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2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来说说。”楚天齐四平八稳的开了腔,“这份招商方案结构紧凑、层次分明,投放媒体受众面广,显见做了足量的案头与调查工作,下了一番功夫。”
  针对楚天齐的开场白,在场众人想法各异。
  彭少根心道:这还用你说?
  管丽颖暗自鄙视:嚼别人剩下的,有什么意思,年轻轻的,还好这一口?忽然,她把自己的话想歪了,无来由的脸上一红,心中反而小鹿乱撞。
  好多人则略有不屑:平时鬼点子挺多,总有不同看法,看来也都是装的,肚里也就那么多货。
  楚天齐话题一转:“不过,里面却有一点不足,那就是地块招商顺序不合理。”
  有人还没从鄙夷中醒过味来,就听到这小子话题一转,不禁心中疑惑:难道这小子真有什么惊人之语?

  彭少根“哦”了一声:“是吗?怎么说?”
  楚天齐道:“我认为,南菜园地块、东大渠地块、西磨盘地块应该放在第一批招商,也即先外围后中心。”
  “这没什么区别吧?无非就是早一年晚一年的事。”彭少根不以为然,“而且我觉得方案上的顺序还有它的优势。”
  “什么优势?那可不是简单的早晚之事,那是一处硬伤。”楚天齐的语气很重。
  “硬伤?”尽管心中不悦,但彭少根还是语气尽量平静,“方案优势我自然要说,不过还是先听听你的理由吧。”
  楚天齐道:“首先一点,先外围后中心,好征地。我说的那三个地块,主要是庄稼地、菜地或旧厂房。地块涉及产权人少,民房少,本身价值很低,征地工作容易的多……”
  彭少根打断对方:“楚副市长,我们做事情,不要专挑容易的做,尤其党员干部更不能挑肥拣瘦,这是党员应有的基本素质。先征旧居民区,尽快改善住宿条件,这是我们工作的基本出发点,而且现在房地产市场没有起来,商品房销售价格相对偏低,居民正好可以低价早点购买。”
  “彭副市长,不要偷换概念,我讲的拆迁容易只是原因之一。”驳斥一句后,楚天齐话题一转,“在你做的招商方案中,要先动迁居民区,那么征地成本就要高很多,尤其大面积的民房拆迁,会导致住房紧张,求大于供,反而促成了商品房销售价格猛增。这还不只是一时之梗,而是立刻拉高了商品房基础价,为后续城建工作埋下了祸害。”
  “你说我偷换概念,我不认同,但你危言耸听却真是要不得。”彭少根沉声道,“现在只是招商而已,何时招商成功需要时间,招商成功之后,搬迁依然需要时间。在这之前,居民完全有充足的时间,而且手里还有拆迁补偿款,正好可以拿钱买房。拆迁户手里有钱,怎么会花高价?”

  “我说的那三个地块,只涉及七、八十户人家,而你计划的第一批招商地块,却涉及到八百多户。如果按你说的,先拆居民区,那么这些人的房子被拆之后,住哪?又从哪买房子?这些居民区被拆后可是建成商业区,没有一间商品住宅。”楚天齐质问着。
  彭少根“嗤笑”一声:“笑话,现在成康市有那么大的两个新建小区,还愁没地方买房?即使房屋拆迁和新房入住有时间差,那也可以临时租房,十万人口的市区,还容不下两、三千人?”
  楚天齐一笑:“你说的那两个小区,是幸福一号和二号吧?那两个小区现在刚开工,开工许可面积分别只有一万五千平米,两个小区一期共建三百五十套房子,最快也得一年后投入使用。即使拆迁户买了这些房子,那么其余的四百多户怎么办?”
  “一期建成后,还有二期三期,还能少了房子?”彭少根反问。

  “可你的方案中,拆迁的进度可比建设进度快,在你二期刚建的时候,又有六七百多户没房子住了。加上第一批拆迁无房户,那可是一千二百户。”楚天齐盯着对方,“先不说二期拆迁,光是一批拆迁户对房子的需求数,与幸福一号、二号一期商品房的巨大数量差,就会形成一个现象——两户争一户商品房。这种情况下,商品房供小于求,那必定价格猛涨,居民手里的钱就不值钱,就会缩水。如果这样的话,哪个居民还愿意被拆迁?即使有拆迁意愿,那么他们的补偿期望价也会猛增,进一步提高成本,进而又刺激房价激增。”

  “楚副市长,听你的意思,你是反对求大于供,是想供大于求了?那样谁还会投钱搞开发?盖了房子又有谁会买,就靠你说的那七十来户人家?”彭少根又是“嗤笑”一声,“你这不是培养房地产市场,倒像是要扼杀这个市场,逼的投资商破产。”
  楚天齐摇摇头:“彭副市长,你又混淆概念,错解了我的意思。如果按照我的提法,首先就有将近百户左右拆迁户需要购房,而且拆迁的三个地块,有一个居民区,还有一个商业街区,另有一个综合市场。综合市场和商业街区会招到外来商户,这些商户会在正式入住之前,一般都会在当地购买住宅,这既是生活所需,也是一项投资,好多商户购买的当地第一批住宅都会翻倍增值的。如果幸福一号、二号工期能够保证的话,那就会成为这上百户商家的首选。那样的话,幸福小区一期房子就剩一小部分了,这样您满意了吧?”

  “楚天齐,你夹枪带棒什么意思?开发商房子剩多少,跟我有什么关系?”彭少根冷哼一声,“再说了,你就能保证商业街和综合市场可以及时招到商户?”
  楚天齐连连摆手:“我保证不了,招商工作是您负责,您保证才对呀。”
  “你……”彭少根话到半截,脸上露上笑意,“楚副市长,咱俩也别争,毕竟咱俩都是一家之言,难免考虑不周,还是看看大家什么意见,少数服从多数,好吗?”
  “怎么看?”楚天齐反问。
  “举手表决怎么样?”彭少根眉毛一挑,“看看有多少人赞成我的,又有多少人赞成你。”
  “你就那么自信?就不觉得自己方案很冒险,就不觉得会造成大的社会问题?”楚天齐满脸笑容,“大家会和你一同冒险吗?会……”
  “是非曲直自有公论。”彭少根赶忙打断对方,“我相信大家眼睛是雪亮的,心也明镜似的。”

  楚天齐笑了,笑的很诡秘。
  “笑什么?”彭少根眯起了眼睛。
  “没什么。人人心中有杆秤,大家一定会对自己负责的。”楚天齐目光扫过众人,缓缓的说,“前车之鉴可是不少,历历在目呀。”
  不能再让对方说了,彭不根忙大声道:“同意我……”话到半截,他意识到失态,马上把头转向王永新,“市长,举手表决可以吗?”
  “大家可想好了。”没有回答对方,王永新而是看着众人,缓缓的说,“同意彭副市长方案的,请举手。”

  随着市长话音落下,彭少根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没有期待中齐刷刷举手的动作,只有那个肉包子脸举起了右手。他不禁纳闷,刚才那么多人说“好”,现在怎么都哑炮了?
  日期:2017-09-17 0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