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猜测着,她想说的是和唐宁一一家有关,尤其是那个唐靖宇。梁健没有说穿,唐宁一是老唐的亲兄弟,怎么处理,他自己心里有打算,梁健作为小辈,不宜插手。而从他自己的角度出发,确实他对这一家子没什么好印象。
  老唐跟梁健恢复联系是在一个月后,当时梁健正在山口区的某个山里。老唐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当时绑架梁健的人也已经找到了,问梁健要不要过来看一眼。
  梁健只问了他一句:唐宁一呢?
  老唐沉默了半响后,回答:“他毕竟是我的亲兄弟。”
  梁健也沉默了一会,回答:“我知道。你做决定就好。”
  老唐希望梁健什么时候抽个时间,跟他一起去一趟周家。梁健有些犹豫,回答让他先想想。
  挂断电话,梁健立即就将思绪放到了眼前的事情上。
  这一次,他们是来山口区一个叫泾县的地方来调研。泾县是山口区的一个特级贫困县,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去泾县就一条路,都是修在半山腰的。而这条路,在06年的时候,一场大雨,造成山体滑坡,这条公路最主要路段都被冲毁了,后来财力有限,也就一直没有好好的修复过,就是将山体滑坡冲下来的山石泥土清理掉了,但是坑洼的路面,经过几年的风雨摧残就更加的不堪了,有些地方,更是坍塌了,原本两车勉强能过的路面,现在一车都得要小心一点。

  这一次,省里提出要精准扶贫,推进医保。市里开会之后,决定分批对太和市内各个贫困县进行实地调研,摸底百姓生活,切实了解农村医保的普及情况。
  太和市总共两个特级贫困县,一个在荆州,一个在山口区。娄江源去了荆州,梁健自然也不能落后,就来了山口区。
  当时到了山口区,山口区的区领导暗示梁健可以不用亲自到场,到时候在半路上,叫记者拍个几张照片,回头他们再派人去泾县拍几张照片,处理一下,发篇文章就可以了。
  梁健不屑做这种做样子的事情,既然选了这里,那肯定是要去的。山口区领导拦了好几次都拦不住,只好战战兢兢地跟着来了。
  谁料,这路才走到一半,就出问题了。
  之前有提到,这去泾县的路因为之前有过多次山体滑坡,再加上一直没有好好修复过,路况已经很差。这个地方又是连续转弯,路面多处坍塌,很多地方看着十分凶险,梁健坐在车上的时候,一旁是岩石断裂的山坡,一边是望下去有几百米深的山谷,饶是胆大,再加上小五的技术,心里还是有点慌的。
  梁健正准备让翟峰叮嘱前面的车,慢点开,注意安全的时候,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梁健的车在中间位置,最前头的是一辆区里的车,车里坐着一个区政府办公室的主任和一个办事员。
  车子在转弯的地方,可能是速度过快,一时方向没有来得及转过来,加上路面上多是沙石,轮胎在地面抓力不够,一下子车前轮就冲了出去,悬在了半空。
  还好,后面跟着的车急刹车刹住了,没有上去补一刀,否则的话这车恐怕就只能是谷底见了。

  现在那车上三个人都还在车上。车子一半在公路上,一半悬空着,谁也不敢动。这个地方距离区里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而且路不好走,救援车一下子也肯定赶不过来。一个小时,对车里的那三个人就是一种度日如年的煎熬。
  这次随行的山口区区委书记和区长都已经吓白了脸,来来回回地踱步,不知所措。
  车子就这么悬着有七八分钟了,六辆车里下来了二十几个人,一个个都围着,七嘴八舌地讨论,却没有一个拿出可行的办法来。
  最后还是小五从梁健车后备箱找出来一条粗绳子,小心翼翼地过去绑在了车子尾部,又将另一头绑在了就近的一辆车的车头上,确认牢固后,小五坐近后面那辆车,挂进倒车档,同时让其他几个人上去开车门,先将车里的人救出来。
  选人上去开车门的时候,不少人都犹犹豫豫,不敢站出来。梁健看不过去,自己站了过去,他一站过去,区委书记和区长也立马跟了上去,他们两个一动,其他人也要一窝蜂地过来,被梁健又给喝止了:“我们三个人够了,你们在后面站着就行!”
  被梁健一喝,其余人又悻悻地停了下来。
  陆续地将车里三个人全部救出来后,小五又凭着自己高超的技术,又将那辆车给从悬崖便拉了回来。
  不过车子虽然拉了回来,但似乎哪里出了问题,已经不能再点火了。没办法,这个地方只能一辆车过,泾县之行,今天肯定是不成了。
  梁健他们又原路返回,一路折腾,回到山口区已经快天黑了。梁健执意要回市区,山口区的领导心里忐忑,想要留下梁健,晚上好好表现一下,可梁健没给他们这个机会,他们心里就更加的忐忑了。
  而梁健赶回城里,是因为上次的失踪给霓裳带来了很大的心里创伤。孩子都是很敏感的,梁健和项瑾之间的矛盾虽然尽量不在霓裳面前表露出来,但孩子心里还是有感觉的。项瑾如今又远赴美国,带了唐力,却没带她,她虽然表面上装作无所谓,但实际上心里却很脆弱,很受伤。梁健上一次的失踪,让她以为梁健也不要她了。虽然没闹,但梁健回来后,好几次夜里她都梦靥,哭喊着爸爸不要走。梁健心里一边自责一边心疼,所以最近他基本是能推掉的应酬,每天都一下班就回去陪她,希望能抹平她心里的创伤。

  梁健回到太和没多久,有人就已经从山口区这边收到了消息,得知了今天的意外。广豫元那边收到不少电话,都来问梁健有没有什么事。
  这都是一种关心,证明自己的存在。其实,他们既然收到了这个消息,那就应该也知道,出事的不是梁健的车。
  广豫元跟梁健说了几个关怀的电话,是不是全部,梁健不肯定。不过,这几个名字梁健还是记住了。既然他们有意想向自己靠紧,梁健也没必要将他们推得太开。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梁健是越来越明白,一个人在一个政府,根基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很多时候,能力的表现,就在于你能让这个政府里多少人臣服于你!
  第二天,梁健让翟峰将原本安排好的事情推后,再次赶赴山口区。进泾县的路成了这样,交通不便的地方,想必其他方面肯定也会落后很多。
  繁华都是和交通有一定必然关系的。

  有了第一条的教训,梁健只让区里去了一辆车带路,广豫元也和梁健坐到了一辆车内,两辆政府车和一辆日报的车,慢慢悠悠地开进了山里。原本是两个小时的车程,走了三个小时,终于到了那个坐落在四面环山的山谷里的小县,泾县。
  泾县的风景很美,车子开到县外那条山岗上时,从车上往下看,那将整个山谷尽收眼底的感觉,真的很棒。阳光从头顶洒落在谷底,一片金光中,就像是神祗一般。周围青山绿水,梁健忽然想,交通闭塞也有一定的好处,起码这里还像是一片世外桃源。虽然贫穷,但空气清新。只不过,人嘛,总是希望有钱,大部分人追求的生活品质都是需要钱来做基础的。
  日期:2016-10-22 1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