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6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出了她的异样,心里微微动了动,有了些猜测。不过,她不愿意说,梁健也不想强逼她。
  唐宁国来的时候是八点多一点的时候。梁健正在看电视。李园丽正好去护士站了。唐宁国进门打量了他一下,笑道:“看上去精神不错。”
  梁健叫了声爸,笑着搭了几句腔。等唐宁国坐定,梁健收起笑容,沉声问:“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宁国神色沉了下来,抿着嘴,不说话。梁健之前的猜测更确定了一些。看来是跟唐家有关系了。不然地话,不至于李园丽和唐宁国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爸,这事情,我有权知道。”梁健认真说道。
  唐宁国叹了一声,道:“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么早把你推到台前的,我太急于求成了!”
  “到底是谁,爸!”梁健再次逼问。

  唐宁国深吸了一口气,回答:“唐宁一。”
  梁健心里沉了沉,尽管心里之前已经有些猜测,但被证实还是难免感到有些震惊。唐宁一和唐宁国之间的争斗三十多年前就有,只是梁健没想到,唐宁一会使出这种手段,恐怕唐宁国也没想到。
  如果不是唐宁国及时把他救出来,他恐怕早就已经去见马克思了。
  梁建问唐宁国:“他现在人呢?”
  “在南苏省。”唐宁国回答。
  梁健皱了下眉头,南苏省,那不是周家的底盘吗?梁健本能地觉得,这事情跟周家有关系。唐宁国看出了梁健的想法,叹了一声,道:“是不是和周家有关,还不能确定。”

  梁健本想问他报警没,但话到嘴边,梁健又换了个说法:“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唐宁国迟疑了一下,抬头看着梁健,问:“你想让我怎么做?”
  梁健微怔一下后,就明白,唐宁国是担心梁健心里有意见,有情绪,所以将这个决定权交给他。可是,唐宁一是唐宁国的亲生兄弟。梁健对他没感觉,那是因为这么多年从未见过面,即使之前见了面,也只有坏印象。但唐宁国不一样,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这么多年一直不和睦,但毕竟流着一样的鲜血。
  唐宁国愿意把决定权交给梁健,是对梁健的尊重也是疼爱。梁健现在没事,虽然心里情绪肯定有,但也不想让唐宁国为难,想了想,便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对了,医生说,我明天做完检查没事的话后天就可以出院。我想早点回太和市。”梁健说道。
  唐宁国道:“行,那明天做完检查没事的话,我就来接你出院,送你回太和。”

  “你不用亲自送我。叫个人送我回去就可以了。”梁健说道。
  唐宁国没同意,说:“就这么定了。”
  他没坐多久,有人打了个电话过来,他就出去了。似乎是有人在南苏省找到了唐宁一。梁健看着他走出去时,微微有些弓的背影,忽然觉得他老了。
  梁健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的背笔直,身上那股军人的铁血气质,十分浓厚。可此刻,那股气质逐渐被岁月掩盖住了,透露出来的是浓重的沧桑。
  唐宁国始终没有细说这件事,梁健也不好逼问。

  出院回到太和,梁母他们都多有怨言,在他们看来这一次梁健话都没说一声就消失了好几天才接到唐家传来的消息,他们那几天心里的忐忑不安是可想而知的,这里又是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是小五拦着,他们就要冲到市政府去找人了。
  梁健又安慰又赔不是,总算是将两位老人心里的怒火给平息下来了。霓裳搂着梁健的脖子不撒手,小家伙几天不见梁健,似乎都瘦了一圈,把梁健心疼得都揪起来了。
  在家休息了一天后,去单位。翟峰看到梁健来上班,原本愁云密布的脸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跟着梁健进办公室后,返身就把门给带上了。
  梁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

  翟峰支吾了一下,道:“这几天您不在,单位里都在传一些不好听的话。”
  “什么不好听的?”梁健一边在位子上坐下来,一边问他。
  “他们都在传您这次消失这么多天,是被纪委带走了!”翟峰说的时候,目光小心翼翼地盯着梁健的脸色。
  梁健笑了笑,问:“还有其他的吗?”
  “有些人说您被带走,是因为电池厂的事情,说您拿了回扣了。还有的人说,您跟太和宾馆的那位女经理有不正当的关系。”翟峰一一都说了出来。
  杨弯的事情,梁健倒是不惊讶。现在他和杨弯一个小区,杨弯又经常帮他照顾霓裳,有些流言蜚语他早就是料到的。只不过电池厂的事情,梁健还是惊讶了一下。他和潘长河之间的来往,一直都是比较隐秘的,除了他身边的几个人,并没有人知道。而且,电池厂的事情,始终都没有经过他的手,而且梁健也从来没有正面发表过什么意见,那这个传言是怎么出来的?

  所说传言大多都是捕风捉影,但总得要先又个影子才能捉得到吧?梁健有些想不明白。他皱了皱眉头,问翟峰:“电池厂的事情,是谁传出来的?”
  翟峰犹豫了一下,道:“我目前知道的是,市政办的姜美婷同志。至于,是她听来的还是怎么样,我并不清楚。”
  梁健没说什么。不过姜美婷这个名字是记在脑海里了。
  翟峰出去后,梁健想了会,给广豫元打了个电话。

  “这几天我不在,单位里传了不少风言风语,其中就有电池厂的事情,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梁健问。
  广豫元迟疑了一下,说:“电池厂的事情,我已经查过了,应该是招商局那边传出来的消息。我问过潘长河,是他的手下在跟招商局那边的人吃饭的时候喝多了说漏嘴传出来的。”
  梁健听完他的话,又问:“那说回扣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广豫元支吾了一下,才回答:“这个应该是后面的人添油加醋说的,您也知道,一句话经过三个人的口就能变得面目全非!”

  梁健没说什么,挂了电话,心里多少对潘长河有些不满。关键这个事,你还不能较真。要是你较真了,没有都成了有。这就是人性的阴暗面。
  人总是喜欢将跟自己无关的事情往坏的方向想。
  这个事情的处理办法,只能是冷处理。等他们说腻了,也就不说了。不过,这成为饭后茶余的谈资,还真不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还好,人的新鲜度总是很短暂的,而这个社会,每天都不缺新闻。两三天过去,梁健的这个新闻就成了旧闻,再加上,梁健若无其事地回来,有些流言就不攻自破,理智的人,自然也就会选择缄默。
  后来,禾常青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也试探着问过他,这几天突然毫无消息地消失是去了哪里。
  梁健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

  老唐将梁健送回太和后,当天就走了,这之后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都没联系上,不是没人接就是忙音,倒是李园丽给梁健打了两个电话,虽是嘘寒问暖,但总觉得她有什么话想说却又没说。
  日期:2016-10-22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