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55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者顿了顿,说道:“办法倒是有,不过有些麻烦。”
  我问他如何麻烦,他说需要重新向地府说明情况,撤消对韩诚的处罚。但是如此一来,他肯定要受到责问。言外之意,就是希望我能给他些弥补。
  我心想,地府阴差想要的无非是烧些纸钱元宝什么的,便说如果他愿意帮忙,回去后一定多烧些冥钱给他。
  “钱财乃身外之物,在地府也是如此。”老者换了副笑脸道:“如果小兄弟有心,日后有机会麻烦跟陆爷带个话,我柯承公有一曾孙在阳间……”

  日期:2017-05-07 16:09:09
  我算是听明白了,这老家伙叫柯承公,在阳间有个曾孙做了不少好事,希望我给陆判官说说,把他曾孙的功德换成后代的阳寿。
  一个人的功德,可以给亲人和后代兑换成或福或寿或禄,但是具体得由陆判官来审定。柯承公的这个要求不算过分,我当即应承下来。
  “如此便有劳了……”柯承公高兴得朝我深深一鞠躬,脸上绽开了花,“至于韩诚的事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会搞定。”
  柯承公带着阴差走后,韩诚惨白的脸才舒展开来。虽然恢复阳身阴差的身份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至少命是保住了。
  原以为我刚刚帮了他,这会儿对我的态度应该要好些。不料这家伙还是一副臭嘴脸,对我不理不睬的,后面还干脆将被子蒙住头。
  我本想痛骂他一顿的,转念想想他刚刚失去徐玉,心情也不好受,便作罢离开了医院。
  回到宿舍,我想起白灵有两天都没来公司了,也没跟我联系,便给她打了电话。

  日期:2017-05-07 16:09:21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问我这么晚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说没有,只是几天没见到她心里想得慌。这次她没有像以前那样跟我嘻闹,而是沉默起来。
  “怎么啦?”我问,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她轻声说没事,这两天感冒了,有些不舒服。我问她在哪,现在去找她。
  “我没在宿舍,回家来了。放心吧,我没事。”白灵安慰我说道,然后匆匆挂上电话。
  第二天一早,马居易到公司找我,谢我帮了韩诚。我说不用客气,不过有些事情我想跟他聊聊。
  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我把进公司后,心中的疑问全都说了出来。
  “你不会以为我知道这些吧?我来这里不久,满打满算还不到一个月。”马居易的回答让我失望,但他的表情不像是在骗我。
  日期:2017-05-07 16:14:33
  顿了顿,他接着又说:“这里有问题是肯定的,其实我进来,也是为了和韩诚一起查明此事,这是地府交给我们的任务。具体情况,韩诚应该知道一些,到时候你问问他吧。”
  我呵呵了两声,说算了,就他那脾气,让我现在都有些后悔帮他了。
  马居易颇为地奈的摇摇头,拍着我肩头说:“给他些时间吧,我想他会告诉你的……”
  我说也只能这样了,希望那家伙不要让我等太久,因为我没有太多的时间。
  “你总算回来了,出门连手机都不带,真是服了你。”一跨进人事部的门口,镇丽就跳到我跟前,“白总裁打了你十几个电话,我都急死了……后来怕她找你有什么急事,就帮你接了……”
  我忙抓住镇丽的胳膊,问她白灵是不是有什么事?
  镇丽噗哧一笑,轻轻挣脱我的手:“你别这样激动行不行,白总裁找你,就是让你去她办公室帮忙找个东西。”
  我一怔,这真是天赐良机,正寻思着怎么去白灵办公室研究下七伤局的,机会没么快就来了。
  日期:2017-05-07 16:14:44
  从镇丽手中接过钥匙,我蹭蹭的上了六楼,心中有一丝激动,也带着些许担心。万一真像黄帅所说,我破坏了七伤局而被察觉,会不会真的有危险。
  我也就罢了,要是连累了白灵,会让我悔恨终身。
  不过七伤局一直是扎在我心头的刺,白灵已经受到影响,一日不破除它,我便寝食难安。
  打开暗锁推门而入,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说不出的清香,沁人肺腑。我记得上次跟白灵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这种香味,难道是这两天我没在的时候,白灵来过?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要不然她怎么会让我来帮她找什么耳环?
  我在里面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白灵说的耳环,便走到上次看到的那只铃铛处。顺着那根隐藏的红线,我又在其他三处墙角发现了铜铃。
  日期:2017-05-07 16:14:55
  四只铜铃用两根红线系着,呈对角在天花板上面中间处交汇。我拆开天花板,看到红线的交汇处,串着一只拳头大小的黑色葫芦。
  葫芦上面雕刻着一条黑色的龙纹和一些蝇头小字,我刚想看清那些是什么字,两眼突然一片血红,人也恍若掉进了无底的深渊。
  好在没过多久,这种感觉就消失了,不过葫芦上的字也不见了。我怀疑葫芦上根本就没有字,刚才只是我出现了错觉。

  在没有搞清葫芦放在此处的用意之前,我不敢触碰,而是将它与房间里的七伤局联系起来。七伤局的形成,跟房里的七关有关系。
  所谓七关,指的是依据北斗七星所对应的一个区域或人口集居地的生气流向。大区域有大七关,小区域也分布着小七关。
  日期:2017-05-07 16:15:07
  不仅是地域有七关,人也有七关。人的七关分布在人的七个命轮之上,对应着七魄。
  地域上的七关一旦受阻,生气无法流动,就会对人的七关产生影响。

  在这间房子里,七关的位置都钉着一截半指长的阴木或者阴骨,正是它们阻碍了生气流动。它们被掩藏在地板之下,若非我开了天眼,可以感应到阴木或阴骨散发出来的煞气,用肉眼根本看不到。
  再细细查看,除了七伤局,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在白灵的办公桌旁,摆放着一尊朱雀神兽铜像。
  朱雀属火,理应放置朝向南面的离位,而它偏偏被放在方位居北的坎位,水火不相容,朱雀上升的瑞气变成了下沉的戾气,这就形成了“雀首反为蛇”的凶相。
  凶局加上凶相,这个小小的区域就成了极凶之地。
  原本我想着,只要撬开地板,将钉在七关上的阴邪之物拿开,七伤局的格局就会改变。虽然不能完全破除,却能削弱它对人的影响。
  日期:2017-05-07 16:15:18
  但看了这只葫芦和那尊放错位置的朱雀神兽,还有墙角的铃铛后,我不敢轻举妄动了。
  可让我就这么放弃,又觉得心有不甘。于是我跟黄帅打了电话,把我看到的情形告诉了他。
  “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急于破阵的吗,你怎么不听?”黄帅在那头着急起来,“赶紧离开那里,说不定此刻你已经被人盯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