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8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婆丝丝的笑了:“老卢,你可是老当益壮呢!”
  说着,说着,老婆就加大了动作,脸色也变的红彤彤的了,呼吸也不断的加快。
  卢书记心里那个担忧啊,他感觉到,直接这会根本都起不来,他只能不断的退缩,先是护着裤衩的腰带不肯解裤杈,后来干脆直接扳开老婆的手,不让她乱动。
  这对老婆来说是很严重的,她由最初的兴奋,逐渐的转变成了失望和愤慨,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卢书记:“咋啦,看不上我了,和我没味道了是吧?”
  “不是,不是啊,我真的最近很累!”

  “屁话,再累也不至于半个多月回来一趟还不交公粮的,那你让我吃什么!快点,麻溜的自己脱了。”
  “你这人,你这人,不能忍忍啊,明天早上行不!”这时候的卢书记都有点带着哭腔了,他继续的躲闪,直到老婆气急了,用手‘啪啪’地打枕头,两坨肉忽悠忽悠的狂抖着,卢书记依旧决不答应,吧自己窝在杯子里,吠吠的气喘着。
  老婆直接气的跳下了床:“你果然看不上我了,那好,我们分开睡!”
  老婆动了一动,她早已换了睡衣,是白红黑三色图案的,亮白的丝纱料子,大开领,胸口上两点艳红点缀,下腹部一朵黑玫瑰盛开。
  卢书记看着老婆,有点可怜兮兮的说:“你闹啥啊,不就是一个晚上吗,明天一早给你交粮还不成啊!”
  “我现在就要!”
  卢书记的老婆有一张白里藏血丝的大脸,大脸上有两条黑线纹眉,嘴唇上反倒密匝匝的比眉毛还显,她不敢拔,自然也不能刮,她就重用粉底霜,再用红唇膏往宽里涂抹,红百黑三色集中在脸上,这样的脸在灯光里就显得格外灿烂。
  她继续对卢书记说:“今晚上你要是不让它起来,我们就分居!”
  后来老婆就抓住他的那里,又是拍打又是摇晃,嗷嗷地叫着要他发威,还要他睁开眼睛看着,他在老婆的吆喝下换了几种姿势,结果越换姿势越无力,他老婆是烈火难消,晚上也不好再亮嗓子发脾气,便照着卢书记裆里踢了一脚,转身出了卧室,一个人打开电视,在沙发上坐了半夜。
  同样的县城里,同样的夜色,夏文博却正孤独的坐在一个咖啡馆喝着咖啡,他并不喜欢咖啡,他总觉得和咖啡既不解渴,也不算享受,解渴不如白开水,享受不如铁观音,但他还是来了,他知道袁青玉喜欢这样的环境,所以,他一个人吃完了晚饭,就一直坐在这里给袁青玉打电话。
  电话一直响着,但袁青玉却没有接。

  夏文博想,也许她实在开会,也许他是在应酬,也许她的手机忘在了办公室?
  但不管有多少合理的解释,夏文博依旧感到都不可信,他继续一次次的拨打电话,发着短消息,他希望奇迹突然的出现。
  时间流走了,夜色更深了,咖啡厅里的顾客也来越少了。
  但夏文博还是不想离开,他几乎有点迷恋上吧台那个收银小妹妹了,因为这个小妹妹的长相酷似袁青玉,夏文博也就在和第四杯咖啡了,他喜欢看她那高高的样子,喜欢她瘦瘦的样子,喜欢她长发飘飘的样子。
  每每专拣看到她,夏文博就发现自己竟然会怦然心动。
  然后,夏文博就会问自己:“袁青玉!你到哪儿去了?”
  每到这时候,夏文博就会清醒的发现自己这种思维简直就是变态。
  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爱上了袁青玉?
  这听起来显然不合理,不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从一开始,袁青玉和夏文博的关系一直都定位在相互利用和相互防范中,但眼前的情况似乎已经演绎成了另一种味道,自己难道真的说个很傻的男人吗?袁青玉这么值得自己去爱?
  于是夏文博不得不产生一种强烈的徒劳感,他总在这没完没了的徒劳中否定自己,然后再挺自己。
  问完这问题之后,夏文博就恨不得再抽自己几个大嘴巴,这他妈的都是些什么事?他不停的问自己,直到把自己问得哑口无言。
  夏文博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猛地,电话响了,夏文博一把抓起电话。

  袁青玉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她说:“我刚才睡着了!”
  夏文博说:“你一直在家?”
  夏文博很难相信袁青玉会应为睡觉而听不到电话,他们在一起住过,袁青玉是一个睡觉很惊醒的人。
  袁青玉的声音忽的透出几分似是而非呜咽,她说:“夏文博,你是不是魔鬼,为什么我怎么也没法忘记你!”
  夏文博心里一动,说:“你为什么要忘记我?”
  她问:“应为......你喜欢我吗?”
  夏文博说:“是,一直都喜欢。”
  袁青玉说:“你当真喜欢我?可你知不知道,我其实一直都在利用你。”
  夏文博说:“是,我知道。”
  袁青玉说:“知道你还喜欢我。”
  夏文博说:“是的,这个世界,被利用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袁青玉说:“夏文博,我真不知道是你傻,还是我傻!”
  夏文博说:“也许我们两人都傻!”
  袁青玉沉默了一阵,然后电话断了,夏文博又等了一会儿,以为她能再打来,但她没有,夏文博默默的合上了电话,他知道,袁青玉正在徘徊中,她大概想结束和自己的这段关系,也许是她误会了自己,也许是她想要一种新的生活,也许是自己和她的缘分已经走到了尽头。

  夏文博痴痴的想着,他很奇怪的是,自己却没有太多的惊慌和悲伤,起初他以为是自己对袁青玉的感情还不算深厚,后来他才发觉,自己根本都在否定和排斥着袁青玉会离开自己。
  这大概是基于一种对自己过于强大的自信!
  但这样的自信在时间的消磨中逐渐的丧失,袁青玉的电话再也没有打来,他给袁青玉连续的拨打了好几次电话,像整个晚上一样,袁青玉根本都不去接听。
  到了此刻,夏文博才真的有点惶然和沮丧了......。

  他开始不要咖啡要洋酒了,他要了一瓶俄罗斯的ak47,他差不多没什么耽误,就喝掉了一瓶,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起来,他冲向了卫生间,一直吐,疯狂的吐,连苦胆都要吐出来,肚子里全空了,没什么可吐的,这时夏文博的精神居然开始振奋起来。
  已经很久没看到如此美丽的月色了,万万没想到它竟然是这么明媚。夏文博站在卫生间的房子窗前,看着月光无限柔美的泻进卫生间,忽然间感慨万千,如果袁青玉也站在这屋里,如果她与自己一起享受着月光的抚摸,那将是怎么一种情形?
  应该算是温馨了吧?应该算是幸福了吧?应该算是人生最大的快乐了吧?
  忽然间,夏文博发现自己竟然是这样没出息,点点虚幻的生活片段就能让自己满足得一塌糊涂,他茫然不知所措,后来发现,这里不过是卫生间,袁青玉又怎么会和自己一起站在卫生间里看月色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