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0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抬头看看万子昌,万子昌也平静的看着他,两人的眼神在外人看很平常,但唯有他们两人心里清楚,张大川坐不住了,他要动了。

  好吧,这个时间可以给你。
  说真的,夏文博为了等待这个暂停的机会,已经等了好久,他也无法在年底最忙的时候来搞这个大清算,一下子动用半个乡政府的干部来做这样的一件事情,而且,很可能要跨年度的审核,清算,工作量大的吓人,这样的工作最终很难维持太长时间。
  但既然风风火火的搞出来了这个摸样,总的有个契机再能停下吧,也只有停下了,张大川再有活动的时间,才能实现夏文博既定好的目标,为了这个停下的契机,夏文博也最近准备了两三个方案,没想到张大川到底没有忍住,找到了万子昌,给了夏文博一个借坡下驴的机会。
  “那行吧,”夏文博无精打采的说,而后,拍一拍手,对会议室其他的人说:“同志们,暂停一下,万书记有重要工作要安排!”
  于是,大清算的讨论就只能暂停了。
  这样的结果,让张大川心中大喜,自己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完成,接下来,就该是第二步了。
  他急急忙忙的给老婆去了电话,把自己目前的紧迫情况给老婆说了一遍,最后要求老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让孙部长,或者段书记干预一下这件事情,现在自己让万子昌扯住了夏文博的后腿,暂时阻止了他的动作,但这只是权宜之计,万子昌也拖不了几天的。
  他老婆一听也急了,眼看事情就要成了,煮熟的鸭子咋就要飞呢、不行,自己还得加把子力气,只是刚刚和段宣城约会过,今天再约他,会不会有点仓促啊?
  女人放下了电话,心里也在犹豫着。

  但救人要紧,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她怀着紧张的心情,拨通了段宣城的电话。
  “叮叮叮!”
  震铃声传到了县委是段宣城的办公室,这会段宣城正准备起身回家去,电话却响起来,段宣城看了号码,原是张大川的女人打来的,便匆忙接了,心下想,自与前天和这女人发生了肌肤之亲后,竟然会时常的想去她,想起女人那洁白优美的躯体,这对段宣城来说,实在是少有的事情。
  对女色,段宣城已经好几年都没有什么渴望了,但这一次,女人却唤起了段宣城那最原始,最年轻的一种冲动。

  电话接通后,段宣城正要热情地和张大川的女人说话,竟闻得电话那端传出女人委屈的哭泣,段宣城忙问女人为什么哭啼。
  “我想你,我感到害怕,怕你以后不理我了。”
  段宣城差点笑出来,这女人真的好可爱,自己怎么会不理她呢。
  段宣城一阵的温言软语,说自己这两天工作忙,没有时间给她打电话,这不,刚想着约她见面,女人电话就过来了。
  “那你来我这里陪陪我好吗!我一个人在家,很孤单!”
  “这......”段宣城不是不想去,而是担心去那些地方被人认出来。
  “你看,你还是不想我,呜呜呜!”女人又哭了。
  段宣城牙一咬:“好,你住什么地方,我这会就去!”
  女人欣喜若狂,告诉了地址。
  电话挂断后,段宣城又有点后悔了,他真的不想被人发现自己和女人的这段私情,不过瞅瞅窗外,天色也有些昏暗了,自己过去大概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吧,何况就算有人看到了,也未必就知道自己是去张大川家里。
  这样一想,段宣城也安心了不少。
  他没有坐车,磨磨蹭蹭的步行到了张大川家住的小区,这时候天色全黑了,段宣城没有发现特别的情况,大冬天的晚上,谁会在小区乱溜达呢?安静的一个人都看不到。
  到了门口,段宣城还没有敲门,门便被女人拉开。
  不待段宣城迈进屋子,女人便身体扑倒在段宣城怀里,并将段宣城搂了个死紧。
  “你是不是忘了我了?我这几天看不到你,如坐针毡。”女人附头在段宣城肩上,愈说愈加伤心起来,声音也开始变得颤抖。
  段宣城赶忙先进了屋子,用脚碰上了防盗门,连声的安慰着。

  “我可不是个薄情寡义之人,你应是明白的!我这两天真的很忙?”段宣城安慰着女人,竟一揽女人的身子将其搂到沙发里。
  女人的香味也灌进了段宣城的鼻腔中,他有点晕晕乎乎的感觉。
  “段书记。那你真的想过我么?”女人此刻停住忧伤的表情,探问段宣城。
  “我不是说了么?我一直忘不了我们那天夜里的情景,不瞒你说,我好几年都没有做过那事了,我本以为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以后再也不会有那种冲动,但是你,是你让我重新找回了青春。”段宣城说着用手去故意触摸女人腋下,女人立即被逗出一片欢乐之声来。
  这一快乐,女人便忘了伤感,这快乐变得高涨起来,女人和段宣城竟像一个稚气的孩子般嬉闹个不休,这一闹便衣服松开了,便主动拉段宣城的手在自己衣服里讨要段宣城抚摩自己的身子。
  段宣城的手刚一触到女人的肌肤,女人便幻觉般地闭了双眼,并嘴里发出舒坦的哼哼声……
  段宣城自觉自己身体上的反应并不强烈,毕竟他已不再年轻,那天晚上偶然的爆发并不代表自己能随时振作,他抱着女人都有点喘息,已显得力不从心,但还是鼓鼓力气应了女人的缠绵之举,女人拉其手在衣服里后,段宣城一边一只手箍了女人的身体,一边一只手轻轻穿越在女人的身上,时蜓蜻点水,时惊涛拍岸,时暴风骤雨,时春风徐徐……使得女人醉尽幸福,欲罢不能。
  “段书记。你的手好似一块烙铁,烙得我整个身子都烫了,都伤了,但我宁愿去烫去伤……”女人在段宣城的抚慰中发出一段梦呓般的声音:“段书记。抱我到房间里去吧。我要躺在你的怀里贴在你的身体上让你来烙我,那种快乐一定更有味道。”

  段宣城在女人急切的央求下揽起女人的身子回至卧室,将女人平展展置于床上,三两下剥掉自己衣服,便又去剥了女人的。
  没了衣服裹着,眼望女人白生生的身子在床上兴奋地微微扭动着,惹得段宣城也蓦然心下生出一团激情的烈火。
  奇迹在段宣城的身上再次发生了,他又一次的有了反应,这让段宣城狂喜到了极致。
  走近女人,段宣城已忍受不了地将自己下身和女人融合在一起。
  “你不要这么快的,我要一点儿一点儿来品尝……”女人虽这般喃喃低语着,但却双手紧搂了段宣城的后背,并沉浸在幸福的梦境中乐不自抑。
  兴奋中的女人突然眼里落出大大两颗泪珠儿。

  “你怎么哭了?”段宣城停身问。
  “我没哭。只因太快乐了。那雨便从我眼里偷着流出来了。”女人说着竟笑起来,愈笑那泪珠愈弥漫了眼睛。
  段宣城便喜欢地拿嘴唇去吮女人的眼睛,泪珠便参进嘴里,咸咸的,但在段宣城的意识里却有着另一番美妙的滋味。
  女人又说:“你来吧。我们甭说话了。我要这快乐永远的锁在我的身体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