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9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人中除了办公室老徐,还有两个是张老板带来的属下,其他几个是女人,她们肯定不会去那种地方,大家也都一哄而散,夏文博和柳儿摆摆手,和张老板等人,出了饭店,直奔歌厅。
  一进去,夏文博就想到了上次陪自己的那个小琴,小丫头挺可爱的。
  在张老板他们点小姐的时候,夏文博就说让小琴过来。
  张老板还笑着说夏文博在这里有个老相好。
  一会,几个小姐都来了,果盘,酒水也都备齐,那个小琴有些腼腆的到了夏文博的身边。
  “谢谢你还记得我!”
  “这还客气啥?来,先喝点饮料吧!”
  “谢谢,帅哥,你也喝点,喝什么,红酒?”
  夏文博指一下小琴手里的酸奶:“我就喝你那个奶吧!”
  小琴羞的满脸通红,在夏文博大腿根拧了一下说:“你个臭流氓你,这么多人说这话,你不嫌丢人。”
  夏文博突然之间,也发现自己的话的确有语误。
  不过看到小琴那羞涩的样子,夏文博想,小琴的确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好姑娘。在夏文博眼里,她就是一个特纯粹的姑娘。虽然她的工作很特殊,但自己也挺喜欢她的,一点都没有看轻她的意思。

  看着小琴的样子,夏文博就不怀好意的‘咯咯’笑着,逗她说:“不喝就不喝,你紧张啥?怕我欺负你。”
  “拉到吧。”小琴说。
  “小琴这个名字是你的艺名吧。”我开玩笑的说。
  小琴不屑的说:“那当然啦,在这里工作有几个用真名。”
  不过小琴的艺名有点太没有技术含量啦,她真正的名字叫丁小琴,就差一个字。
  包厢里面气氛空前的高涨,徐主任正和陪她的那个妞儿合唱《无地自容》,唱的挺不错。

  夏文博刚坐下,张老板就坐到他身边一脸淫笑的看着他说:“我艹,你俩唧唧歪歪的说什么呢,是不是约炮?”
  说完他还猥亵的看着小琴。
  张老板是趴在夏文博耳边说的,所以小琴并没有听到。她正合着摇滚的节奏左右摇摆呢。
  夏文博瞪了张老板一眼:“说你丫能不能健康一点,我们聊了几句,你怎么能想到打炮上呢?”
  说完夏文博拿起茶几上的玉溪,点上一支,不屑的看他。
  张老板朝夏文博大腿上啪的拍了一下:“你们这些领导干部啊,装吧。装吧!”
  然后张老板就离开夏文博身边了,到了沙发的那面,陪他妞儿一把搂住他,还亲了一口,看来这么短的时间里他聊的挺起劲啊。

  不得不说,张老板虽然长了个大猪头,身体又胖,但是女人缘挺好的,就他拿下汪翠兰的那手艺,一般人也是很难学到的。
  小琴坐下来问:“你唱歌吧!”
  夏文博说:“你帮我点吧。”
  “你会唱谁的?我给你点了一首《唯一》怎么样?”
  夏文博点点头,音响里顿时响起了一首非常缓慢柔情的歌曲。
  夏文博这个人唱歌有个毛病,如果不喝酒有时还会跑调,但是一旦喝点酒,他承认他唱歌其实挺好听的。不是装比,虽然比不上好声音最美和声之类的,但听起来也挺专业。若是有个老师帮他指导下然后再量身打造一首类似《老鼠爱大米》或者《小苹果》这样的歌曲,夏文博绝逼就火了。
  小琴一面听,一面附在夏文博的耳边小声的说:“你是今天这些人中最帅的,还是唱歌最好听的。”
  夏文博看着她有点崇拜的眼神,真不好打击她,自己和今天晚上的张老板和徐主任比,自己要是连他们都比不过,那岂不是白年轻了几十岁,臭丫头,你要比较也找几个差不多的比吧?
  老子这长相,和他们在一个档次吗!
  不过这些话夏文博都没有说出来,也没办法说,不可能边唱歌边说话,那不是要长两张嘴,额,也有人是两张嘴!
  当夏文博把力宏的《唯一》唱完,包厢里爆发出尖叫声,几个姑娘都在为夏文博欢呼,让他刹那间找到了开歌友会的感觉。
  其中有个小姐还拿着果盘里的雕花跑过来递给夏文博,并且在他脸颊上使劲亲了一口,弄得夏文博都羞涩了。
  张老板嗷嗷的起哄,喊到:“我艹,还是他妈唱歌牛呀,丫唱首歌都能泡妞。”
  大家都“哈哈”的笑。
  坐回沙发里,夏文博挺嘚瑟的问小琴:“我唱歌怎么样?”

  小琴花痴般的看着夏文博,竟然把制服上身往上一掀,都露出黑色的bra了,她说:“你给我签个名吧!偶像,我以后要天天听你唱歌,嘻嘻嘻。”
  夏文博眼睛余光看了她的肌肤喵了一眼,好白,好饱满。
  夏文博真的不敢多看,赶紧把眼光撤回大屏幕上,忽然张老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大黑爪子跟他妈闪电速度一样在小琴裸露的皮肤那里摸了一把,摸完还咯咯的淫笑。
  小琴受惊后赶紧把衣服拽下来,像只小兔子一样躲在了夏文博的怀里。
  夏文博瞪了张老板一眼,刚要开口骂,这老小子哈哈的笑着,就如同一条蛇一样‘嗖嗖’的跑了。
  小琴受惊的表情可爱极了,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仙女一样,真的,虽然这样形容正道的人士会骂,艹,一个歌厅坐台的,还尼玛仙女?
  嗯,所以我本人不发表意见。
  她依偎夏文博怀里,嘴巴里嚼着樱桃,傻傻的看着他,有一小会,她们俩四目相对,竟然感觉一时恍惚。
  就在这时包厢里的厕所们开了,一个姑娘披头散发就跑了出来,并且还把灯打开了,她惊慌失措德喊:“神经病啊,神经病啊,受不了了。”
  这时夏文博看看张老板那个属下从厕所出来,指着那个妞儿就骂:“你她妈傻必吧,装什么呀。”
  夏文博他们都不明白什么事儿,他忽然把桌上的果盘端起来,拽着人家衣服领子就‘啪’的把西瓜什么的打她脸上了。

  那妞儿‘啊啊啊’的喊。
  满屋子的人都看傻眼了,一时没弄明白什么情况。
  小琴和另外几个妞儿赶紧拿着纸巾就给西瓜满脸的那个妞儿擦脸,还都关心的询问着什么。
  这时张老板一脸懵懂的说:“咋地了,什么情况啊,你俩要疯啊。”
  他那属下还没说话,忽然那妞哭了,哇哇的哭,指着张老板那属下就骂:“擦你大爷,你他妈是出来玩的吗,我们这是歌厅,不是j院,c你妈。”

  这妞儿刚骂完,张老板那属下拿着啤酒瓶子就要打这姑娘。
  张老板赶紧和另外一人把他抱住,都劝他。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什么事儿了,原来这兄弟酒后乱心,要对这妞儿想入非非啊。
  张老板那属下长得一副猥琐的样子,骨瘦如柴,就跟重度吸丨毒丨份子似的,别说那妞了,教夏文博看见都觉得恶心。
  张老板拿出lv的手包,从里面抽出500块钱走过去递给那妞,说:“妹子,抱歉啊,抱歉。这兄弟喝高了一点!说话有点不利索。”
  那妹子接过钱甩下一句:“真他妈恶心。”然后就走了。
  关键今天是张老板的请客,气愤略显尴尬。

  忽然张老板站起来吼道:“来吧,朋友们,动起来。”
  他放着的士高的音乐来,另外几个人也跟着群魔乱舞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