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9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内很拥挤,一直堵到门口,夏文博和几个人只能站到门外,段宣城抬起手,伸向鼻孔,到半空又放下,略一迟疑,迈步向里屋走去,猪粪味越来越浓!大堂是诊室,墙面灰白,砖头地上放着一张八仙桌,六个小板凳,一把长椅,一个药品柜;第二间是病房,摆着几样简单的仪器,两张简陋破旧的病床;往里,是个卧室;再往里,段宣城伸出右手推开门,一瞧,嘿!是个猪圈!
  段宣城默默的掉头走出门外,向夏文博询问:“夏乡长,这卫生所里面怎么有猪圈!”
  夏文博满脸尴尬,说:“他们村里夜间常有偷盗,偷猪、偷牛、偷羊的事时有发生。有的人怕家里牲口被偷走,晚上就把牲口赶进屋,与人同住,白天再放出来。”

  段宣城沉默一会,说:“这是卫生室,不同别的,这怎么能保证卫生呢!”
  夏文博低首倾听,连连的点头,说一定注意,一定改正,一定批评。
  一行人漫步在田间,这时天色晦暗,凉风撩拂发梢,大火球没了踪影,不时有白色野鸟从田间跃起,长脖尖嘴,舒展开硕大的翅膀,屈伸细腿,画出优美的弧线,轻悠悠飘进金色画卷,忽隐,忽现。
  但这样的美景对夏文博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他看到了段宣城脸上的不愉,离开了千亩大米基地,段宣城连饭都不吃,带着人,扬长而去。
  这让夏文博回去之后,郁闷了好一阵子。
  正在郁闷间,电话响了起来:“叮叮叮!”。
  夏文博接上一听,是宗教局谭局长的电话。
  谭局长很亲切的说:“夏乡长,呵呵,你好啊,你们乡娘娘的庵的问题欧阳书记已经给我说了,我这里准备最近几天就给她们弄一份正式的文件,承认他们的合法性!”

  “哎呀,谢谢,谢谢谭局长,下次到东岭乡来,一定的给我打个招呼,我好和局长你喝上两杯!”
  “嗯,嗯,那是必须的!”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这事情是夏文博通过欧阳明书记给宗教局打的招呼,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想着自己和谭局长也不太熟悉,大家寒暄几句也就算了,哪想着这个谭局长唧唧歪歪了好一会,却没有放下电话的意思,似乎还有什么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倒让夏文博感到有点奇怪。
  “谭局,你还有什么指示吗?”不得已,夏文博说出了结束通话的暗示。

  “那个,夏乡长啊,是这样的,年底了,我们手里还有点费用,我上次也到娘娘庵看过,实在破烂不堪,需要维修一下!”
  夏文博眼前一亮,那炫瞾老尼也是三番两次的到乡政府要过维修款,假如宗教局能拨付一点资金,这可是雪中送炭。
  “谭局,这是好事啊,谢谢你想着我们东岭乡!”
  “是好事没错,要说这个钱呢,年底用不完,我们还得给市里交上去,所以给你们乡的娘娘庵本来也不是不可以的,只是......”
  “只是什么!”夏文博忙问。
  “只是你也知道,这年底啊,个单位都是这个福利,那个奖金的,我们宗教局是清水衙门的,所以我有时候也很为难!”
  夏文博顿时也就明白了,饶了半天,谭局是想从拨付给娘娘庵的修缮金中分的一些好处,夏文博心里当即有点不太愉快。
  “夏乡长,现在办事都难啊,你说娘娘庵,本来连正式的手续都没有,这匆匆忙忙的给他们办好手续,接着就给钱,总的堵一下大家的嘴吧!”
  夏文博深吸一口气,他也知道,这宗教局啊,根本都不是谭局说的清水衙门,这里面油水大得很,上面每年要给宗教局很多钱用以维持安定,保护宗教和谐,按谭局的做派,恐怕所有过手的钱都得扣下一下来。
  可是,夏文博又无法拒绝和反对,他一个破乡长,和谭局虽然同为正科,但正科和正科又不一样,自己只能算是一个杂牌军,人家才是正规军,今天谭局能亲自给自己打电话,那也算是屈尊低就,更重要的是,自己一旦拒绝,这一笔钱恐怕就再也到不了娘娘庵了。
  夏文博沉吟片刻,说:“那谢谢谭局你的关照了,这样,我带人给庵里送个话,让炫瞾老尼尽快的到宗教局去找你,协商修缮资金的事宜!”
  “嗯,好好,那让她快点下来,晚了钱都要交上去!”
  夏文博也只好答应了,还违心的说了一些感谢的话。
  但事后想想,心里真有点不舒服,这有的人啊,什么钱都敢要,而且都快要的明目张胆了,只恨自己官微权小,无可奈何!

  夏文博最近事情多,也怕自己忘记了,就赶忙写了个字条,把大概的意思说了下,让办公室小陈过来,拿走了字条,看看这一两天谁上去,把字条带到娘娘庵去,让炫瞾老尼自己和谭局长商量资金的问题,自己最好不要插手。
  夏文博把这些事情到是处理好了,谁想到在县委大院里,第二天一早,段宣城却突如其来的对东岭乡展开了一波攻击。
  会议室里,坐着一些副县长和局长,部长们,段宣城用眼光冷冷的巡视了一圈后,说:“各位同志,有人问我这几天到哪去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我倒清流县的所有乡镇转了一圈!还有人要问,你去那里做什么?我只能说,我是想看看,我们的基层同志都在干什么!”
  段宣城的话让欧阳明和袁青玉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们对视了一眼,却并没有说话。

  同时,组织部的孙部长眼中露出了一抹难以觉察的笑意,在座的这几十名领导中,也唯有他懂得段书记的心意,孙部长想,张大川的女人真够厉害,能让段宣城如此出力,也难为她了。
  段宣城清清嗓子,说:“我这几天啊,调研了所有的乡镇,总体上感到满意,但是不是都做得很好呢?我看未必,在这次视察中,我依旧看到了一些问题,对这样的不足和错误,我们应该积极自查,经常总结、反省!”
  段宣城顿了顿,说:“我在东岭乡看到一个简陋的卫生室,我很有感触!有一个数字啊,我给大家说说,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有63%的家庭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这个数字相当惊人啊!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我叔父是在我十五岁那年春天患了感冒,当时村里没有医生,我叔父扛了两三天,眼看着不行了,等拉到镇里的小医院,十分钟不到就死了。我记得小时候村里很多人家买不起蚊帐,谁要是三伏天里被蚊子叮了发痢疾,不吃不喝,就盖上几床被子捂,受得了就活,受不了就死!”

  段宣城讲到了激动处,一甩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而后,拿起茶杯猛的喝了几口水,从他的形态和神态上看的出来,他真的说的很动情。
  “时至今日,我们农村依旧存在交通不便,村医水平低下,小病误人的情况,这些问题没有杜绝,也无法杜绝,现在仍有发生!我在东岭乡看到的情形,很多和我同去的同志也都看到了,人和猪同住,这地方能治病吗!”
  段宣城愤愤然的伸出食指一敲桌面:“乡村卫生室是广大农民兄弟看病的重要地方,首先最起码的卫生要搞好。但这样的情况,我觉得除了我们坐县领导的应该自责以外,东岭乡的干部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