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8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甚至,他们的内部也发生了意见的分歧,有人认为夏文博讲的很有道理,企业只要发展好了,大家才能稳定的生活,哪像现在,三天两头放下家里的事情,到处告状,到处碰壁,还有可能被抓进大牢。
  当然,还有的人认为这样的措施难解燃眉之急,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有人承包和购买,不如闹一闹,闹点钱在手上稳当。
  瞅准了他们的心理,夏文博也适当的中间起到一点点的煽风点火作用,比如他听到某一个对自己观点有利的发言,他就会连连点头,摆出一副相见恨晚,知音难觅的表情,这毋庸置疑的就会助涨了那个发言者的信心和认同感,他的声音更大了,他和别人吵的时候,他的底气更足了。
  往往,夏文博最后都会很露骨的对这个人表示自己的赞同,当然不是嘴上,他可以适时的给人家扔过去一支烟,递过去一个笑容。
  当事态的演变逐渐达到了夏文博想要的那个阶段后,夏文博做出了自己的总结发言。
  他说:“好了,我想你们也知道,乡政府现在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什么时候有,我不知道,连我自己的工资,现在都在拖着,你们想想,就算来一点钱,是先给你们,还是先保证乡政府所有干部的工资呢!所有啊,你们现在就是杀了我,也是没用的,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杀我,我努力的帮你们联系承包和购买商,让你们尽快的恢复工作!”

  夏文博的话换来了一些人的笑声,杀人!他们当然是不会干的!
  “好了,我也不急于让你们现在就做出决定,这样,你们回去好好的商量一下,要是感觉我的建议可行,你们安排王柱子到我这里来回个话,我就好开始为你们张罗,要是不同意,那就只能继续等,你们要上丨访丨也罢,要闹事也罢,反正我也制止不了,随便你们了!”
  这些人开始交头接耳,相互商量。
  夏文博却摸摸肚子,对徐主任说:“哎呀可惜了,今天中午听说有肉,我们没吃上,这会肚子都饿了。你们饿吗!”
  “饿!”汪翠兰也摸着肚子,不过她的肚子有点圆。

  夏文博就笑了,说:“汪乡长少吃一顿也没事的!”
  汪翠兰立马一瞪眼:“夏乡长,你这人会聊天吧?不和你说话了!”
  “哈哈哈!”徐主任和夏文博都笑了。
  他们这里说吃的,王柱子等人也是肚子咕咕的响,还冷的难受,大伙最后商议一下,也只好按夏文博说的那样,先回去协商,不然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把乡政府砸了吧!
  终于,胜利来到了夏文博这面,工友们可是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到了这个时候,夏文博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松了一口气。
  会议室里只剩下乡政府的同事了。
  “夏乡长,你今天请客!”

  也不知道是办公室那个小子喊了一声,夏文博就成了冤大头,被大家挟制着,一下涌进了乡政府外面的一家小饭店,乱七八糟的做了十几个人,一顿猛吃啊,夏文博的三百多元钱就这样化为乌有,一去不复返了。
  心疼的夏文博,一路走,一路都在嘀咕着:“我好心为乡政府解决了难题,最后我咋成了受害者。”
  “嘿嘿,谁让你是乡长呢,总不能让我们请客吧!”办公室小陈嘻嘻的笑着说。
  “是啊,是啊,我们可都是给乡长服务的!”又一个女孩说。
  汪翠兰一面剔这牙里的肉丝,一面冷哼一声:“这丫头,说说,你咋为夏乡长服务的,用的是什么姿势!”
  “轰!”所有人都笑了。
  那个女孩羞红了脸,说汪乡长是个女流氓,自己还是个小姑娘,都没谈过恋爱呢。
  于是,有人就说干脆和夏文博谈好了!

  弄得夏文博都不好意思,只能嘿嘿的傻笑。
  当回到办公室,夏文博刚准备洗把脸,休息一下,却听的外面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喊道:
  “夏乡长,夏乡长,不好了,出事儿了!”
  夏文博就站在院子里,他几步就走了出去说道:

  “什么事儿啊?”
  “五组牛老爹的媳妇喝药了!”来人是办公室的一个年轻大学生干部。
  “什么?等一下!”夏文博掏出手机就打给了汪翠兰。
  可是汪翠兰怎么也不接,夏文博是真急了,反正乡政府和五组距离也不远,他只好撒丫子往楼下跑。
  夏文博只比汪翠兰她们早进门几分钟,他进去之后就看牛老爹抱着个农药瓶子,牛老爹媳妇眼睛睁的大大的在炕上躺着,旁边还有两个邻居,当然还有海支书,见夏文博来了,牛老爹动了动,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夏乡长,这两口子都,都喝了农药了!”东岭村的村支书老海磕磕碰碰的说。
  夏文博看了眼牛老爹抱着的瓶子,上面写着‘敌全灭’三个字,这是一种杀害虫的农药,后来乡政府坚决制止使用这种农药,主要是这个农药的毒性太大,会有副作用,危害性太大,但农村很多人还是喜欢使用这种药,说这个杀虫的效果很好。
  这药的威力夏文博是知道的,夏文博看着牛老爹问:“你媳妇她喝了多少?”
  “一瓶?”牛老爹老实的回答道。
  “你呢?”夏文博问道。
  “一瓶!”牛老爹说道。
  “你们俩是他妈吃饱了撑得啊!”夏文博郁闷了,但对农药这样的情况,夏文博真还不太处理。
  他只能抓住牛老爹的胳膊,一只手在他后背上拍着,拍了几下,牛老爹‘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见夏文博用这方法,海支书也没闲着,直接把牛老爹媳妇拉了起来,不过他没有拍,而是把手指头抠到牛老爹媳妇的嗓子眼儿,牛老爹媳妇没多久也吐了出来。
  汪翠兰进屋的时候,夏文博正扶着牛老爹,牛老爹和他媳妇都在吐,一屋子的狼藉,酸味熏天。汪翠兰进屋第一件事儿是捡起农药瓶子,问道:
  “叫卫生所了吗?”
  “已经叫了,不过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海支书答道。
  汪翠兰马上扒开牛老爹的眼睛看看,问道:“有恶心、头晕的症状吗?”
  同时汪翠兰又伸手到牛老爹的衣服里面摸了一把,看的一屋子人眼睛都直了,汪翠兰搓了下手指头,说道:“没有汗!”
  又凑到牛老爹的嘴边闻了闻,按了几下牛老爹的胸腔问道:“有没有胸闷?”
  “没,就是胃痛!”牛老爹说道。
  “肚子疼吗?”汪翠兰问道。
  “不疼,也不是胃里疼,是外面!”牛老爹说道。
  “我刚才拍他后背,他吐了!”夏文博补充道。
  汪翠兰看一眼夏文博说:“夏乡长,他口腔里的农药味我闻不到,农药瓶子里也没有什么味道,是不是过期了的?”
  说着还检查着瓶子上的生产日期,后来发现没有,接着又用同样的方法去询问牛老爹媳妇,还把牛老爹媳妇后背的衣服撩了起来,观察皮肤的颜色,都检查完了,汪翠兰又去闻牛老爹媳妇的那个农药瓶子,最后摇了摇头。

  “现在只有等了!”汪翠兰说道。
  “没有其他方法吗?”夏文博焦急的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