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8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你小子最近是不是遇到麻烦事情了?”吴德荣看出来张清扬兴致不高。

  张清扬点点头:“是啊,妈的,那个案子总是破不了,抓了一个人又总不开口,我怀疑他被人花钱买通了,真没办法!”好像这个时候说说脏话,心里能减轻一些压力。
  吴德荣微微一笑,“不就是花钱嘛,老子就有办法处理这种事,清扬,你还记得珲水县的陈美淇不?要不然用上次的方法?”
  张清扬灵机一动,微微一笑说:“我如果让你处理这件事,你能确保不会出事?”
  “我办事你不放心?”
  “那好,等我电话!”张清扬拍了拍吴德荣的肩膀,阴郁的神采一扫而光,“来,我们喝酒!”
  张清扬晚上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可是客厅里的灯仍然亮着。他推开门一瞧,王满月披着自己的西装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好像是穿着吊带背心,露出一抹雪白的香肩。
  张清扬清咳一声,把王满月吓得一机灵,她马上从沙发上跳起来,西装随后掉落在了地上,他慌忙捡起来,深深地低着头说:“张书记,对……对不起……”
  “没什么……”张清扬挥挥手:“我都说了不让你晚上等我,快去睡吧。”
  “你……你不回来,我睡不踏实。”王满月局促地说。
  张清扬这才认真打量起她来,望着那件粉色的吊带小背心,就不由得恼火,气愤道:“屋里开着空调,还穿这么少,下回别穿成这样!”
  王满月的眼里含着眼泪,答应一声,回房换了衣服又走了出来,为张清扬泡上了一杯茶。

  “你去睡吧,我喝杯茶也去睡。”张清扬说。
  王满月答应一声,可怜巴巴地说:“张书记,您……您能借我一点钱吗?我……我家里来电话,我爸爸生了大病……”
  “你爸爸生了大病?”张清扬盯着王满月,心说她这又是为什么,要和自己套近乎吗?
  “嗯,要……要很多钱……”
  “先借你一万够不够?”张清扬心中把她看得越来越淡了。
  “嗯,应该够了……”
  “那好吧,我明早给你钱,你去睡吧。那个钱……就不用还了,算是你的工资预支。”
  “谢谢您,您是好心人……”

  张清扬摆摆手,望着她俊俏的小背影,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
  “领导,这是你上次让我调查的那个人的全部资料,我派人去她的老家走了一圈……”办公室里,胡保山交给张清扬一叠文件。
  张清扬打开,认真地看起来,同时问胡保山:“没有人知道我们去调查她吧?”
  “没有人知道,您放心吧。”
  张清扬看着文件上各种资料,心中渐渐明了了。他把文件放下,转头笑着问胡保山:“她爸十年前就死了?”
  “是的,母亲带着她和弟弟相依为命……”
  张清扬想着昨天夜里王满月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虽然明白她是撒慌,可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骗自己呢?自从上次感觉到王满月有疑点之后,张清扬就让胡保山暗中派人去她老家调查,没想到查出来一个这样的结果。文件上显示,王满月不但没有父亲,而且两年前就离开了家乡,可是她今年来找张清扬应聘时却说,她刚刚离开老家。
  张清扬想不通王满月接近自己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便摇摇头暂时把这个事放下,扭头问胡保山:“孙三,怎么样了?”
  胡保山摇摇头,“还是不说话……”
  “放了他吧……”张清扬轻描淡写地摇摇头。
  “什么……放了他?”胡保山吃了一惊。
  “就按我说的,欲擒故纵……”张清扬神秘地望着胡保山,“暗中派人跟着他,不会跑远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主动自守……”
  胡保山知道张清扬有大计划,所以点点头,但也没有多问,必竟有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不适合在桌面上谈出来。
  张清扬把孙三被放出去的消息告诉给了吴德荣,吴德荣让张清扬放心,他有分寸不引到自己身上以及张清扬的身上。交待完一切的张清扬靠在座位上,感觉疲劳到了极点。
  电话响起来,是金淑贞,她让张清扬去她办公室,有要事要谈。张清扬起步就走,到达金淑贞的办公室以后,秘书倒了茶之后就关上门退了出去。
  金淑贞微微一笑,对张清扬说:“坐吧。”
  “市长,有事吧?”
  金淑贞望了一眼门口,轻声道:“我从省里得到消息,陆书记请求组织上把他调走……”
  “他要走?”张清扬第一次表现得有些失态,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此刻,这段时间陆家政温和的表现也得到了解释,怪不得他的态度改变了呢。
  “我也很意外,当然消息还不确切。”
  “这是为什么,现在辽河市局势大好,他为什么要走?”张清扬摇了摇头,伸出手想抽烟,又一想到这是金淑贞的办公室,就没动。
  “你抽吧,我没事,屋里有空调。”金淑贞笑着说。
  张清扬也不顾礼貌了,拿出烟就点燃,只听金淑贞说:“我想他要离开,与他拿掉高达的公丨安丨局长帽子是同一个意思吧?”

  “你说是明哲保身,他……感觉到了什么?”
  金淑贞淡淡地分析说:“陆书记年纪不小了,如果再往上爬,顶多就是个副省级,也许他不想晚节不保,所以还不如早些退居二线……”
  张清扬猛烈地吸着烟,抓了抓头发说:“他如果要走,你……你能顶上去吗?”
  金淑贞摇摇头,“我的资质太浅啊……”
  张清扬点点头,的确,金淑贞刚刚成为市长不到两年,一下子就让她出任市委书记,相信省委组织部肯定会有反对的意见,再说地级市由女性出任一把手,这还没有先例,所以组织上肯定不同意。他想了想,很认真地说:“我觉得现在这种时候,不能让他走。”
  “我和你想得一样,所以你要想想办法。”金淑贞的意思,自然是希望张清扬借助他身后的力量。
  “我试试吧,看情况而定。”张清扬不多说什么,这个时候他需要安静下来。
  回到办公室以后,思绪不定的张清扬拨通了省长钱卫国的电话,他自报家门之后,钱卫国笑道:“清扬,你有事吧?”他知道以张清扬的性格,不出现大事,他是不会求自己的。
  “省长,听说陆书记请求要调走?”张清扬直来直去,对于自己人,不用那么多废话。
  “他本人是有这种意思,不过最后还没有定下来,怎么,你有想法?”
  “省长,我……我不希望陆书记离开辽河市,辽河市需要一位老干部保驾护航,才能保证现在稳定发展的局势。”

  钱卫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说:“清扬,我懂你的意思,一切还要慢慢看……”
  张清扬挂掉电话,烦闷的吸烟,最近几天身边的事情发生得太多太多了,有很多线索都令人摸不透,真可谓一团糟糕。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爷爷不让自己过早的在辽河市有大动作,事实证明,辽河真的很乱,好像每个人都显得那么的神秘。
  下午,政法委书记高达接到朴相宾的汇报,他知道了孙三被放走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赶到玉香山别墅,对杨先生提到了孙三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