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1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杂毛小道说能不知道么,怒气冲冲地跑过来,一边愤慨无比,一边又小心翼翼地旁敲侧击,想着套王明父亲的话呢。
  陆左说然后呢?
  杂毛小道说看得出来,上面对我们到底还是满腹意见,想要借机敲打我们,让我们听话一些——既然他们这么没诚意,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呗。
  他之前的时候,火急火燎地跟着王洪武跑到京都去,满腔热血,而现在却显得有一些意志消沉。
  我虽然不明白在京都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内部的掣肘定然是让他心力交瘁。
  陆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淡定些,罗马不是一天就建成的,食肉者鄙,那帮人总想着拿捏咱们,总是放不下身段来跟我们平起平坐,那就让他们端着架子吧——走、走,我们去吃点东西,我跟你说,天池寨这儿的铁锅炖鱼和人参鸡汤真的还不错,先填些肚子去。
  我们去天池寨的食堂吃饭,给安排了一个小包厢,吃到一半的时候,王明找了过来,跟他一起的,还有他父亲王洪武。
  比起之前,此刻的王洪武有些憔悴,胡子也没有打理,冒出青茬来。
  他露面之后,跟我们喝了杯酒,然后就离开了。

  可以看得出来,王钊的死,对他来说还是十分巨大的打击,而接下来的扯皮和收尾工作,更是让他精力交瘁。
  王明告诉我,东西都准备齐了,随时可以离开。
  我担心陈老大在那洞子里等得焦急,于是便说不然就立刻出发,王明按着我的肩膀,说不急,吃晚饭再走。
  吃过了饭,我们便撤离了天池寨,同行的不但有王明,陆左、杂毛小道和其余人也都一起离开。
  大家显然都对王钊留下的东西来了兴趣。
  结果我们这般离开,没走出多远,就有人过来追我们,听到后面的呼喊声,我们都停下了脚步,回头过去,却见一个跟着孙老一起的中年人带着几个中山装跑了过来,问杂毛小道是不是准备撤离了。
  杂毛小道瞧见他们一脸忐忑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他说对呀,请帮忙转告一下孙老,让他自己个儿玩吧,我们不奉陪了。
  杂毛小道带着我们潇洒离去,留下这几个人在风中一阵凌乱。
  他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一个负责任的掌舵者。
  走了一段路,陆左笑了,说老萧,你这样子,肯定得给孙英雄那老东西上眼药,不知道给你打多少个小报告呢。
  杂毛小道显得无比的豁达,微笑,露出一口白牙来。
  他眯眼说道:“强扭的瓜不甜,上面既然拿孙英雄这么一个东西来试探我们,那就让他们看看咱们的态度——三十四层剑主肯定是要消灭的,这是我们的想法,也是上面的想法,所以现在冲锋陷阵的孙英雄在不久之后,肯定会变成一个弃子,用来填补我们心头的愤怒。”
  陈老大笑了,说这个老不休,许久不见,当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而且自以为是个油滑的老油条,实则愚不可及,完全一傻波伊。

  两人这般一说,大家都显得轻松起来,而陈老大则看向了王明,说你们真的想好了离开?
  王明苦笑,说是真的,不过不是我们,而是天池寨的大部分人——事实上,我爷爷当初是被逐出天池寨的,所以我父亲和我从小就生活在江阴,对于天池寨并无感情,我父亲之所以坚守,一是为了我老弟赎罪,而来也是想要对得起王红旗的知遇之恩,现在既然天池寨的人都决定离开,他也是无可奈何。
  唉……
  王明有一句话没有讲出来,那就是对于天池寨的人来说,他们父子俩,永远都是外人。

  这一点,不管在王钊死之前,还是死之后,都是注定的,无法改变。
  我在天池寨这儿待了并不久,但是却能够感觉得出那些人的态度,或者说危急时刻,他们对于王明和他父亲有一些依赖性,但只要是稍微有一点儿转机,他们第一个的想法,就是对这父子俩的打击。
  这一点,从那个什么六爷、九爷的行为就能够瞧得出来。
  至于那些人的头儿五爷,心中到底怎么想,谁也不知道。
  现如今王钊已死,王洪武心头的执念想必也消解了许多,与其继续在这里卖命,不如随波逐流地离开,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是天池寨内部的变化,无论中央调查组的负责人是谁,都无法改变这样的结果。
  但如果天池寨的这伙老少爷们真的撤离了,就会打乱上面的节奏和步调,而作为调查组的领导,孙老就会来背起这一个锅,这是无可置疑的,而这件事情的后果其实很严重,孙老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着急忙慌地派人过来确认我们离开的事情。
  估计现在的他已经急得跳脚了,而随后天池寨的撤离,必将会给他最沉重的一次打击,那个时候,他才会慌了手脚,将底牌给拿出来。
  不过不管他拿出什么底牌,我们都不会感兴趣。
  我们的确是想要合作,但绝对不会向这人妥协,也不会以屈服的方式,与上面达成某种交易去。
  爱弄不弄,关我屁事。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们在夜里抵达了那秘密通道的入口,在经过小心翼翼的查探之后,我们终于摸进了洞子里去。

  一路往前走,随后有亮光浮现,我们走过去,瞧见陈老大还在打量着墙壁上的痕迹。
  他的脸色严肃得吓人。
  陆左和杂毛小道上前打招呼,陈老大方才从那世界之中拔出来,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开口一句话,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墙上的文字和符号,夹杂着大量物理、化学和高数微积分的知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语言和格式,有的是本来已经存在的,有的则是王钊自己创造的,想要从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和公式里面读出有用的东西,实在是太难了。
  这些东西陈老大或许知道一些,但更多的也是一头雾水,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从这些乱七八糟、鬼画符一般的玩意里面,发现出好货来的。
  简单地交流之后,陈老大问我们东西带来没有。
  王明取下了脖子那儿挂着的单反,还有专业的补光灯以及其他器材,而我则拿出了那些拓印的纸张来,陈老大简单地点了数,然后笑了,说不错,够了。
  在忙之前,陆左等人也开始简单浏览一番,这些会稍微耽搁一些时间,不过陈老大却并不介意,他甚至还拉着杂毛小道,指着某一片墙壁说些什么——他讲的,仿佛是道经《登真隐诀》里面的内容,但我听了一会儿,却又是一头雾水。
  而陆左和王明则是随意浏览,我着重打量了一下王明的表情,发现他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