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1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局长看了一眼我们,然后说道:“可是,你们也知道,那些人刚刚进攻了天池寨,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岂能置之不管?”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在其位谋其政,我也帮不了太多。
  何局长又看向了王明,说王明小友,你的想法呢?
  王明说我也准备走了,手上的事情一大把,忙都忙不完,不过我会晚几天吧,到时候跟我父亲他们一起撤离天池寨……
  听到我们的态度,何局长没有再绕圈子,开门见山地说道:“我这一次过来呢,其实就是为了解决你们汇报的这件事情,提前跟大家透露一个消息,中央那边也是刚刚决定,准备派遣一个调查组,前往白头山那边,一是与白头山的高层谈判,给他们施加压力,而另外一方面呢,也是准备调查这件事情,评估其危害性,而上面给了我一个任务,就是希望诸位能够参与这一次的调查组……”
  杂毛小道皱着眉头,然后说道:“你指的,是哪些人?”
  何局长说当然是在场的诸位,毕竟这件事情你们是亲身经历过的,现在如果能够重新回去,进行指认,我相信白头山那边也没有什么借口来搪塞。
  杂毛小道说何局,你现在是以你的身份,还是……
  何局长说我是受总局的委托,过来跟你们谈话,希望你们能够帮忙。
  杂毛小道想了想,然后说道:“何局,这件事情太大了,我想听一下大家的意见,所以我们晚一些再谈,你觉得怎么样?”
  相比孙老的高高在上,这位何局长显得十分的随和,笑着说道:“这是当然,没问题。”

  我们与对方告辞,然后回到了临时的住处。
  大家聚拢到了一起来,讨论起了是否要参加中央前往白头山的调查组,而几乎一提出来,陈老大就表明了反对意见。
  他对我们说道:“不行,别去。”
  杂毛小道其实是有一些意动了的,这其实正是他之前一直努力的结果,所以听到陈老大的否决,忍不住问起了为什么来。
  陈老大说你们不要以为披了一层中央调查组的名头,就能够得到生命的保障,你要知道,白头山的高层,耍无赖几乎是一种本能,一旦他们跟三十四层剑主有了深度的勾结,到时候不但不会阻拦三十四层剑主的攻击,甚至还会大开方便之门,反正真正出事了,给一个借口就行了——包括你,我们所有的人都不能去,否则给盯上了,绝对回不来。
  杂毛小道说那怎么办?

  陈老大说该配合的,我们都可以配合,但是不要冒冒失失地过去,免得给人抓住了,当做人质,弄成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地去死。
  陆左有些犹豫,说按道理说,这是两国之家的事情,他们不会这么不注意影响吧?
  陈老大很坚决地摇头,说不要推己及人,白头山的高层,绝对都是白眼狼,这一点你要确定了,就会少吃不少的亏——而且我的时间不够了,如果你们还想要找到入魔的那个我,将其拿住,我们现在就得离开了。
  杂毛小道一惊,说你知道他在哪儿了?
  陈老大点头,说大概知道一些,我们得赶紧离开了,如果时间晚了的话,可能就来不及了。
  几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认可了陈老大的计划。
  半个小时之后,杂毛小道去与何局长谈起了我们的计划,表示对于白头山调查之事,我们只能尽可能地提供我们知道的信息,至于亲自前往那儿,恐怕是分不开身。
  这件事情,中央要拿出中央的架势来,不能总让我们这些无关人等冲锋在前。

  随后我们整装出发,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个消息。
  王明的父亲将加入调查组,前往白头山。
  对于这个事儿,王明下意识是否决的,他第一时间找到了他的父亲,两人甚至发生了十分激烈的争论,不过王明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说服他的父亲。
  他有他的考虑,而他父亲则有他父亲的坚持。
  这个曾经的下岗工人,摆修车摊的半老头子,心里面怀揣着很多的想法,也有着自己的固执。
  王洪武想要去白头山,希望能够救回一个姑娘来。
  那个姑娘叫做宋雪见,是他儿子王钊一直喜欢的女孩儿,当初曾经被王钊强掳而走,流落到了白头山,天池寨王宋分家,这件事情也是引子。
  现如今王钊虽然不在了,但王洪武还是想要找机会,将那个女孩给找回来,也算是完成王钊的遗愿。
  王明最终也是没有能够劝阻父亲,不过王洪武还是给了他一个承诺。
  那就是他不会将这把老骨头折腾在白头山那儿。
  他一定会回来的。

  这个保证听起来有一些苍白,甚至给人的感觉有几分安慰的意思,不过王明没办法,只有接受了。
  他给他父亲留下了一道符箓,这个东西,是他女友小观音留下的。
  王洪武但凡有危险,只要捏破这符箓,王明就能够知晓。
  对于我们的执意离开,何局长显然是有一些意见的,不过他的涵养远比孙老要好上许多,最终还是出来送我们,说了许多的临别叮嘱。
  离开了天池寨,下山的时候,杂毛小道忍不住问陈老大,说怎么感觉何局长一直在盯着你?
  陈老大苦笑,说他估计是看出了一些什么来。
  啊?
  杂毛小道说怎么可能,你根本都没有露面啊?

  陈老大说道:“我跟他共过事,他对我应该还算是比较熟悉的。”
  杂毛小道说那怎么办?
  陈老大说你放心,老何这个人呢,有大智慧,谋定而后动,不会妄下决定的,应该不会对我们有所不利。
  离开了天池寨,我们下了长白山,当天在附近找酒店歇了一夜,第二天赶到了长春,我们在这儿歇了一天,王明出去了一趟,虽然他没有说明,但我却从杂毛小道与陆左的谈话中得知,他这是去拜见离火宋家。
  宋家在离开天池寨,与黄金王家分家之后,就搬到了长春这儿来。
  王明去了很久,回来的时候,脸上满是疲惫。

  很显然,他这一趟并不算顺利。
  王明没有谈及太多,次日我们又继续出发,一路向西而行,过了东北三省,然后抵达了内蒙古,过了茫茫草原,又一直走,终于来到了一片有些荒漠化的戈壁之地来。
  这地方都没有路,我们是花钱从当地牧民的手中买了马骑过来的。
  而一直走,前方就出现了哨卡。
  我们居然又来到了国境线附近,望着远处的界碑,我知道如果我们再往前走一段路程,就来到了另外一个神秘的国度。

  一个海军被称之为“王下七武海”的神奇国度。
  夜里,我们抵达了喀尔喀蒙古的东戈壁地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