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2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吗?”停了一下,王永新接着说,“除去当事人,表决结果一比九,方案没有通过。彭副市长,那就按楚副市长的提议,好吗?”
  “好”字刚说半截,彭少根忽道,“他的建议,也该表决一下吧。”
  王永新直接道:“同意楚副市长建议的,请举手。”
  两个、三个、六个、九个。看着一只只举起的右手,彭少根心中默念着,忽然他对着一个人瞪起了眼睛。
  “管副市长,怎么两次都举手了?”王永新举着右手,看着同样举手的管丽颖。
  “我觉得……都有点道理。”管丽颖支吾着。
  “你全都举了手,那就是废票。”王永新一笑,然后对着众人道:“除去当事人,除去废票,表决结果八比一,建议通过。”停了一下,他又说,“更正先前表决结果,除去废票,结果零比九。”
  彭少根脸都绿了,目光森冷的扫向众人。
  “散会。”王永新说完,率先走出会议室。
  “腾”的一下起身,彭少根瞪了一眼楚天齐,又恶狠狠扫视众人,拿起东西,快步走出屋子。
  楚天齐不慌不忙,收拾起笔和本,冲着身旁众人微笑点头,四平八稳的向门口步去。来在门外,听到屋子里传出的叽叽喳喳声音,他又笑了。
  回到办公室,楚天齐先泡了杯茶,然后点燃一支香烟,美美的吸了起来,脑中回想着会上的事情。

  今天开会的时候,彭少根提出的方案内容,出乎楚天齐意料。
  六月七日那天常委会后,楚天齐在当天下午就去了彭少根办公室,与对方讨论招商方案。虽然招商方案是招商部门来做,但核心内容却是由楚天齐提供,当时方案上的招商顺序与楚天齐今天说的一致。在讨论的时候,彭少根并未对方案提出疑义,而且对方案给予了高度评价。从那天讨论之后,彭少根并未因方案再找楚天齐,更没提到变更招商顺序。不曾想,今天却突然弃“先外围后中心”,来了一个反其道而行之。

  当在会上听到对方讲说招商顺序时,楚天齐一开始以为是对方说错,或是自己听错了。等着听到对方第二次提到那个顺序时,他意识到根本没听错,是对方故意为之,对方背着自己动了手脚。
  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楚天齐首先考虑的问题。经过简单一思考,他想到了幸福小区身上。那么自己该如何应对,对方会有什么后招?这是他接下来想的问题。所以在其他人发言的时候,他并没有马上表达质疑,而是在脑中盘算着策略。
  就在刚有大致思路的时候,王永新点到了自己,楚天齐不得不应对着。他首先通过对话,确认了问题出自幸福小区,也坚定了自己的策略。
  对方提出表决时,楚天齐已经预感到了。而且他知道,除非王永新直接反对,否则表决的事阻挡不了。既然阻挡不了事情发生,那我可以对过程施以影响,于是他讲了短短几句诱导的话,尤其“前车之鉴”、“历历在目”,既可以理解成提醒,也可以当作警示。
  会上表决结果出来的时候,既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但也多少有意外之处。
  在表决前,楚天齐就心知肚明,好多事并不完全看是非曲直,而是看较力双方的力量对比。放在一个月以前,如果以这种方式较力,自己肯定失败,但现在他却自信好多。这个自信,还是源于五月底的那次会议,源于县里一干人等纷纷落马。
  在涉及尤建辉案的众多人中,几乎每位副市长的人都有落马,比如彭少根手下的招商局长,比如管丽颖手下的农业局长。虽然手下落马,并不代表自己就有问题,但这些人都觉得有了“短处”,同时也不禁心虚,暗自告诫自己“谨慎再谨慎”。
  唯独楚天齐手下的两名局长——曹金海、赵顺安然无恙,这可是传言中的最热门人选。即使他俩落马,也并非因为当下的事,对楚天齐肯定也不会有负面影响。当然,楚天齐治下也有人涉案——焦二壮,但焦二壮却是楚天齐严厉打击和制裁的人。这不但无损楚天齐形象,反而强化了他嫉恶如仇、慧眼如炬的特点。而且落马的人中,牛小波、肖海还曾给楚天齐变相出过难题,结果很快便倒下。焦二壮、牛小波、肖海被抓,未必与楚天齐有关,但都和楚天齐有过直接或间接交手,也让人们不禁疑惑这种巧合。

  此消彼长,那些副市长在楚天齐面前矮了半截,对他颇为忌惮,他在近几天有明确感知。今天,面对彭少根划出的道,楚天齐倒想看看人们究竟会不会延续这种风格。虽然他当时有一定自信,但心中也不踏实。事实证明,他赢了,而且是大比分赢了。尤其那个肉包子脸女人竟然也妥协了,充分印证了那句话——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当然,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今天王永新帮了自己忙,如果王永新站在对方立场,那结果就未必如何了。

  王永新为什么要帮自己?公心还是私心?是自愿还是不得以?楚天齐一时还真想不明白。
  另外,彭少根为什么要为鹏程公司站台?绝对不是无意所为,绝不只是单纯巧合。那么是被拉拢,还是被胁迫,亦或是有求于人?会不会彭少根就是单纯为了对付自己?现在暂时还真想不明白。但却让楚天齐看清了彭少根这个人的面目,告诫自己一定谨慎提防。
  由于所处立场不同,面对同一件事,便有人欢喜有人忧。
  回到自己办公室很长时间了,彭少根还是缓不过劲来,他不明白今天自己怎么会败,而且竟然败的这么惨。
  “八比一,零比九”,彭少根喃喃着,百思不得其解。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王永新的立场,王永新今天明明就是偏向楚天齐。
  “老王八”怎么会和那小子一个鼻孔出气?他俩可是有仇的。彭少根一直听说,王永新的老婆王秀荣就是被那小子弄进去的。虽然“老王八”已经离婚,虽然被王秀荣戴绿帽,但毕竟曾经是夫妻。按说“老王八”应该恨那小子才对,怎么也不该“化敌为友”呀?真是邪门了,是两人妥协了,还是互相利用呢?
  那个肉包子娘们也真是奇葩,到底头发长见识短,遇到一点风吹草动,就成了那副德性。竟然一人投了一票,真是天大的笑话。还想往上爬?开玩笑。
  还有其他那些家伙,都是怎么了?平时一个个趾高气扬,也一直宣扬一致对外,现在还没怎么呢,倒开始舔“外来户”的脚后跟了。要是放在战争年代,指定都是一群叛徒、卖国贼。
  “妈的,没一个可以深交的。”嘴里骂着,彭少根抓起一本书,扔了出去。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响起铃声。
  扫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彭少根没有去接,就任由它响着。
  响了几声后,固定电话没了动静。
  彭少根心里话:有能耐你就打。
  “叮呤呤”,这次换成了手机,还是那个号码。
  老子就是不接,你能咋的?彭少根心里骂着,手上按下了挂断键。
  “叮咚”,短消息声响起。
  日期:2017-09-1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