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9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琴跟着那妞儿出去了,看来和这妞儿感情挺好,夏文博也没有制止她,他觉得,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能有一份真诚的姐妹情也是不错的。
  大家跳了一会儿张老板拿起啤酒喊:“来,祝大家快乐。”说完一瓶啤酒仰起脖子就灌了进去,还拿起一支鸭脖子吃起来。
  陪他那妞儿也挺带劲,‘咕咚咕咚’的也干了一瓶,喝完还把瓶子倒过来。
  张老板一把搂住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这时小琴回来了,看见他们这么疯,像是小兔子一样躲夏文博的怀里。
  他俩拥抱着坐回沙发里,忽然张老板坐过来对小琴说:“美女,我这兄弟长得挺帅吧,单身呢,晚上没事出去陪陪他啊。”
  夏文博刚才灌了那一瓶啤酒头又发晕,对张老板说:“滚犊子吧。”
  张老板傻笑下在夏文博肩头上拍了下,说:“美女你看他还是处男呢,你就可怜可怜他吧。”
  说完,张老板,就闪了。

  夏文博怪不好意思的,其实有时候的夏文博脸皮挺薄的,比钢板还薄,他点上烟想分散下注意力。忽然小琴爬他耳朵上问:“你真是处男?”
  她那灼热的气息不断的灌进了夏文博的耳朵里,痒痒的,但很舒服,很享受。
  她这一问,夏文博脸竟然觉得滚烫。
  夏文博抽了口烟没有说话,只是傻傻的笑说:“你猜啊。”
  小琴白了他一眼,嘟着嘴巴说:“切,你长的这么小白脸,怎么会没女朋友呢,未成年就失身了吧。”

  夏文博还是傻笑,看她说话的表情夏文博觉得特可爱。她长得模样是那种小可爱类型的,就跟台湾那个明星一样,夏文博想不起名字来,就是在《奋斗》里扮演一个小可爱的角色。
  夏文博还是没忍住,加上酒醉的缘故,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夏文博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她一跳,她呆呆的看着夏文博发愣。
  夏文博‘咯咯’的笑,说:“你觉得我不是处男吗?”
  小琴拍夏文博一下,埋怨说道:“你真坏,你肯定不是处男,刚才你亲我都伸出舌头了。”
  夏文博笑的更加厉害了,他没想到她比自己还单纯。这满屋子的男人当中,应该就属自己最单纯了。女人当中,依夏文博看,就属小琴了吧。
  小琴看夏文博只笑不语,从桌子上拿起一块西瓜给我,自己拿了块儿咬着吃起来,夏文博咬了一口,说:“这些水果都可脏了,你们歌厅的服务生也不洗手就切,樱桃什么的是不是就搁水里一冲就拉到了。”
  说实话KTV的东西真的不能吃,都特别的脏,不光水果这样,喝水的杯子也是不刷的。更恶心的是啤酒,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KTV里面的啤酒你什么时候喝就会什么时候喝醉,即使你酒量超群,千杯不倒,但只要喝了KTV的酒,保准头晕呕吐。

  当然,前提是你喝一瓶两瓶的话就别比较了。
  夏文博听他们说,全国各地的KTV酒吧里面的酒都是“特供”的,非常的廉价,有的啤酒成本价不足一元。
  不知道看小说的有没有KTV的朋友,我说的对不对呢?
  小琴手里的西瓜没有吃完,看着夏文博说:“你想多了吧,我们这里的挺干净呢,下午我来时还看见在那里卸货,都挺新鲜的。”

  夏文博吃了几口就不吃了,忽然想再逗逗她,于是笑眯眯的问:“嗨,待会出去玩吗?”
  小琴瞪着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在黑暗中像是一个潜伏的幽灵,还是野精灵。
  “你干嘛要约我出去呢?你好坏啊。”她埋怨的说,说完继续埋头啃西瓜。
  大冬天里吃西瓜,这也只有舞厅才能做到。
  不过她是南方人,说起话来嗲嗲的,含糖量极高。弄的夏文博酒醉的心里酥酥的痒痒的。
  夏文博忽然想起二虎子和韩小军他们跟自己说,他们说这些歌厅的小妞儿别看表面上都个个嘚瑟的不行,满脸都挺傲娇的,整天都挂着笑,但是其实她们挺孤单,挺寂寞的。你如果若是能唱着歌和她交心,聊天,聊到她心坎里去,那就可以打免费的泡了。
  这个时候夏文博看着小琴一脸的单纯,再想起那两个坏兄弟的这番话来,不自觉的有点肮脏。
  这个时候小琴也吃完西瓜了,拿纸巾擦了擦嘴巴,傲娇的看着他说:“你们男人不就是那点事儿嘛,什么出去玩啊,心里就是想睡我吧。”

  我擦,她说完这些话夏文博简直不会不会的了,没想到她话锋转的这么快,令夏文博措手不及。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说实话夏文博还真没有想和她去开房的意思,不是笑话自己,在东岭乡的地界上,和一个小姐去开房?夏文博还真没有那个胆子,再说了,夏文博只是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并没有喜欢到要和她上床爱爱的地步。
  如果换做张老板,或者二虎子,韩小军他们的话,都能有那种想法,但夏文博就是没有。
  夏文博笑了笑说:“你怎么这样想男人?”
  说完夏文博就起身去点歌,他感觉他快坐不住了。
  夏文博点歌的时候小琴到夏文博的身后,说:“帅哥,给我点一首,我想和你合唱。”
  包厢里很静,因为正好是切歌的瞬间。忽然一个妞儿一下把小琴推到了夏文博身上,哈哈的笑,起哄的说:“你俩别唱歌了,去谈情说爱吧。”
  小琴脸上微红,笑着推那个妞儿。有些不好意思。
  夏文博也挺不好意思的,手指在点歌屏幕上赵乱翻着,都不知道点哪首了。

  忽然小琴雀跃道:“这首,这首…我要唱《珊瑚海》,我要唱杰伦的歌。”
  小琴的歌声不是很高,属于低沉婉转类型的。
  她和夏文博跟着节拍,非常完美的把这首歌唱完了。
  已经是凌晨1点半,虽然是昏睡的时间,但包厢里发在张牙舞爪群魔乱舞着,夜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在拿着金钱在挥霍自己的青春。
  终于在两点的时候夏文博他们走出了KTV,小琴并没有跟他一起,他们一行人除了夏文博还算清醒外,其余都蔫了,走路都发颤,感觉像走在棉花上。张老板泡了陪她那个姑娘,那妞儿像是小野猫一样挽着他,紧紧贴在他怀里。
  另外他那几个下属也有几个搂着姑娘,看来今晚都收获不小。待会儿等待他们的将是狂风暴雨的战斗,不知道哪家宾馆的大床房又要遭殃了。
  静悄悄的,夏文博他们这些人的笑声和说话声划破了夜空。

  但同时,夏文博的心又觉得空落落的,一种孤独和寂寞的感觉,在他灵魂深处慢慢的游弋着,他知道,其实这里本不属于他,自己也不会享受这样的气氛,自己更没有逢场作戏的资本,自己所喜爱的土壤和养分,完完全全都自能是在官场上和权力中。
  转眼就快要到元旦了,在放假前,市里的精神文明办公室到清流县转悠了两天,东岭乡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人家根本都没有来看,这让卢书记很生气,背后里大骂了一通。
  要知道,为了迎接这个大检查,东岭乡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别的不说,单单是街道就扫了五六遍,现在他们竟然来都不来,卢书记不生气才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