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9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459章:酒肉和尚1
  陈雅微笑点头:“等你稳定了,我就退伍……”

  张清扬盯着陈雅的眼睛,又何偿不知道当自己稳定的时候也许还要二十年吧,那个时候的陈雅也许就将是天底下排名第一的女人。陈雅又喝干了杯中的茶,张清扬又要帮她倒,她拉着他的手说不用了,然后便把头靠在了他的身上。张清扬搂着她,轻轻撫摸着她的长发,真希望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
  王满月从厨房走出来,可当她看到客厅里的情景时,又轻手轻脚地退了回去,眼里除了羡慕,还有一丝愧疚。
  “妮妮,吃饭了吗?”
  “没呢……”陈雅眯着眼睛,仿佛已经睡着了。

  张清扬更加的心疼,搂着她的肩说:“老婆,先不要睡,你先去换身衣服洗个澡,解解乏,吃完饭我们就睡,好吗?”
  “嗯,听你的。”陈雅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这时候她腰间的小红灯又亮起来,同时发出“滴滴”的响声。
  “咦……”陈雅又碰了下腰间的装置,口中发出一种古怪的声音,呆呆地盯着张清扬,小心地说:“清扬,你陪我回房间,我有话和你说。”
  张清扬望着陈雅的表情突然有些严肃,便也没有多问什么,下意识地点头。临上楼前,陈雅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嘟一声喝干。
  张清扬望着爱妻苦笑,“好喝吗?”
  “你泡的,就好喝。”陈雅很认真地说。
  “呵呵,我老婆也会柔情蜜意了……”张清扬开心地笑,搂着她上楼。
  走到楼上的卧室门口,“滴滴……”陈雅腰间的装置响声越来越大,她更加狐疑地盯着张清扬,然后警惕地推开他说:“你在外面等我……”
  张清扬一愣神,但也没有反对,傻傻地等在门外,心里想着也许这是老婆在部队的联络装置吧,难道他又有紧急任务了?哎,刚回家就要走,想想就十分的心疼。

  大约过去了十来分钟,陈雅满头是汗地把门打开,对张清扬说:“你进来……”
  张清扬看到陈雅,感觉到有些诡异,但是联想到她特殊的工作,也就没有说什么,乖乖地跟进了房间。进来一瞧,把张清扬吓了一跳,只见层里一片狼藉,被子扔到了地板上了,床板被翻了起来,就在床板上粘了一个很小的圆形装置,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更何况被安在了床底下。
  “这个是……”张清扬刚张开口,陈雅就嘘了一声,对他眨眨眼睛,把他拉出门外。
  “那是监听器,国家的最新产品……”站在门外,陈雅小声在张清扬的耳边说。
  张清扬吓得脸色惨白,赶情这段时间自己说过的所有话全被监听了,他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就说:“妮妮,我们今天去住酒店吧。”
  “嗯,”陈雅点了点头。

  “我回房间收拾一下。”张清扬再次走进卧室的时候,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他把房间重新整理了一遍,感觉上和过去差不多了的时候才又走出来。他对陈雅心照不宣地点点头,两人从楼上走下来。
  “满月,我和你小雅姐出去办点事,今天晚上有可能不回家了。”张清扬对王满月吩咐道。
  “哦,我知道了。”王满月点点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继续钻进了厨房。
  陈雅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目光里充满了审视。

  “监听器……”张清扬倒在床上自言自语,刚到酒店,陈雅就去洗澡了,她真的是太累了。
  张清扬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敢对自己下手,而且还用了这种极端的方式,他几乎可以肯定监听器肯定是王满月趁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放上去的,可这一切的指使者又是谁呢?联想到那天晚上高达没有接到通知却去参加了常委会,好像一切就不需要再猜测了吧?
  三通集团的杨校农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此人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在明知自己身份背景的情况下还做出这种形动,这不禁让张清扬想到了国内政坛一直以来与刘派进行抗争的江南派,而杨系又是江南派中的一股重要力量,一切好像更加明了了。这次博弈并不是私人间的,而是两个派别间的斗争,接下来会更加的残酷。
  看来江南派是想把自己扼杀在摇蓝中了,他们知道刘老是把张清扬当成刘派的第三代领导者来培养的,所以就想到了这个办法。如果自己真的被打压了,那么将来刘派也就失去了与江南派抗争的人物,将会影响到整个派系将来部局。

  北方的刘派与江南派交恶是几十年前的仇恨,通过时间的洗礼,国内这两个最大势力集团之间的怨恨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还越演越劣,看来江南派是真是想彻底解决刘派人马了。想到这些重要的事情,张清扬隐隐有些担忧,自己好像在不经意间成为了关乎派系未来发展的关键人物,也许江南派的很多第三代青年干部早就把自己了如指掌了吧?
  在这点上,张清扬认识到了自己的疏忽,今天是他第一天以整个派系的发展前景来考虑事情,可是他对他未来的潜在政治对手,却一点也不了解。张清扬狠下心来,等下次,真要向爷爷过问一下江南干部。他所了解的也只有双林省的省委書記洪长江,这位江南派安插在北方的一枚丨炸丨弹,好像渐渐发挥出了作用,刘派的未来还真是不可捉摸。
  浴室的门被推开了,一股香风飘进来,张清扬扭头去看,陈雅被着浴巾,脸色粉红地走出来,头发湿湿的还滴着水,红色的小拖鞋中露出雪白的小脚,如葱的脚脂是那般誘人。
  “我洗好了,你也去吧。”陈雅走过来坐下,淡淡地说,好像刚才在家里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她永远都是那么对一切都不在乎。
  “老婆,帮老公洗澡好不好?”郁闷的张清扬调笑道。
  陈雅十分不满地白了他一眼,空然想到了他腰间的凶器,便把头扭开不再理他。张清扬自感无趣,讪讪地走进了浴室。望着他光着的后背,陈雅露出一声窃笑,颇为得意。随着两人的熟悉和了解,陈雅在张清扬的面前,时而会露出顽皮的一面来。
  张清扬洗完澡出来,陈雅的头发已经干了,她独自一人靠在床头发着呆,张清扬爬上了床来,猴急的搂着她就要亲热。陈雅恼怒地推开她,像是恨铁不成钢地说:“先……先说正事。”
  突然见到她认真起来,张清扬就觉得好笑,问道:“老婆,你说那个监听器是国家最新研制的产品?”

  “嗯,”陈雅乖巧地点点头,随后身子一歪就把头枕在了张清扬的腿上,自言自语地说:“累了,我躺会儿……”
  张清扬心中一暖,拉起她的小手揉捏起来,两人间好久没这么温情过了。陈雅接着说:“我们大队两个月前换的这个产品,国安部比我们军方还要晚,对手是怎么搞得到的呢?”
  张清扬解释道:“对方有军方背景,杨老……你知道吧?就是那个杨老,他的后代虽然不怎么出色,可都在重要的位置上,又与江南的人搞在一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