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738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哥,这么有年份的东西,你就这么随便给扔在这里了?”
  一进屋方逸就看到了那张木床上放着的一本册子,册子是线装本的,颜色有些泛黄,但是目测上去就像是有年头的东西,而彭斌则是很粗暴的给扔在了床上,有一些页面都被反折了过来。
  “有年份有什么用?又不是修炼的功法……”彭斌没好气的说道:“我看泰国的那些和尚也都有毛病,这破笔记也当成宝贝一样供着,奶奶的,早知道我就取另外两本书了……”
  彭斌是在触发了警报之后,又返回到藏经阁里取的这本笔记,由于几本书和那舍利都是用防弹玻璃罩给防护起来的,那么短的时间里彭斌能破开一个就不错了,根本就没时间去查看里面的内容。
  “嗯?这是梵文吧,我看不懂。”方逸拿着笔记走出了木屋,凑在屋外的油灯下翻看看了一眼,顿时摇了摇头,上面尽是些蝌蚪般的文字,方逸却是连一个字都不认识。
  “是梵文,那寺庙里大多都是些梵文的书籍……”
  彭斌点了点头,一脸得意的说道:“现在这世上除了印度一些老僧人之外,认识这文字的人可是不多了,我估计就是那寺庙里的人也不一定认识。”
  别看彭斌不爱读书学习,但他却是一个很有语言文字天赋的人,他当年从国外留学回来之后,曾经在印度一个寺庙里苦修过一年学习印度的古瑜伽之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彭斌跟着一位老僧人学会古印度的梵语。
  “大哥,这里面写的是什么内容?有没有提到过什么人名?”

  方逸没有轻看这本笔记,他在国内的时候看过不少道家先贤们闲暇留下的手记,虽然很少有涉及到修炼的东西,但里面的一些思想和意境,对方逸帮助还是很大的,他也不知道老道士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东西。
  “都是些吃喝拉撒的事情,我就看过几页……”
  彭斌一脸不在乎的将笔记本从方逸手里拿了过去,翻了几页之后,指着上面的一段文字,说道:“有人名,不过名字有点娘们,叫什么婆托,奶奶的,拿出来几天,这本子上的字都变得有些模糊了……”
  彭斌并不知道,这本笔记,存在的时间已经超过五百年了,如果不是泰国皇室专门对其做了防腐防风化的处理,恐怕在彭斌刚一拿出来的时候就会变成灰烬,但就算如此,笔记本也在沾染到氧气之后,在不断的损毁着。

  “婆托?是……是龙婆托吧?大哥,你看看,这个笔记本是不是龙婆托留下来的?”
  听到彭斌口中说出来的那两个字,方逸不由愣了一下,就在前几天的时候他还和胡立志讨论着有关于泰国国师龙婆托的传说,没想到龙婆托的笔记竟然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好像是,这个名字出现的不多,大多都是用第一人称写的。”
  看到方逸一脸慎重的样子,彭斌又拿着笔记本翻看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说道:“没错,是龙婆托,兄弟你认识这个人?他很有名吗?”

  “大哥,你在泰国呆了那么多年,竟然不知道龙婆托?”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一阵无语,在泰国,龙婆托几乎已经被神化了,有很多寺庙里都供奉着他的雕像,彭斌居然对此一无所知,方逸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我好像听过这名字,不过忘掉了……”彭斌用左手揉了下眉心,他也记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儿熟悉,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龙婆托是泰国的第一任国师,是位大能力者……”
  方逸的脸色很是凝重,当初他曾经和师父讨论过龙婆托这个人,按照师父的说法,这人是真是存在的,而且是佛教大能,其修为最起码也达到了金身菩萨的境界,相对应到道家,那就是炼神反虚的修为了。
  “泰国的国师?”
  听到方逸的话后,彭斌如梦方醒,连连点头道:“没错,我好像听人说过,泰国以前有个国师就叫龙婆托,不过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难道这本笔记就是他留下来的?”
  彭斌虽然生活在缅甸和泰国这两个信奉佛教的国家里,但他本人是没有什么信仰的,是以对这些并不是很关注,直到方逸提起他才想了起来。
  “没错,就是那个龙婆托,大哥,这人不简单……”方逸指了指彭斌手上的笔记本,说道:“大哥,你帮我翻译一下,最好翻译的仔细一点,我想知道这里面都写了些什么?”
  “你确定?”彭斌抬头看了方逸一眼,口中说道:“这里面记得都是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连每日里吃了什么都有,你了解这些做什么?”
  “能被泰国皇室当宝贝一样收藏起来的东西,肯定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的。”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你就帮我解说吧,说的越详细越好。”
  “嘿,也就是遇到了我,换一个人都没能力帮你翻译这玩意儿……”
  听到方逸的话,彭斌有些自得的说道:“这上面的古梵语文字,就是在印度都没几个人认识了,我估计泰国那边也不知道里面记得是什么,这才当成宝贝一样给收起来的。”
  彭斌这话倒不是在吹嘘,文明发展到了现在,遗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语言和文字也不知道有多少,像是这本笔记本上的文字,全世界能将其解读出来的人,恐怕也不超过三个了,其中还要包括彭斌在内。
  “大哥,你先翻译吧……”方逸开口打断了彭斌的话。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什么好说的呢。”
  彭斌翻开了笔记本,说道:“这第一页是说龙婆托从家乡出来,去到了印度,感受到了佛法的弘大,还有,他中午吃了一个用黑面做的面团……”
  龙婆托的这本笔记,记载的事情的确正如彭斌所说的那样,非常的繁琐,里面不乏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时候在行路间遇到了什么人,龙婆托也都不厌其烦的给记载了下来。
  这本笔记的时间跨度也很长,是由龙婆托十来岁一直记载到了他的中年,在笔记的后半段,则是出现了一些龙婆托修炼时的心得记录,不过这些记录看在彭斌眼里,却有点神乎其神了。
  “嗯?这神棍说他能神游物外,看得到一公里之外发生的事情,这不是在吹牛吗?”
  彭斌指着一段文字嚷嚷了起来,他虽然相信人身是可以进化的,但却是个无神论者,看到龙婆托的这段话后,不由撇了撇嘴,说道:“佛门的这些人,就是喜欢吹嘘卖弄,这都是蒙骗那些信徒的吧?”
  彭斌见过不少笃信佛教的人,那些人整天吃斋念佛日行一善,但彭斌却是没见佛祖保佑过他们,该贫穷的一辈子都很贫穷,该倒霉的一样倒霉,与其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彭斌更相信自己一双手打下来的天下。
  “神游物外?大哥,你把这一段解说的详细一些……”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却是面色一变,谓形体不动而心神向往,如亲游其境,以精神相交,这可是道家炼神反虚时才能达到的境界,他没想到龙婆托在中年的时候,就已经有如此修为了。
  日期:2017-02-18 18: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