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8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嘿嘿,嘿嘿”,夏文博发现自己竟然丝毫不以此为耻的笑了,这更是让他哭笑不得,深深自责,纯真的到来让夏文博发现了自己最真实的天真,同时,他也为发现自己心里最深处的纯真而暗自叹息:早干什么去了?

  夏文博想,自己干过挺多坏事,因此有必要受到惩罚,因此袁青玉离开了自己。
  离开的好,离开的对,像自己这样的男人,本不该被女人喜欢的。
  他摇晃着身体,又到了大厅,走到那个长的像袁青玉一样的吧台女孩的身边,对她说:“再给我来一瓶洋酒!”
  “不,大哥,你不能喝了,你已经醉了!”

  “屁话,我一点都没有醉,麻溜的给我拿一瓶!”
  那个长的像袁青玉一样的女孩说:“大哥,你都没办法好好走路了!”
  “哈哈哈,屁话,屁话,我怎么不能走!你看着!”
  夏文博说着话,就走向了酒吧的门口,几个吧员相互对视一下,有一个还从柜台下摸出了一根警棍一样的黑胶皮管子,大概他们感觉这个人准备不付钱就想逃跑了。
  女孩瞪了他们一眼,默默的跟在了夏文博的身后,她不相信一个长的帅,脸上还充满了忧伤的男子会是那样的人。
  夏文博步伐踉跄,但走出了酒吧,当再一次看到头顶那轮和卫生间里看到的一样的月色时,他一下站稳了脚跟,他的眼前又出现了袁青玉那冰雪般绝丽的摸样。
  夏文博哆嗦着手,掏出一烟点上,忽然背后传来那个女孩的声音:“给我一支。”
  夏文博诧异的回头,看到了这个长的和袁青玉有点相像的女孩。
  夏文博递给她烟,问:“你也抽烟?小小姑娘抽什么烟。”
  女孩对夏文博的话嗤之以鼻,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你怎么知道我小,你认识我吗?你熟悉我吗!”

  夏文博‘傻傻的’一笑,竟然无言以对。
  不远处忽然一辆奥迪Q7剧烈的晃动起来,路灯透过法桐树打了下来,昏黄的灯光一块一块的,格外妩媚。
  很明显人家那是车震。
  夏文博醉了,但依旧很坏的说:”你看,那车怎么了。“
  在夏文博的眼里,这些夜场的女子,应该都比较放荡,比较开放,可这个女孩不一样,她看了眼远处的Q7先是一愣,继而大惊小怪道:“呀,地震了,地震了。”
  夏文博再次醉了,他怕她一惊一乍的样子万一把车里颠鸾倒凤的猪脚给吓的软了,就拉住她的手,同时哭笑不得的说:“妹妹,不至于吧,你真的以为是地震不是车震,你不会是装吧。”
  女孩瞪着大眼睛不可理喻的看他,有点生气的说:“我又没经历过,我怎么知道什么是车震。”
  夏文博就靠在了大门的灯柱上,冲她摆摆手,说:“我被你的天真打败了。”
  女孩就哼了一声,说:“你们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认识多少个男人......咳咳咳!”
  寒冷的夜风把夏文博后边句话给吹回了肚子里,冷风一吹,他的酒精又上头了,他整个人都感到软绵绵的,不由自主的出溜到了灯柱下面,还好,他用手搂着灯柱,不至于直接摔到。
  夏文博连续的又吐了好几口,但真的肚子里已经没什么可吐的,他抱着柱子,蹲在地上斜着眼睛看她,蓝色的短裙,黑丝长腿,大白兔似乎在跳动着,齐肩短发带着卷,把微胖的脸蛋衬托的可爱至极,他和奇怪,她怎么不怕冷?
  夏文博喘息着问她:“我说在你们女人眼里,就没有好男人?”
  她说:“有啊,都在电影里,呵呵。”她调皮的笑起来,很潇洒的把烟头弹起来,可是没出一米就落在了地上。
  她有些失落的看着扔掉的烟头说:“哎呀,我怎么不会呢,你们男人把烟头一弹就扔出好远。”
  夏文博努力的起身说:“那你跟我学啊,包教包会。”

  “是不是还得跟师傅睡?”女孩特可爱的看着夏文博。
  她这话把夏文博弄的一时语塞,他前一秒还在感慨她的纯洁,结果没有几分钟她就变样了。
  “不用,不用睡也成!”夏文博松开了搂抱住的那个灯柱,往女孩跟前走去,但只走了两步,他就感到眼冒金星,一片混沌,接着,人往前一斜,直愣愣的扑进了女孩的怀里。
  醒来的时候,夏文博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那个长得很像袁青玉的女孩躺在他脚下,双手紧紧的抱着夏文博那双脚,表情温馨得象在海边散步,瞅着她那表情,夏文博竟然不由自主的为之怦然心动。她这模样象极了袁青玉,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忽然感到自己是真的喝醉了。

  唉,女人在床上时不都这样吗?
  床单让夏文博吐得一塌糊涂,酒味冲天,怎么看怎么象抹布。
  夏文博在床上睁着眼,四下乱看,就是不起来。其实他不是不想起来,而是根本起不来,他的胃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容器,那些酒精正好把这容器都塞得满满的,只要身体一晃动,那酒精就会泼到容器外面发挥出它的作用来。它们准能搅得他把苦胆都吐出来。
  夏文博知道自己酒后那虚弱的德性,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酒后,自己就象大病一场,怎么治都治不好,好在对于醉酒,人体有自然的愈合能力,即使不治几天之后也能完好好初。

  阳光慢慢的移进屋里,一切都明亮起来,夏文博和她之前也开始变得清晰,我们甚至都有些不好意思。
  是呀,任谁躺在抹布上睡觉也都会不好意思的。
  她连呼几声好臭后便放弃了夏文博的臭脚,然后骂他:“你把臭脚伸我怀里干什么?你这家伙的脚怎么还那么大那么臭,几天没洗了?”
  夏文博没想分辩什么,也根本分辩不清,现在这一幕是活生生的,怎么解释都没用。
  他说:“对不起,你是那个酒吧的收银员吧?我喝高了,起不来了,你让我再躺会儿吧。”
  她瞪他一眼,说:“你身子怎么那么虚,一天都干什么了?”
  夏文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只好摇头。

  很早之前夏文博就对生活中的虚假感到厌恶,他讨厌那些华丽光艳的东西在自己眼光晃动,它们华丽的外表在自己眼里却是鲜血淋淋的。可是夏文博又不能完全抛弃它们,想要在这个世界生存,只得容忍,容忍赤裸裸的生活,也容忍那些赤裸裸的虚伪。
  生活的美好大多是装饰出来的。阳光下,一切都是明艳而美好的。于是人们活得快乐而健康。等天黑了,夜深了,一切都消退了,人们又依然快乐的去做着阴暗的事。
  没有了阳光,没有了明亮,阴暗也就成了自然。
  夏文博在那张已经睡了一夜又被吐得脏乎乎的床上继续睡去,床上的怪味丝毫没有打扰他,他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气味。
  他睡到中午才起床,之后到洗手间洗了把脸。

  这个女孩的化妆品很多,摆了一屋子,眼瞅着那一堆瓶瓶罐罐,夏文博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于是干脆什么也不用,就弄点自来水简单的洗了一把脸,漱了一下口。在漱口的过程中夏文博听到了肚子因饥饿而发出的惨叫声,这时正好看到厅里的桌子上有包饼干,已经开了口,夏文博没有客气,连人家的床都睡了,还在乎一点点饼干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