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8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你也看到了,这农药是液体的,液体到胃里的吸收程度要比固体快多了,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吸收了多少?”汪翠兰也焦虑的说道。
  夏文博问道:“他们的状态看起来还行?是不是代表吸收的很少?”
  “不一定,一样的药量,个人体质不同,反应也不同,但一般来说,农药中毒会伴着口腔里有剧烈的农药味,中毒者多发生,头晕、头痛、呕吐、一般来说,瞳孔会缩小,还伴有多汗、腹痛、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
  显然,汪翠兰在处理这样的情况上比夏文博更在行。
  夏文博时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可是这药很奇怪,没有日期也没有生产厂家,而且打开瓶子后居然连点味道都没有,他们俩人是你们来了后催吐后才吐的吧?”汪翠兰问道。
  “嗯,我想能吐出来多少是多少!”夏文博答道。

  “我看了,他们俩的一点症状都没有!应该问题不大,但保险起见,咱还是等乡卫生所的医生来吧!”汪翠兰说道。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左右,卫生所的医生来了,这俩人被扶上了车,夏文博和汪翠兰肯定是要跟着的,其他海支书也带着两个村干部,跟了过去,一路上夏文博都在担心这牛老爹和他媳妇的安危。
  汪翠兰呢,邹着眉头,以她心中对这农药的了解,以及她参与处理过的抢救经历,正常来说,这种农药都伴随着剧烈的味道,或臭的可以,或伴着芳香剂,芳香扑鼻。
  但她却没有发现这些问题,汪翠兰就很疑惑了。
  把人送到了医院,大夫也很紧张,又是抽血又是洗胃,但最后竟然得出的结论是没事儿,这到奇怪了。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这俩人肯定是得留院观察一夜的,汪翠兰和大夫都认识,带着药瓶子上楼找地方化验去了,想弄清农药的成分,有备无患。
  夏文博在病房里等着,那牛老爹和他媳妇也真是俩活宝儿,前一段儿还分分钟的自杀喝药的,现在可倒好,俩人睡的跟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见没啥事儿,海支书说自己守着这里,让夏文博回去。
  夏文博看看问题不算太大,也准备离开,汪翠兰来到病房。
  夏文博站住脚,问:“汪乡长,那药,药性烈吗?”
  “她麻痹!是h2o!”汪翠兰答道。

  牛老爹和他媳妇这个时候也醒了,一听什么洋文的马上紧张了起来,牛老爹哆嗦的问道:“汪乡长,会不会有啥后遗症啊?”
  “你们喝的时候怎么不合计呢?”汪翠兰反问。
  夏文博这个时候一脸的黑线,我草,什么h2o,那不就是水吗?合着这俩人喝的是假药啊,夏文博偷偷骂道,真他妈的害的老子虚惊一场,不过他决定不给牛老爹他们解释,得好好惩罚下这冲动的两口子。
  “牛老爹,你俩到底有啥想不开的,还弄的喝药了?”汪翠兰好奇的问道。
  “唉,猪油蒙心了!”牛老爹说道。
  “我们家老大要结婚,今年正赶上二丫头上高中,这一时间家里钱就紧了起来,他爸说啥也不让二丫头继续念书了,我这一气之下就......”牛老爹媳妇哭道。
  “就是再怎么的,你也不能拿这玩意喝着玩啊,啥事咱不能解决?”夏文博叹道。
  “再说了,二娃,就我知道的,你家大棚也不少挣啊,就算娃子结婚,也不至于让二丫没书读啊,你们这钱都花哪去了?”夏文博接着问道。
  牛老爹支支吾吾不吱声,他媳妇冷哼了一声说道:“老大回来说跟人做买卖,往农村卖农药,结果让人骗了,就拿回来一箱子这玩意儿,眼下跟丈母娘那边交代不了了,就回来撺掇他爸,说啥也得把二丫的学费要走了,我这没有老脸对二丫儿啊!”
  牛老爹低下了头,夏文博问道:“这农药就是你家老大弄回来的?”

  “嗯,就这些个东西换走了俺一万多块钱!”牛老爹痛苦的说道。
  “行,我现在告诉你们啊,这里面根本不是农药,是水,你们被骗了,不过也还在被骗了,不然真农药的话神仙也救不了你们!”夏文博冷哼。
  “啥?是水?”牛老爹愣住了。
  “怎么可能?”牛老爹媳妇也吃惊道。
  “行了,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既然没啥事儿,收拾收拾回去吧!”夏文博没好气的说道。

  汪翠兰也很有气,冷冰冰的说了几句责备的话,一转身走了。
  夏文博开始训斥牛老爹夫妇:“牛老爹,你们两口子认识到错误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肯定不会了!”牛老爹说道。
  牛老爹媳妇也跟着点头,夏文博不饶的说道:“先把自己的错处说出来吧!”
  牛老爹毕竟比夏文博的岁数大了很多,说时候他大儿子跟夏文博的岁数相仿,他都够夏文博的父亲的辈分了,可是夏文博是乡长,东岭乡的带头人,他就是再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也不敢违逆夏文博,没办法低着头说道:
  “俺重男轻女,把家里的东西够给了儿子,还让闺女退学!夏乡长,不过俺知道错了,以后肯定不会了,回头,我就是和村里人借钱,也让闺女把书念完,肯定不能让她受苦了!”
  “嗯,牛嫂!你呢?”夏文博问道。
  “啊?还有俺啊?”牛嫂子忸怩着不好意思说。

  “你觉得你做的对吗?”夏文博的声音大了起来。
  “俺,俺真不对,再不满意他,也不能冲动,这要是真农药,咱命就回不来了,还有啥比命重要啊,俺是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牛嫂的眼圈有些红了。
  “行,你们都说完了,那我说说吧,我气的,不是你们偏着老大,也不是你们重男轻女,而是你们因为这么点事儿就去寻死觅活的,还有,我是东岭乡的乡长,你们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们遇到了难处为啥不找我商量?你们这样将我置于何地?是看不起我吗?”夏文博问道。
  “不是的,哪能啊,怎么能?”牛老爹急了。
  “哎呀,夏乡长你这话折煞俺们了!”牛老爹媳妇也急了。
  “行了,既然人没事儿,你们也吓的不轻,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责任我就不追究了,至于你们家老大结婚嘛,你们把二丫的学费扣下也应该够了吧,那二丫的学费你们可以到信用社贷一点款,这个助学基金贷款是有政策的,以后二丫能挣钱了慢慢还!”夏文博说道。
  “啊,真的啊?那回头让二丫儿给你立个字据!”牛老爹惊喜的说道。

  “呵呵,不是给我立字据,是到信用社贷款,不过我可以给他们主任打个电话,到时候你们过去办,嗯,但是今天这事儿你们也要跟你们家老大说出来,让他承担一部分责任,做了错事儿,总找父母擦屁股!算什么男人!”
  “嗯,得和他说!”牛老爹媳妇说道。
  “没啥事了!我先走了,这让你们折腾的啊,哎!”夏文博摇着头,一面说,一面离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