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63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午白灵有事要办,我独自满怀心事的回到公司,满脑子都是晚上去地下室可能会遇到的情况。
  走进人事部,见镇丽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我一连喊了几声,她都没有反应。后来我用力敲着桌子,她才恍若从梦中惊醒,额上渗满了汗珠。

  我倒了杯水给她,坐到对面,向她打听昨天早上在行政楼见到女鬼的事。
  镇丽一怔,什么都不愿说,一副茫然而惊恐的样子。
  我安慰她不用害怕,就算真有鬼,也不敢在我眼皮子下撒野。她眼睛一亮,好奇的问道:“你……你会抓鬼?”
  我点点头,说小时候跟姥姥学过两招,最擅长抓女鬼。
  她“切”了一声,说这个时候还逗她,真是没良心。我将胸前的血玉取下来递给她,假装一本正经的说:“谁逗你了,瞧瞧这个,祖上传下来的驱鬼法器,戴上它再怎么厉害的鬼都不敢靠近。”
  日期:2017-05-09 09:27:51

  镇丽接过血玉,似信非信,看了几眼后,又还给了我。然后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只狼牙护身符,说是她几年前在一个有名的道观里求来的,比我的血玉肯定管用。
  我笑了笑,既然有护身符,那还害怕个啥,赶紧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说不定真可以把女鬼给收拾了。
  镇丽点点头,说就算我不问,她也打算把事情告诉我,要不然自己一个人憋着更加害怕。
  随后,她慢慢说起昨天早上撞鬼的事。
  前天晚上镇丽值班,下班后就没有回去,就在办公室里窝了一夜。到了昨天早上,天刚亮时,她准备到楼下去买早餐,就在五楼的楼梯口处撞见了一张惨白的脸。

  那张脸被长发掩住了大半,只露出一双血红的眼睛,瞪着镇丽。
  日期:2017-05-09 09:28:01
  当时镇丽吓得快要窒息,想起了公司里关于女鬼的传言,转身就跑回了办公室,一直到有人上班她才敢出来。
  说这些的时候,镇丽再次紧张起来,声音都在发抖。而更多的细节,她说当时太害怕了,没有看清。
  我无法从她的描述中,判断她碰到的到底是人还是鬼,不过她说对方有双血红的眼睛,这似乎跟人和鬼魂的特怔都不相符。
  整个下午,镇丽再没有说一句话,恍恍惚惚的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我怕她会出什么意外,便守着她寸步不离。
  快下班的时候,镇丽接到白灵召开员工大会的通知,才打起精神,给各部门发了联络涵。镇丽作为会议联络人,也负责各部门的协调和会场的安排布置等等。
  晚上六点整,会议准时开始。白灵在会场给传递了我一个眼神,然后问镇丽各部门的人员到齐了没有。
  日期:2017-05-09 09:28:13
  我则借着上厕所之机,悄悄开溜,直奔着仓库的后门而去。原本我想叫上韩诚一块儿去的,但上午白灵再三交待,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容易惊动云芷言。
  一旦引起了云芷言的注意,我最好的结局,就是被扫地出门,纵是白灵出面求情,也将无济于事。

  偷偷摸进仓库,里面没开灯,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我打开手机电筒,按着之前预想的路线前行。地下室在进门的最左侧,自从上次那个女孩失踪后,入口被几只大木箱给压住了。
  我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将木箱挪开,然后看到下面有一块大铁盖,还上着锁。
  特么的真是出师不利,就刚才挪动木箱已经耽搁了十来分钟的时间,要是再弄开铁盖上的锁,说不定白灵的会都开完了。
  好在仓库里的铁块钢筋挺多,我随手捡了两样,一通狠砸,总算把锁给砸开了。
  日期:2017-05-09 09:28:23
  打开铁盖,是一架往下的梯子,可能是年久失修的缘故,我每下一个台阶,都会发出咯吱的响声。随着往下深入,响声越来越刺耳,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我俯身往下扫了两眼,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邪物出没,不过心里还是不踏实,手心都沁出了汗。

  楼梯的下方是个拐角,里面有微微的光亮传来,呼闪呼闪的,应该是蜡烛一类的光源所发出的。
  我蹑手蹑脚朝光源的方向走去,经过一条几米长的甬道后,进到了一间地下仓库。
  仓库里零散的堆放着几只纸箱,有些已经受潮破损,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我抬起地府印记四处扫视,一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白裤的人影。
  乍一看到这东西,我吓得惊叫起来,以为是女鬼现身了,抬起地府印记就要拍过去。不过很快,我发现有些不对劲,人影虽然披头散发,但是从身形体态来看,明显是个男的。
  日期:2017-05-09 09:23:29
  而且他看到我手上的地府印记,不但没躲避,反而嘿嘿了两声,朝我摇晃着过来。边走,他的脚上发出铛铛声,原来是被脚镣锁住了。

  我颤抖着,半天说不出话来,这特么的是咋回事,难道是女鬼变异了?
  慌乱之中,我慢慢后退,同时拍出地府印记。只见白衣男人的身形一顿,后背倒飞出一团影子,上窜下跳的像只猴子,片刻间消失在了地下仓库里。
  而白衣男人则翻起白眼,倒在了地上,全身抽搐。我壮着胆子上前,伸手探了探了他的鼻息,还有气,但是比较微弱。
  看样子白衣男人并不是鬼,只是被鬼附了身,刚刚那团影子就是附在他身上的玩意。只可惜此刻它不知躲到了哪里,我用天眼也看不到了。
  日期:2017-05-09 09:28:46
  我将白衣男人扶到一旁,捋开披在他额前的乱发,一张有些熟悉、似曾相识的脸呈现在眼前。他微微睁开眼,咧嘴一笑,浑浊的眼睛渐渐有了光彩。
  可就在此时,石室突然漆黑一团,刚才还燃着的青油灯不知为何熄灭了。
  透过黑暗,我看到一道影子静静伫立,由于没有灯光,看不清他是人还是刚才被地府印记逼出来的鬼东西。
  我暗暗运起灵气,游走到眼睛和地府印记上,这样可以增强天眼和地府印记的力量。
  刚开始时地府印记并没有反应,只有天眼比刚才要看得更深远一眼,但还是无法看清黑影的模样。随着灵气的注入,地府印记才慢慢闪现出了点点幽光。
  这说明前方站着的东西不仅是鬼,而且是只道行高深的厉鬼。饶是我有地府印记在身,也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日期:2017-05-09 09:28:58
  先下手为强,趁着厉鬼还没动静,我在心里默念天罡离火咒,手上轻轻摆出印诀。当我吐出“敕”字时,手掌也推了出去,黑暗中划出了一道微弱的流光,打在鬼影身上。
  鬼影发出惨痛的哀嚎,丝丝青烟从身上冒出。
  借着流光,我迅速摸出打火机,重新点燃了油灯。
  等我适应光线后,黑影和白衣男人不见了,地上留下了两行拖动的痕迹。我一惊,难道白衣男人被黑影给拖走了。
  顺着地上痕迹,我在石室的右侧,发现一扇小门。
  小门紧闭,但我隐隐听到里面传来铛铛的声响,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