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58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罢,它张开嘴,露出细小的獠牙,手上的铁勾出甩了出去。韩诚和马居易大惊,连忙后退,同时拍出地府印记。
  不过没用,鬼婴似乎没把两人的地府印记放眼里,抬手轻轻一挥,就把两人掀翻在地。
  铁勾在那一瞬间勾在了韩诚的肩头,韩诚的魂体惨叫起来,魂魄被铁勾吸到鬼婴身上。马居易扑向鬼婴,地府印记接连往它身上拍。
  其实鬼婴还是有些惧怕阴差的地府印记,它躲开马居易的攻击,身体往上弹跳而起,重重撞在马居易的胸口。
  马居易闷哼了一声,魂体从中间裂开一个窟窿,接着往后倒飞了几米才落地。
  鬼婴龇着牙,说先把韩诚的魂魄吞噬后,才去找马居易算帐。
  日期:2017-05-08 10:38:30
  说罢,鬼婴的嘴变得跟喇叭似的,对准韩诚的头吸去。韩诚挣扎着,无奈身上被铁勾勾住无法动弹,急得在那沉吼。

  我大骇,要是它真的一口把韩诚的魂魄给吞噬掉,我也差不多要活到头了。于是我马上使出天罡离火咒,出其不意的击向鬼婴。
  本来我直接用地府印记更加的省事,但看到韩诚他们的地府印记对鬼婴不怎么管用,有些担心,觉得还是用破鬼术靠谱些。
  我的突然出手,让鬼婴和韩诚都很惊讶。韩诚试图趁机挣脱铁勾,却失败了。鬼婴上次就见识过天罡离火咒的厉害,这会儿也不敢托大,松开铁勾往上一跳,就没影儿了。
  日期:2017-05-08 10:38:41
  它的速度太快,我的手法跟不上,无法伤到它。不过能救下韩诚,也算不错了。
  “你怎么来了?”韩诚一边疼得直吸气,一边扭头看着我道。

  我开玩笑说我是八品阴差,是地府派过来帮他们的。
  马居易一听到我说八品阴差,马上坐了起来,说对呀,怎么把我给忘了。
  韩诚白了他一眼,然后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我。我说别不信,我手上的地府印记比他的要高一个级别。
  说着,我竖起手掌给他看,忽感觉身后被什么东西盯上了。我料想是那鬼婴想偷袭,猛转过身拍出地府印记。
  鬼婴嗷嗷两声,似很惧怕的双手交叉在胸前。但是随即它却大笑起来,我的地府印记拍在它身上,也只是冒出一缕白烟,并未对它造成如何大的伤害。
  “找死……”鬼婴收起笑容,手掌在空中发出阴寒的银光,然后重重拍向我胸口。
  日期:2017-05-08 10:33:52
  我来不及躲闪,整个人往后倒飞,胸口像压着千斤巨石,接着又犹如巨石崩裂,沉闷而窒息,连吐出几口血。
  我心说完蛋了,连八品阴差的地府印记都无法对付鬼婴,今晚只怕真要死在这里了。
  这时马居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蹲到我跟前,轻声说:“八品阴差的地府印记,完全可以克制这只玄阶的鬼婴,只是你得先将灵气与印记相融合才行……”
  第一次听说鬼婴还分等级的,马居易说不仅是鬼婴,所有有道行的邪物都分等级。最低是黄阶,最高是天阶,一阶一重天,所以玄阶的鬼婴比普通的恶鬼都要厉害百倍。

  要对付玄阶的邪物,至少得八品阴差才勉强可行。
  我苦笑,不久之前才炼出气感,现在体内的灵气还很微弱,只怕是融合了也没什么用吧。
  日期:2017-05-08 10:39:07
  说话间,鬼婴已经跃过来,我来不及多想,将气运至左手,用力往前拍去。
  鬼婴自信到没有躲避,硬生生接下我这一掌。却始料不及的被拍我拍翻了几个跟头,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惨叫。韩诚趁机套出拘魂链,套住了鬼婴的脖子,往前用力拉扯。
  马居易也跳起来,轮起哭丧棒砸向鬼婴的头。鬼婴呜呜怪叫几声,身上发力,咔嚓一声,拘魂链居然断了,哭丧棒也从它耳边擦过去。

  鬼婴气急败坏,身体绷成一道弧,然后双腿猛然往前一蹬,像只愤怒的小鸟急速撞在马居易身上。
  马居易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魂体就散开了,三魂七魄如十盏萤灯四处飘荡。幸好他有地府印记可以将魂魄聚在一块,不至于分散得太远。
  等会加以引导,还可以回到肉身躯体里去,重新组合。
  日期:2017-05-08 10:39:21
  韩诚见状嘶声力竭的沉沉低吼,疯了似的冲向鬼婴,将断成两截的拘魂链不停的砸过去。我怕他吃亏,运起灵气至心掌心,再次拍向鬼婴。
  鬼婴感受到了威胁,急往后退却。韩诚说绝不能让它跑了,不然今晚之事将会惊动白启炎,我们都要暴露。
  这个我当然也知道,但鬼婴的速度极快,连魂体都追不上,我以血肉之身更是望尘莫及。何况此时我全身疼痛难忍,五脏六腑还在翻腾。
  鬼婴看见只有韩诚去追击它,突然停下来,再次绷起身体,用对付马居易的手段,撞向了韩诚。
  我忍着巨痛,连跑带滚的冲到韩诚前面,两眼一黑,居然替他抵挡住了鬼婴的撞击。当时连我都有些发懵,自己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鬼婴弹跳的速度比我要快多了。
  我以为鬼婴这一撞,也会将我撞得魂飞魄散,或是撞个半身不遂什么的。谁知我一点事没有,而鬼婴却身体往后一缩,从头顶冒出一股比夜色更浓的黑气。
  日期:2017-05-08 10:39:33
  多没久的工夫,鬼婴像是放了气的皮球,迅速干瘪下去,最后连灰都不剩一块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韩诚惊疑的看向我,目光聚焦在我胸口的那块血玉上。他骂了两句,说特么的有这宝贝不早就拿出来,害得马居易的魂体都被打散了。

  虽说有地府印记可以聚魂,但至少一个星期,马居易都不能再魂魄离体,而且还会大病一场。
  我有些无辜的说,要是知道血玉这样牛逼,我早就拿出来了,何必让自己受伤吃苦头。
  韩诚白了我一眼,没再说话,而是对着马居易的魂魄念叨了什么。片刻之后,那十盏萤光般的亮点渐渐朝宿舍楼的方向飞去。
  我舒了口气,问韩诚还去不去拘白启炎的魂。他没好气的说拘个屁,现在天都快要亮了。
  我有些担心,要是就这样离开,会不会被责备没有完成地府交办的任务?
  日期:2017-05-08 10:39:45
  “没完成又如何,哪有每次任务都能完成的,阴差又不是神仙,总有失手的时候。”说着,他狠狠瞪了我一眼,“上次拘捕老咸鱼的魂魄时,你不也让我们失手过?”
  我顿时无比尴尬,没好意思吱声。不过想想也是,谁能保证每次都能完成任务?除了苦逼的我,像韩诚这样的阳身阴差就算任务失败,也只是拿不到功德点而已。
  虽说功德点对阳身阴差很重要,但跟性命相比,就不值得一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