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0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我是有魅力,不然你怎么和我在一起?”段宣城听了很受用,哈哈大笑起来,一只手在女人胸上捏了一把:“不过要等他当上乡丨党丨委书记了,我怕他会改变!”
  “什么改变!”女人不太理解。
  “嘿嘿,那时候他还会让你和我来往吗!”
  “哼,那可由不得他,他能把我手脚捆住啊!”
  “这倒也是!”
  段宣城微微笑着,但这笑容多少有些勉强和苦涩,只有他自己知道,当自己在过一段时间,从这个位置下上来以后,不要说张大川,孙部长之流,就是怀里的这个女人,能不能再继续和自己交往,都很难说啊,现在自己是被笼罩在一种权利的光环中,当这个光环消失,露出了自己普通的面目,谁还会在意自己的感觉呢!
  段宣城陷入到了自己的沉思中。
  “我准备走了!”女人见大家无话了,又想到自己的丈夫还在家等着自己,遂心生内疚,于是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段宣城点了点头,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腰,有些舍不得的说道:“好吧,我开车送你回去。”
  女人点了点头。
  两人都不再说话,默默的穿好衣服。

  段宣城突然觉得有种曲终人散的感觉,心里一拨薄凉薄凉的,他情不自禁走到女人身边,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只有拥抱着她,段宣城才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实在。
  女人也很乖巧,她用小巧的手臂缠绕着他。
  “怎么了?”段宣城拍拍她的小脸。
  “舍不得。”女人娇憨地喃喃道。
  段宣城心下一暖,现在有一个女人如此对他钟情,而且是他喜欢的女人,平时不太容易感动的他,也差点鼻子一酸,他紧了紧胸前的女人,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下次抽机会我们还能约会,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或者到县委来找我。”
  “我不去。”女人撅起嘴巴。
  “为什么?”
  “我不想让你为难,也不想让别人说你的闲话?”

  段宣城心里一笑,他笑道:“嘿嘿,还是我的女人聪明,善解人意。来,等会,我给你样东西。”
  段宣城放开女人,从客厅的皮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她:“打开看看。”
  “什么?”女人有些惊诧,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盒子,“香水?香奈尔的。”女人高兴的喊了起来。
  “喜欢吗?”

  “嗯,喜欢。你送我的东西都喜欢。”女人笑道。
  “就你嘴甜,我们走吧,不要让你家人担心了。”段宣城一把揽过身边的女人,走了出去.
  冬夜的河边上还是很冷的,来到车上,女人本想坐到段宣城身后的位置上,为的是怕别人看到,坐到后面比较安全,可是段宣城却让她坐到前座和他坐在一起:“坐到我身边。”
  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
  路上的人很少,段宣城一边开着,一边和女人聊着。
  很快车子很快就到了女人住的小区门前停了下来。
  “你就送到这儿吧。”女人要求道。
  “好,你自己小心点,再联系!”段宣城看了看四周,说。
  女人和他告别后,目送着段宣城的车子调头离去,才往自家走去。她站在门边,理了理衣服,然后用钥匙打开了门。

  女人轻脚轻手的走了进去,她怕自己的脚步声把张大川惊醒了,这个时候,女人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张大川,她怕他审视的眼神,更怕他问东问西,家里客厅黑乎乎的,唯有卧室内还亮着灯。
  她轻轻的走进去,猛然发现,自己的老公张大川正坐在床头看着书。
  “你还没睡?”女人有些惊讶。
  “我看会书,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张大川头也不抬,继续看着书。
  “我在外面小摊上和同事又吃了点东西!”
  张大川继续看着书,眼皮闪了一下。
  见老公没有再说话,女人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去洗澡了。”女人关上门,去了浴室。

  女人走进浴室,差点摔了一跤。她赶紧扶着白色磁砖墙壁,才稳住了身体。她有些恼怒的看着脚下有斑驳的地砖,简易装潢的浴室,浴霸也不是很热,她叹气之余,拧开水蓬花,热水‘哗哗’的洒在女人的身上,她慢慢的,用力清洗着身子,生怕身上还残留着段宣城的味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外面传来了张大川的声音:“嗨嗨,你好了没有啊?”显然张大川觉得自己的老婆在浴室待得时间太久了。
  听到老公喊自己,女人一下了关了水蓬花,回应道:“好了,好了,稍等一下,马上来。”
  就在这时,女人在浴室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老公,有老鼠!”
  张大川一听,当即扔下书从床上跳了起来,直奔浴室:“在哪儿,在哪儿?”
  等张大川跑到浴室里,发现一只老鼠从自已的腿下窜到本来放置浴缸地方的铁管里,没影了。
  “妈的,让它跑了,等会我弄点水泥把这个洞堵起来,就不会有事了。”张大川恨恨说。
  “老婆,你没事吧?”他转过身子,看着还在一边发抖的女人,衣服也没有穿好。
  “好可怕呀!”女人平生最怕老鼠,她一下了扑到张大川怀里。张大川笑着摇摇把她抱到床上,然后拿起一件睡衣准备给她穿上,低头发现女人白嫩的腿上有一个红圈圈,于是问道:“这是什么?”
  女人一看,有点慌,她的心有很清楚,这是段宣城在她腿上留下的吻痕,她一下子紧张起来,心悸之余,她脱口而出:“可能是刚才那老鼠咬的。”
  “没事吧?还疼吗?”张大川紧张道。

  “没事,估计只是逃跑时碰了一下,没有大碍。”女人赶紧拿一条毯子盖上,挡住了张大川的目光。
  张大川现在穿着一件有些发旧的白色背心靠了过来,涎着脸笑道:“老婆,我们好久没那个了。”说着就准备抱着女人亲。
  现在这个女人哪有精力做这个,她轻轻的推开他:“早点睡吧,你也累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张大川有些失望的看了看已经侧过身去的老婆,无奈的躺了下来,熄灭了床灯。黑暗中,张大川睁大了眼睛,没有一丝睡意,老婆最近对自己的冷淡,他是早有感觉了,只是作为一个男人,他心中一直有愧,自从跟她结婚以来,他并没有实现婚前给她的承诺,让女人过上她想要的好日子。
  不错,张大川是在这几年弄了一点钱,但那种偷偷摸摸弄来的钱根本都无法填补女人心里的渴望,从结婚到现在,女人差不多就是一个希望,那就是让张大川混出个名堂,但张大川一直都没有实现她的这个想法,一直都在穷山沟里做着一个可有可无的副乡长。

  比起单位里那些局长,部长太太们,女人总觉得自己要低人一等。
  张大川想着这些年的经历,自己也感慨万千,时间多的真快,女人原本靓丽的容颜竟然泛着苦色,好久未露一丝开心的笑容。想到这儿,他侧过脸过,听着身边的女人一会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张大川轻轻的坐了起来,侧身下床,来到客厅,拧开了一盏台灯,点上一支香烟,使劲的抽着,抽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