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6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U盘递给安秘书,“你要的东西。”
  安秘书接过来放进手包里,微微点了点头,什么也没再说,起身准备告辞。
  突然,杜晓帆猛地扑向安秘书把她扑倒在地,几乎同时,一颗7.62毫米子丨弹丨打在了安秘书的大腿上,如果不是被杜晓帆扑倒,那颗子丨弹丨打中的就是她的脑袋!
  紧紧接着的是,连续三颗子丨弹丨都打在了刚刚有所反应的伊尔汗身上,致命的那颗子丨弹丨从他的后脑射入从前面飞出整张脸都烂了!当然在此之前有窗户被打碎的声音!

  是加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步枪!
  落座之后,李牧拿出中华烟散出去跟不要钱似的,完了给大家倒了茶水,这才坐下来。
  气氛有些尴尬,李啾啾呵呵笑着打破安静,“老李,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漂亮姑娘投怀送抱。”
  李牧感激地看了一眼李啾啾,知道他故意这般说来替他解围。
  “什么艳福,我看是火坑。”李牧苦笑着和摇头,转向匡野,“师长,我请求换个连队,我能力有限,实在是带不好艺术连啊。”
  以退为进,李牧迫不得已。
  匡野笑了笑,却是问道,“刚才那姑娘是你们艺术连的?”

  “是的,叫孙璐璐,胆子比较大,是个刺儿头。”李牧点头,心里叹着气。
  扫了杨树森和王成奇一眼,匡野说道,“看样子要和酒店方面协调一下,把教官住的楼层给封起来。”
  李牧连忙点头,“很有必要。师长,我来和酒店沟通。”
  “嗯,你是参谋长,由你出面是合适的。”匡野点头说道。
  学生的狂热大家都领教过,这些措施绝对不夸张。

  “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匡野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起身走。
  杨树森和王成奇向李牧微微点头,跟着走了。
  李牧把他们送出去,李啾啾留了下来。
  关上门之后,李啾啾就扯着嘴角说,“我过来的时候看见杨树森和匡野一起,是杨树森那小子告的密。”
  “那我得多谢他,幸亏你们来得及时,不然我还真拿那姑娘没办法。”李牧摇头无奈地说道。
  李啾啾拉了把椅子坐下,笑道,“老实说,那姑娘不错,要啥有啥。”

  “别逗了你,我是有老婆的人。再说,这哪跟哪呢。”李牧无语,抽了两口烟。
  “红旗不倒彩旗飘飘嘛。”李啾啾哈哈一笑,随即说道,“说起来,你结婚够早的。”
  提到这个,李牧就要得意了,他说道,“我还是上等兵的时候就和我老婆偷偷摸摸谈起来了,她级别什么的都比我高。”
  “牛!”李啾啾愣了好一阵子,竖起大拇指。

  李牧严肃起来,沉声说道,“啾啾,关于女学生这方面,你千万不要不当回事。现在的孩子胆子多大你根本想象不到。我给你说个例子。”
  看见李牧严肃起来,李啾啾也收起了笑容,静待下文。
  “去年的九月份,我的老部队带的某大学军训,旅部机关有个干部,二十七八岁,带军训期间抵挡不住诱惑,和一名女学生建立了恋爱关系。后来他们不顾阻力结了婚。大家都以为是一桩美好的因缘,结果如何呢,前不久和老战友聊天说到了这个事情,他们离婚了,前后不到一年。”李牧说道。
  李啾啾皱着眉头思考,其中的原因不难想明白。

  “懂了。”李啾啾沉声说,“关键问题还是在女学生身上。起初的狂热崇拜被生活的琐碎击碎,能走下去那才是咄咄怪事。”
  “是这个道理。”李牧缓缓说道,“咱们身上披着这身皮,说到底,女学生爱的是军装,而不是军装包裹下的躯体和心灵。这么说吧,去年我带的那帮学生,信誓旦旦的说永远忘不了教官,但是我敢说,不用太长时间,大部分人都会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啊,时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啊,同志哥。”
  李啾啾眼皮子眨了眨,忽然问道,“老李,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李牧抽了两口烟说道,“你和你们连队的那名个子挺高的学生走得太近,这才第一天啊同志。”

  无奈地摇了摇头,李啾啾苦着脸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我也是有苦无处诉啊。我今年二十七,和我一般大的中学同学小孩都能打酱油了。爹妈几乎是一天一个电话的催,唉,本来当了兵就没什么时间尽孝,这件事情上我要再不抓紧,那就真是不孝了。”
  李牧同情地拍了拍李啾啾的肩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兄弟,我只能提醒你一句,压力再大也要保持冷静。咱们是军人,军婚可不同普通人家的婚姻。”
  他知道,当兵的很难抵挡得住青春无敌的诱惑,尤其是像李啾啾这样的以前在特种部队干的人,一年到头出营门的机会都没几回,别说谈恋爱了。
  “找个年纪差不多的,老实一点的,其他条件可以放宽一些。说句难听的,你提着脑袋在部队干,别人提着裤头在你家干,你不想发生这种事情吧。”李牧说道。
  李啾啾倒抽了一口凉气,骂道,“你大爷的。”

  “醒了些没有?”李牧不以为意。
  “彻底醒了。”李啾啾点头,“不如让嫂子给我介绍个,最好是部队的,这样就没那么多危险了。”
  “靠谱,回头我就跟她说,帮你留意留意。”李牧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一张面孔,不知道海岚清现在怎么样了,她倒是和李啾啾蛮般配的。
  可惜,护航回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海岚清的消息。不只是海岚清,自己那几位老兄弟,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远在南港的杜晓帆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他打开了房门走进了临时落脚的地方。

  这里是南港海鸥园林宾馆,以前是海军某部后勤部门所属的招待所,后来军队禁止经商之后,剥离出来交给了地方,但大家都知道海鸥园林宾馆以前是有军队背景的。
  一身便装的杜晓帆一身的酒气,走进客厅就看见那名改变了自己人生轨迹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抽烟。
  “喝了不少。”老刘示意杜晓帆坐下。
  杜晓帆在他对面坐下,倒了一杯水猛灌了几口,这才掏出烟来点上一根。
  他的情况和李牧的差不多,护航回来之后就被隔离开,随即老刘出现,和他进行了一番谈话,结果就是,杜晓帆到了国际关系学院学习了一年的时间,然后就以红星贸易公司业务员的身份来到了南港。
  杜晓帆成了特工,为情报部门工作。
  看着老刘,杜晓帆不禁的一阵恍惚。

  老刘把他送到国际关系学院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是他结束培训之后第一次见到老刘。
  “从今天开始,你归我领导,你我单线联系。”老刘开口说道,有些昏暗的光线之下,他的面孔有些扭曲。
  闯了那么大的祸事,老刘不但没有受到处分,还被委以重任,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算他再努力,也不可能在退休之间扛上将星,顶多以大校副军职退休。
  日期:2016-10-2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