一样生气,而是解释道:“刘书记,这是我们市委刘书记的意思,你们一声不吭地带走了我们的干部,刘书记不高兴嘛,自然就让我过来要人了,你们给出个手续,我回去后好交差!”
  “出什么手续?怎么是一声不吭了,我们纪委的同志到了你们市公丨安丨局,和赵冰雪市长接了头,这还叫一声不吭?我看你们就是无理取闹!”刘新华根本不理会袁东的话。
  看到刘新华的态度很强硬,袁东感到事情很难办,但是难办也要积极交涉啊,所以想了想又说道:“刘书记,你们只是和市公丨安丨局打招呼了,但是没有和我们市委市纪委打招呼啊,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吧?明显是不信任我们宁阳市纪委嘛!”
  听到他这样讲,刘新华道:“这个事情不是我负责的,而是我们公书记直接负责的,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妥,可以直接去找我们公书记去!”
  刘新华把这话一讲,袁东顿时是无语了,他怎么能好去直接找公维江?公维江是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啊,虽然他是正厅级,公维江是副省级,只差半个级别,但是地位却是相差甚大,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袁东笑笑道:“刘书记,你看你们只要给我出个手续,表示正式通知我们把晁天海给带走了,然后我就可以回去交差了,你看好不好?”
  没想到袁东想要什么手续,刘新华道:“我现在口头通知你晁天海被双规了,而且这里面牵扯非常敏感的人,事前不能告知你们市纪委,这样说你可以交差了吧?你回头向你们的刘书记汇报,就是这种情况。”
  虽然刘在军是一名省委常委,地位非常之高,但是刘新华此时并没有太在意刘在军让袁东来交涉这事,因为晁天海只所以会出事,是因为刘海,而刘海是刘在军的侄子,他现在过来要人,难道就不怕别人说什么闲话吗?
  看到刘新华这样讲,袁东感到没有办法了,他不敢去找公维江,只好回去之后复命,刘在军一听到这个情况介绍,先是想了一想,明白晁天海之所以出事,很可能是与刘海有关,刘新华所说的这个十分敏感的人应当是指刘海,如此一来,只所以没有通知宁阳市委,主要原因在他了!

  真是岂有此理,居然敢对自己如此猜忌!
  刘在军比较生气,拿起电话就是打给公维江,想与公维江通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公维江的秘书,然后秘书就是去告诉公维江。
  公维江听到刘在军打电话找他,心里想了一想,不知道是何事,便是接了过来。一接通电话之后,刘在军就是对公维江道:“维江书记,我是刘在军,有个事情想问你一下,你们省纪委从宁阳市公丨安丨局带走一名处级的干部吗?”
  刘在军这样一讲,公维江一下子就知道他问的是谁了,便是说道:“在军书记问这个事情吗?哦,那我告诉你好了,我们省纪委从宁阳市公丨安丨局带走了副局长晁天海,因为此人涉嫌受贿,所以把他双规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刘在军立刻说道:“维江书记,晁天海是我们的市管干部,如果省纪委认为他有什么违法违纪的情况,也应当移交给我们市纪委管辖吧?但是现在你们没有通知任何人就把人给带走了,这样做是不是欠妥当呢?我这样讲并非是不支持省纪委的工作,而是感到程序上有所不妥,市纪委的袁东同志过来找我之后,我便是打个电话向你问一问,了解一下情况。”
  刘在军说了这么一大堆,无非是想着兴师问罪的,公维江立刻笑着说道:“在军书记,省纪委主管全省的反腐败斗争工作,是分工不分家,虽然晁天海属于我们市管的干部,但是我们省纪委只要认为需要由我们省纪委来处理的话,我们省纪委可以直接进行调查处理的,至于通知不通知你们市委市纪委,我想这个不是一个什么问题,我们肯定是要通知你们的,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如果在军书记想及早知道这个事情的情况,我可以安排人专门向你汇报一下这个事情,听取你的意见。”

  公维江这么客气地一讲,刘在军听了之后便是皱眉道:“你们这是事后通知,我希望是事先通知,这样我们市委不至于有所被动,如果是事后通知,那与不通知还有什么两样呢,人一带走,大家都知道了,何必再浪费时间通知我们呢,我觉得事前通知是很有必要的,我是市委书记,要对我们的干部负起责任,不然,干部们还怎么会相信我这个市委书记?”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副省长人选
  刘在军话说的虽然看上去谦逊,但是实质上却是咄咄逼人,这让公维江心里头比较恼火,自己好歹是省纪委书记省委常委,你虽然也是省委常委,但是同时只是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他作为省纪委书记可以指导全省的纪检工作,你是省委常委可是只能管着一个市,如果要是没有省委常委的头衔,敢这样和他说话吗?放在其他任何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敢这样向他兴师问罪?
  从省委常委的资历来看,他确实是没有刘在军老,但是从副省的资历看,大家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别说现在省纪委只是抓了一个处级干部,即使是厅级干部,也有抓他的理由,外人也不能如此向他兴师问罪啊!
  公维江感到刘在军现在似乎在憋着一股火气,然后向他发来了,而这火气的来源恐怕是他没有弄是省长之职,心里头比较恼火,但弄不弄得上省长这事比较复杂,不是恼火就能解决的问题,而且你当不上省长,向纪委发火,发错对象了吧,你应当向组织部发火啊!
  “在军书记,我们纪委也是对我们的干部负责任啊,我们纪委办案往往讲究的是保密性,不可能通知所有人吧?如果通知到所有人,被调查人逃跑了怎么办?跳楼自杀怎么办?这个责任谁来负?在军书记,我们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会没有事先通知啊,好了在军书记,话不多说了,您看行不?”公维江又是向刘在军作了一番解释。
  听了公维江的话,刘在军也不再多说了,沉默了一下说道:“维江书记,你们纪委有你们的理由,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理由,那我们暂且说到此吧!”
  刘在军明显没有被公维江的话所说服,当然这也不可能说服,刘在军是省委常委,公维江也是省委常委,两人是谁也不会说服谁的。
  挂了电话,公维江心里头比较生气,省纪委查处晁天海,宁阳市委知道后应当支持才是,然而现在却是向他兴师问罪,给他施压,这简直是以权压人了,然而你刘在军有什么权力来压我呢?你有什么理由来压我呢?
  日期:2017-05-10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