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0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进到了临淄之时正是今天凌晨,徐禄隐藏了气息。就在他准备打听两拨大方师下落的时候,听到一队巡夜的官兵在议论一个杂货铺老板见了几个方士的事情。徐禄隐住身形跟在后面。听明白了那几个人其中之一正是老家伙归不归。
  当下,他一直跟着带队的小吏,一直到他从杂货铺老板那里领了事由。快马加鞭的赶到齐王陵。徐禄都一直隐身跟在了小吏的身后。直到最后他进来,看到一些人等候在一个洞口,正在议论齐
  王的魂魄和占祖……
  无意当中听到传说当中占祖的下落,徐禄可谓是欣喜若狂。他之前一直担心自己的行踪会被方士一门发现,现在只要得了占祖给自己占卜一卦,就算他哥哥徐福从海上钓完鱼回来,也不会找得到他。
  不过对于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徐禄心里还是有三分忌惮的。当初徐福将归不归囚禁起来,在徐禄的眼里未必就是因为那个老家伙在背后说大方师的坏话。自己那个哥哥如果连这个涵养都没有,怎么可能做的上大方师这个位置。

  在徐禄看来,自己大哥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有些忌惮归不归。担心将大方师传给广仁的时候,维克那个老家伙发生什么意外情况。虽然归不归不在乎什么大方师的位置,不过谁知道再过多少年之后这个老家伙会不会改了想法。到时候徐福人在海外。就算想做什么都来不及了。等到广仁接了大方师稳定下来之后,再将归不归从囚禁之地放出来。就算这个老家伙不甘心也做不了什么了。
  本来徐禄打算趁着归不归魂魄离体的时候,突然冲进去结果了这个老家伙和那个白头发的男人。不过他从小便吃这个诡计多端老家伙的亏。为求稳妥还是不和归不归正面冲突的好。
  趁着吴勉和归不归在忙乎齐共王魂魄的时候,徐禄突然发难,施法拘走了郑鱼、百无求和刘喜这三拨人。本来依着归不归的本事。是可疑发现洞外异动的。不过那个时候吴勉已经把这个老家伙的魂魄揪了出来,不借助自己的肉身,归不归也没有注意到当年徐家的二小子已经到了外面。
  现在徐禄、归不归终于见面。徐家的二小子直接说到了占祖,见到老家伙提到这些陈年旧事想要蒙混过去。徐禄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一个乌龟壳换六条性命,老家伙,你们不吃亏。不过你执意不肯交换的话,我也不难为你,三人三妖变成了死人死妖之后再还给你。如果你们想要动手的话……”
  说到这里,徐禄停顿了一下,微微一声冷笑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我虽然不是方士出身,不过术法却是你师尊前任大方师亲授的。你还在方士宗门的时候,我们俩切磋过几次。老家伙。我记得你一次都赢过吧?”
  “那你就是把我忘了……”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斜着眼看了看面前这个酷似徐福的男人,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他继续说道:“你猜一下,一会你们俩动手的时候,我会不会就在一遍干看着?要不你们现在就开始吧,我说我不会动手帮他,你信不信?”

  面前这个白发男人虽然看着变成不死之身的资历尚浅,不过九九来找他的时候。已经亲口说过,让徐禄千万小心归不归身边的白发男人。这人深受徐福青睐,就连大方师徐福都在他手上吃过大亏。虽然这人的术法看着还不到高绝的地步,不过加上和自己再伯仲之间的归不归。徐禄还没有那个自信能同时对付得了他们俩。
  “那就是说你们不要那六条性命了,是吧?”徐禄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么第一个我来了解谁的命?我听见你刚才称呼那个叫做百无求的妖物,叫它傻儿子的。要不我们从它开始吧……”
  “老人家我无所谓,不过你要问问妖王答不答应。”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徐禄继续说道:“你看看我老人家这记性,忘了你也被徐福关在河底了。这些年的事情也没怎么出来,你好好想想,老人家我是那种乱认干亲的人吗?如果它没有什么背景,配做我老人家我傻儿子吗?过两天去妖山打听一下,知不知道当初妖王的公主死活要嫁给百无求。不过我们家这傻儿子死活不干,最后妖王实在没有办法了。就让自己的三个太子和百无求结拜了,我们家傻儿子还是大哥……”

  归不归虽然诡计多端,不过他说的似乎也挑不出来毛病。这个老家伙的眼光极高,当初他在齐国做方士总管的时候,齐王的太子想要拜他为师学习方术,归不归死活都不干。最后太子脸上没有面子,挨着他是方士一门名宿的份上也不好发作。等到太子登基之后,随便找了个借口将老家伙从齐国赶走的。
  “想不到这个小小的妖物还有这个背景。”徐禄心中虽然惊讶,不过脸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看在老家伙你的份上。你的傻儿子暂时放他一码。咱们再说说那个叫任叁的小孩子,你们四个人是一起出来的吧。老家伙你也不要说这个人参娃娃也是妖王看中的妖物吧?”
  “你说我们家老三啊……”听到徐禄提到任叁,归不归突然放肆的大笑了起来。看着徐禄紧皱的双眉,老家伙擦了擦自己笑出来的眼泪,随后继续说道:“想怎么样任叁也行,不过你的后半辈除了要避开方士一门之外。还要记得避开大术士席应真,对,就是上次他闯方士宗门的时候。你骂他老而不死,结果挨了一嘴巴。两年之后才想起来你是谁的那个席应真。
  我们老三是席应真那个爸爸的干儿子,他老人家把任老三寄存在我这里。那位大术士除了可惜换弟子之外,就只有这么一个干儿子。不信?那你一会动手之前先问问它们俩。是不是我管百无求叫做傻儿子。管任叁叫做三哥的。儿子和三哥,老人家我这么称呼,你应该闻到什么味道了吧?”

  归不归说完之后。徐禄沉默了片刻。他是知道归不归这辈子最打怵的人就是席应真的,一旦这个小娃娃真是那个老术士的干儿子,那后果比得罪方士一门还要严重。徐禄是在席应真的手下吃过大亏的。当初一巴掌就让他失忆了半年。那样的事情,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在经历第二次的。
  连续提到了两个妖物,都有自己不干触及的后台。当下徐禄心里还是责怪自己莽撞了。不过已经出口的话又不能再收回来。当下他再次冷笑了一声,眼睛转了一圈之后,说道:“那么那两个年轻的白头发呢?他们是人。变成白发没有多久,应该谈不到和什么大人物有关系吧?”
  “那你就要想想他们俩凭什么变成你我这样不会死的白头发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长生不老药是你哥哥根据方士古方所变化出来的。方士一门自己人都没有给几粒。为什么会便宜两个外人?你哥哥出海这么多年,方士一门没有多添一个白头发,外面却突然多了俩。有意思吧?”
  徐禄没有想到这两个几乎没有术法的白发年轻人也有背景,愣了一下之后,他看着归不归说道:“他们两个和方士一门有什么关系吗?”
  日期:2016-10-2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