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9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闹个屁啊,你们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今天你必须解决我的问题!”
  这老头也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句话,顶的夏文博一愣一愣的。
  张总见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也满不在乎的推门走了进去,夏文博见他来了,正想着借故离开。
  “张总,你好,你好,我现在就跟你过去,看看你们的工地!”
  张总本来还很郁闷的,现在也被夏文博给逗乐了:“嗯,好啊,我就是来接你的。”他也想着配合一下夏文博,吧这个老头打发走。
  但他们两人都低估了革命群众的智慧。
  贾大爷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好糊弄,这贾大爷啊,他好多年前就没有了家庭,是个孤寡老头,也是东岭村三组的五保户,早几年,他有一间土房子,在前年乡政府扩街时给拆掉了,于是他自己在村里弄了一个破破烂烂的瓦棚子住,也找过很多次村里,但村干部就是不给他盖房子。

  后来贾大爷不找村里了,直接到乡上,县上,市里去闹,这一下却闹出了效果,有一天撞见了段宣城,他上去抱着段宣城的大腿一阵哭诉,段宣城这天大概也是心情很好吧,就当即发话,让东岭乡给贾大爷修了一座房子。
  好嘛!这一下贾大爷是懂得了,要找就要找上面的领导,无论什么事,闹一闹总比不闹强,于是以后的贾大爷逢事必闹,一个劲的闹了几年,最近这一段时间啊,他闹腾的事情说起来也很简单,其实就是怕死后村里把他火葬了,他强烈要求自己土葬,他要求村里必须用棺材把自己装了,埋到祖坟上。
  贾大爷觉得,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见到地下的祖先,父母们,要是把自己烧了,那还见的到个什么啊,而且,贾大爷还要村里现在就给他做一口上好的棺材,这样,贾大爷的心里才感到踏实。
  但村里哪敢答应了,关键不是他一个人,村里的五保户还有好几个,再说了,人都还健康的很,做的什么棺材呢,村里就来回拖着,这一下,贾大爷不高兴了,他有空就到乡政府来找,过去高明德在的时候,只要看到他一来,高明德立马消失。
  今天他可算是逮着新乡长了,哪里肯轻易地放手。
  他一把抓住了夏文博的胳膊:“乡长,你到哪去我就到哪去,除非你把我打晕!”
  夏文博稍微的挣几下,还没有挣脱。
  “吆喝,老爷子你身体不错嘛?”
  贾大爷头一仰,说:“不瞒夏乡长你说,我身体好得很,你不要想挣脱我。”
  夏文博摇摇头,苦笑着说:“这就对嘛,大爷你身体很好,既然身体没有问题,干嘛老实要棺材呢,你这不是自己咒自己,你还能活很久的。”
  贾大爷嘶哑着喉咙说:“不是啊,夏乡长,俺大队干部坏得很,我信不过他们,他们必须给我一个答复,要不我死了谁管呀?我没儿没女的,到时候一把火烧了我,我找谁去!”
  夏文博哈哈大笑,说:“贾大爷,我说过,我给你负责啊,你信不信我?既然信不过我,那你找我干什么?”

  “信,我听大伙都说了,你是个好领导,我咋会不信你哩?”贾大爷说。
  “既然贾大爷你信的过我,今天我给你做主,你也不要回去逼村干部表态了,我把民政所所长叫来,记下你的要求,镇里给你出个保证,我在上面亲自签字,盖上我的公章,这该可以了吧?”
  贾大爷一听,眉开眼笑:“夏乡长呀,群众都说你是好乡长,果然是好人哩,那一定要盖上大红的公章!”
  “好好,没问题!”
  夏文博就打电话把乡民政所长叫来,安排他给贾大爷出个手续。
  “所长啊,你给贾大爷写个条子,等贾大爷百年之后,村里给他弄一口好棺木,不能火葬啊,一定要把贾大爷埋在祖坟上。”
  “啊,夏乡长呀,这个证明可不好出,村里如果不认账,恐怕将来要花我们乡政府的钱。”
  夏文博两眼一瞪:“他敢,村里难道不归乡里管吗?我这签字盖章是具有法律效果的,他们敢不执行,我撤了他海子的支书。”
  夏文博一面大声的咋呼,一面向所长使个眼色,所长顿时恍然大悟了,当即趴在了夏文博的办公桌上,煞有介事地写了一张保证:东岭乡乡政府决定,在贾大爷百年以后,一定由民政所安排一副上好的红木棺材,木料至少要六寸厚度,并且用桐油例外刷两道,保证棺木不易腐蚀。
  “啪!”盖上民政所的红印章。
  接着,夏文博也掏出了签字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而后,在从抽屉里摸出了一个圆圆的大公章,庄严而肃穆的摁了下去。
  “好了,贾大爷,你把这个保存好,可不要弄丢了!”
  “好哩,好哩,我不会弄丢的,我把他压在我的铺地下!”
  贾大爷拿着那个保证书,像得着了圣旨,叠好放在一个塑料袋里,裹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边走边说:“夏乡长呀,你是人民的好公仆,好人哩,下次有事我还来找你!”

  夏文博心里一阵的纠结,但脸上充满了革命者的微笑,果断的说:“行!我一定会给你解决!”
  贾大爷走了,张总忍不住的笑了,说:“我艹,夏乡长,你这是糊弄洋鬼子呢!”
  夏文博连连摆手,伸着头往外看,生怕这话被远去的贾大爷听到。
  “不敢说,不敢说,老头耳聪目明,一点都不糊涂!”
  “嗨,真不糊涂能被你这样糊弄走,这玩意能做数吗?等他死了,谁管他有什么保证书!”
  夏文博自己也笑了:“嘿嘿,这个嘛,老头身体好呢?说不定我都离开东岭乡了,人家还硬梆的很,对了,卢书记和你谈完了!”
  夏文博这话一提,张总一下就没有了笑容,那个脸成了太阳下的腌苦瓜了。
  “夏文博,你这话啊,让我满眼都是泪!”
  “咋啦!让你出钱赞助?还是让你开会学习!”
  “要是这两样,那都好说的很,问题是,卢书记要让我停工,等待什么文明评比结束之后才能开工,这不是折腾人吗!”
  夏文博也吃了一惊,卢书记也太官僚,太爱搞形式主义了,就那样一个检查,还不是上面闲的发慌,弄点事情做个样子,没见开会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吗?你怎么能为这样的一个评比,就把张总的工地停了?
  夏文博沉下了脸:“你在这里等等我,我给卢书记说说,你那里的工程不能停!”
  “等等,等等!”
  张总一把拉住了夏文博,把卢书记叫自己去之后的所有话都说了一遍,夏文博也不是傻子,没听完,也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了。

  他一拍桌子:“怎么能这么搞?太不像话了!”
  “可不是吗?所有文博啊,你得帮我想个办法!”
  “想什么办法?你不停工就成了,他还能带人到工地去查封你不成!”
  张总苦笑摇头说:“还真让你说对了,卢书记说了,要是不停工,他会安排派出所和相关的水利,供电,交通等部门,强行关闭我的工地!你快帮我想想,想个能对付他的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