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9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拧起了眉头,要说自己和卢书记硬顶起来,也能阻止他的企图,但是,自己刚刚上任,就吧乡政府闹的乌烟瘴气也不好,最近的工作这么多,两个主要领导闹起来,什么工作都不好进行了。
  他想了一会,说:“这样吧,他的目的不就是建材供销吗?你可以先答应他,然后想办法拖一拖,等拖到你们放假就成了!”

  “这还有一个来月才到春节,能拖过去吗!”
  “反正尽量吧!”
  “那要是春节过后,他还找麻烦呢!”
  夏文博微微的摇摇头:“那倒不会,春节一过,就是换届选举了,那时候他根本没时间对付你,换届以后呢,卢书记就要到城里去上班!”
  “这样啊,好好,我知道了,我去安排一下,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
  张总急吼吼的离开了,夏文博在办公室却对卢书记的这种行为感到很不齿,可是,官场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很多事情虽然看破了,却不能说破,自己只能多加注意,尽量的遏制住卢书记最后的疯狂。
  想着事情的时候,门外又有人敲门。

  “进来!”夏文博看都没看喊了一声。
  “阿弥陀佛,老尼打扰夏乡长了!”
  夏文博抬头一看,哎呀,是娘娘庵的炫瞾老尼。
  “阿弥陀佛,师太请进来坐,什么仙风把你老吹下山了!”夏文博两手合十,做了一暨。
  “夏乡长你开玩笑了,我是用腿走来的!特意要找夏乡长帮个忙!”
  “师太不用客气,请说,请说!能力之内,我一定照办!”
  炫瞾老尼给夏文博说,前天县宗教事务局来了几个领导,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娘娘庵没有办手续,就说要封存娘娘庵,这一下庵里的众尼姑都心慌意乱的,大家都是无家可归的苦命人,在娘娘庵苟活的也不容易,而且她们一心向善,专心读经,早已经和外界脱轨了,现在一旦查封了娘娘庙,这些人连个去处都没有。
  夏文博对宗教这块说真的,也不太熟悉,但心中听得也是不忍,更可况,炫瞾老尼也给夏文博讲述了自己的一些经历,二十多年前,她好端端的死了丈夫,接着唯一的希望、唯一的寄托中的遗腹子也夭折了,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恨是的在开豆腐店时,被惹事生非的游子哥们缠上了,那哥们的媳妇可是惹不起的,有一天就在他的店门前拔洒了大粪,这一事让派出所怎么也不好处理,最后一罚了之。

  炫瞾老尼在村里实在不好生存,也惹不过那家的女人,最后心慌意冷,就到了娘娘庙,一气之下,出家了。
  夏文博听的唏嘘不已,说:“师太也不要伤心了,宗教局我过去也没接触过,不过你放心,我这两天就下县城一趟,一定帮你补办好手续!你告诉庵里的人,不要惊慌,安心的住着。”
  炫瞾老尼心中对夏文博那个感激啊,连连的致谢。
  炫瞾老尼感激中说:“想不到夏乡长也是有缘之人,我这尼姑庵有救了!”
  夏文博哈哈一笑:“师太,我可是不相信这些的!帮你是我的责任!”
  炫瞾老尼淡然而问:“夏施主,那么我想请问一下,世界上你最不相信什么呢?最相信的又是什么?”
  夏文博说:“我信奉我能看到的相信,看不见的就不相信。”
  炫瞾老尼:“嗯,夏施主你很诚实!不过,你看,现在你窗外有一颗大槐树,到了夜晚,当黑夜遮住了你的眼睛,你认为那大槐树还存不存在呢?”
  夏文博想想,说:“当然存在,只是它被黑夜遮挡住了。”
  炫瞾老尼说:“那么,黑夜是什么呢?”
  夏文博:“这……”
  炫瞾老尼又说:“你夜晚信奉黑夜,白天信奉白昼吗?”
  夏文博:“这……”
  “夏施主,其实你看到看不到,大槐树都原封不动地在那儿没动,只是你被黑夜遮挡住了心智,大槐树才在你心里消失了!”

  夏文博双手合十:“请师太你开释一二……”
  “夏施主,一切乱你心者,都如这茫茫黑夜遮挡,只是它的形式不同罢了,世间万物如恒河沙,都像那座大槐树在那摆着,你看到看不到,感觉到感觉不到,都不能井脚观天般去论断它,大千世界的妙处,说到底是不能用看到就相信,看不见就不相信一言以蔽之的!”
  夏文博听得此言,沉思良久,或许,每个东西都有它自己的理论,不管炫瞾老尼说的对不对,但显然,夏文博觉得,以自己目前的知识和心智,却无法反驳老尼的论调,也许,这大千世界里,本就有许多人类难以解释的东西吧!
  炫瞾老尼看夏文博良久不语,微微一笑,又千叮咛万嘱咐,请夏文博闲暇时光一定到庵里去小住几天,她亲手给夏文博做几个小菜。
  夏文博也客气的道了谢,一直把炫瞾老尼送到了乡政府的大门外......。

  到了下午,张总请夏文博和汪翠兰等人一起吃饭,张总这个面子夏文博还是要给的,细说起来,张总对夏文博一直都是恭敬有加,也帮夏文博解决了很多麻烦,别的不说,就他药厂的招工问题,都让夏文博打着这个幌子,安抚了不少的人。
  几个人在夕月酒楼吃了饭,张总说请大家到舞厅去坐坐。
  夏文博笑着说:“老张,以后你把办公室干脆放在舞厅得了,我咋见你对舞厅情有独钟。”
  “嗨嗨,夏乡长啊,这出门在外之人,要知道照顾好自己呢?肚子饿了要去吃,想女人的时候就要去找,我都奇了个怪,你夏乡长年纪轻轻的,这每天青灯烛火,你是咋熬过来的!”
  汪翠兰在旁边抿嘴一笑,伸出了五个手指,在张总的面前晃动了一下。
  “这不,俺们夏乡长有手呢!他啊,平常都用这个!”
  ‘哗啦啦,”旁边的的几个人都笑了,特别是办公室小陈她们几个小丫头,都小脸红红的,又是害臊,又是好笑。

  夏文博也被他们笑的有些不好意思,瞪着汪翠兰说:“汪乡长,请你不要败坏我的名声,你那个手我什么时候用过呢,我都是用自己的手好吧!”
  这下可不得了了,几个小丫头都笑的岔气了,小陈蹲在地上,一支手指着汪翠兰,一只手摁着肚子,差点没笑晕过去。
  汪翠兰自己也被逗笑了,恨恨的串到了夏文博身边,张开了手指就要抓夏文博的要害。
  “好好,我今天就好好的服侍一下夏乡长你!免得你没吃上牛肉还惹得一身骚!来来,我帮你!”
  夏文博哪里敢让汪翠兰拢身啊,一下闪到了柳儿的身后,抓住柳儿的腰,转动着柳儿的身体,来抵挡汪翠兰,只是他抓得地方也不是太好,可能扣着柳儿的痒痒肉了,顿时,柳儿也被弄得浑身颤抖,止不住的笑。

  汪翠兰停住了脚步,眨眨眼:“夏乡长,你在干嘛呢,你看你把柳儿弄得像高槽了一般,这丫头都快软了。”
  大家的目光又锁定在了柳儿的身上,果真,见她全身发抖,也不知道是痒痒,还是真的被夏文博贴身一顶,激起了什么情愫,总之,她面红耳赤,一身颤抖,表情很不自然。
  夏文博赶忙放手,笑笑的从柳儿身后出来,为了改变这会有些尴尬的气氛,忙问:“老张,还去不去舞厅啊,不去我就回去了!”
  “去去,走,还有谁去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