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8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看到了夏文博那笨手笨脚,忙忙碌碌的样子,袁青玉的心一下柔软了,眼里也湿润了。

  看着这个男人的背景,多少往事,多少故事,都依稀浮现在了眼前。
  她多少次都想忘记夏文博,但夏文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夏文博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在袁青玉的心中,夏文博是一坛陈年老酒,在她心里搁置的时间越久,它的味道就越醇香;夏文博是一杯农井绿茶,在她心里泡的时间越长,它的味道就越浓郁;夏文博是一部记忆短片,在她心里放映的次数越多,它的画面就越清晰,爱他根本都不需要借口,更不需要理由。

  袁青玉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的走了过去,拿起筷子,尝了一下,说:“算了,我来做吧。”
  “不,今天你就坐在客厅里嗑瓜子,看电视,像个地主婆一样的享受,我来伺候你!”
  袁青玉白了夏文博一眼:“那就算是地主婆的生活了?你走开,你做的水平太差,简直不是人吃的,我回一下锅,你跟我学着点,以后别老让我吃你做的猪食。”
  夏文博嘿嘿的笑着,看着袁青玉把火锅里的调料从新的添加起来,然后狠狠的加了一大勺子味精,接着端了出来。
  “这就好了?”夏文博问她。
  “好了。不信你尝尝,鲜不鲜?”袁青玉很自信的说。
  夏文博尝了一筷子,告诉她:“鲜个屁,打死卖盐的了。”
  袁青玉也尝了一筷子,皱皱眉头说:“怪了,怎么能这味呢?”
  夏文博恍然大悟:“味精盒里放的是盐,你放错了。”

  袁青玉拍拍脑袋:“再加点水,炖一会儿,一样好吃。饭店都这么干,我见过。”
  夏文博就说:“得了,把菜倒了,我重做,我买的菜很多,足够练习好几锅。”
  袁青玉说:“原来你是到我家来练手艺的,算了,算了,菜浪费了不合适,咱们就这儿对付一顿吧,我连早餐都没吃呢。”
  “你咋不吃早餐,你这人!那快点坐下,坐下!”夏文博收拾起了餐桌。
  袁青玉也帮着搭手,她一趟一趟的往厨房里跑。

  等夏文博和袁青玉坐下来吃了几口,夏文博感觉袁青玉做菜还真的有一套,尽管只是加味精这样的小动作,但做出来的菜还真跟饭店一个味,都是很舍得放味精的人啊。
  他们喝着饮料,吃着味精,开着空调,窗外寒风呼啸,屋内温暖和谐,突然的,这一幕让夏文博无限感慨。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这种幸福了,如果这能称得上是幸福的话。
  袁青玉说:“冬天来了,我怕冷。”
  夏文博说:“什么?你想说什么。”
  袁青玉说:“此刻和你在一起,我就感到温暖。”
  夏文博说:“是吗,但其实咱们现在什么都没干。”
  袁青玉说:“知道,咱们又不是没干过。你难道不想去干点什么?”
  夏文博说:“真的去干点什么?”

  袁青玉说:“是,真的去干点什么吧。闲着的滋味太难受了。”
  之后就是喝饮料,吃味精,他们谁也不再提这事,直到把酒都喝完,然后她把窗帘放下,他们在昏暗中熟练的接吻,熟练的拥抱。在窗外漫天的寒风陪伴下,他们在屋里激情无限……对她们两人来说,走到这一步是必然的,在这种时候,他们有很多的话要说,有好些个误会要解释,但是,请问天地间,还有什么能比在床上更容易沟通呢?
  袁青玉的身体从里到外散发着一种夏文博熟悉的香味,不知是她本身的体香,还是香水之类外来的辅助品,总之,这种气味夏文博一点也不陌生,象找到了记忆中尽管遥远但却熟悉的家门一样,深深的陷入到了其中。
  在床上,他们互相说自己的心事,互相讲着自己的担忧,讲着相互的误会和矛盾的心情,袁青玉说,她本想离开他的,她觉得这样很不好,不仅对夏文博不公平,对她自己也不公平,她说,再和夏文博相处下去的话,情形只会越来越危险。
  夏文博说,实际上自己和郭洁并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和她是好朋友,上次用她的名字也是为了吓唬黄县长。
  但袁青玉还说:“就算没有郭洁,还会有李洁,张洁,王洁!你总是要过自己的生活,要娶妻生子,要带着媳妇去见父母,可我成吗?我成吗!我比你大,我离过婚,我还......”
  说到这里,袁青玉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夏文博只能不断的安慰着袁青玉,但是,有时候连夏文博自己都感到自己的安慰有些空洞和乏力,他喜欢她,这点是显而易见的,但让夏文博给袁青玉保证自己会娶她,夏文博却难以抉择,无法说出,连他自己都怀疑,随着岁月的流失,他和袁青玉的这份感情到底能不能永永远远。

  虽然喜欢她,她也喜欢他,他们会因为喜欢而激情无限的在床上相拥……
  但是,这未必就是百分之百的真爱,也未必就是两人一生的所有,不容辩解的说,他们之间还有利用,还有心理的依赖和生理上的需求,这就象一个男人,不一定非要找到厕所才方便,在尿急的时候,任何一个墙角都可以解决。
  袁青玉也清楚的知道,这样下去会越来越麻烦,长痛不如短痛,短痛不如不痛,把什么事都讲清楚了,事儿就不称为事了。
  否则,事会越处越乱,越折腾越糊涂。
  她好几次想要说出自己和吕秋山的事情,还想告诉夏文博,自己不愿意在维持这种露水的姻缘,自己迟早是要和夏文博分手的。

  但这些理智,这些冷静,却都只是一厢情愿,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在很多时候,理智对情感,习惯,需求而言,没有多少太大的约束力。
  于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她不敢,她怕失去这本来就已经很飘渺的想法,他和她,袁青玉和夏文博都只能忘记以后,什么都不去想,尽情的投入到他们久违的爱意中。
  袁青玉抓起了他的手,放到了她自己的骄傲上。
  “来吧,你摸摸它,你要好好的记住它的摸样和感觉!”她近似于疯狂的对夏文博说:“我是你的,这会全部都是你的。”她梦呓般的说着。
  没有伤心,他们也不去想那些伤心,只有此刻的疯狂和激情。
  “文博,文博,我的好文博,你会忘记我吗?你会永远都记住我吗,哪怕有一天我们分手了,你还能记得我吗?”袁青玉剧烈的扭动着,把心中的伤感都甩出了躯体。

  夏文博什么话都没说,他觉得,所有的语言都比不上自己的耕耘,他努力着,这个时候,夏文博就看到了袁青玉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火焰,她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她的样子使夏文博再也把持不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