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54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07 16:12:51
  马居易说只要我愿意,肯定能帮上忙。
  我让他说来听听,如果可行,我就试试看。
  “每个被地府选定的阳身阴差,在触犯地府规则后,只要问题不是十分严重,都有一次豁免的机会。韩诚也有,只是他的臭脾气……唉……”马居易无奈的叹着气,原来地府是打算给韩诚一次改过的机会,前提是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检讨,保证以后不再触犯,并且亲自将徐玉的魂魄押去地府。
  可是韩诚只保证以后不再违返地府守则,却不愿送徐玉的魂魄去地府。而且他得知徐玉在送去酆都城的途中,因为跟押送她的阴差起争执而吃了苦头后,对地府派过来的差吏也没个好脸色。人家一怒之下,便回去禀报,说韩诚自行放弃了这个机会,甘愿受罚。

  掌管阳身阴差的机构当即便除去了韩诚的身份,命阴差来拘他的魂。
  我说我还是没听懂,这跟我能帮上他有什么关系?
  日期:2017-05-07 16:13:02
  马居易说当然有关系,地府的阴差分为九品,一品最大,九品最小。普通阴差是最低的九品,而从我的地府印记来看,是八品阴差。
  别看两者只相差一品,在地府的权力和地位却是天壤云泥之别。
  现在负责处理韩诚的那个地府差吏,也是八品,如果由我出面去跟对方交涉协调,或许还有转机。

  我沉默了,别说我跟对方素不相识,就算认识,人家也未必会听我的,毕竟这事已经在地府备案了呀。
  马居易说不管成不成,都希望我去试试,他说跟韩诚一起做了几年的阴差,出生入死,感情跟亲兄弟一样。他不想看到韩诚因为这件糊涂事,而坠入无法超生的死地。
  我被马居易的真挚所感染,心一软,答应去试试,不过能不能成,是没有半点把握的。
  马居易向我道谢,说此刻阴差正在医院拘捕韩诚的魂魄,必须马上赶过去。我担心的说现在过去还来得及吗?阴差拘魂也就几秒钟的事。
  “我在韩诚身上贴了锁魂符,一时半刻魂魄不能离体。”马居易发动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在“隆隆”声中,载着我飞驰。

  日期:2017-05-07 16:13:13
  一路上马居易不知闯了多少红灯,几次都差点被车撞上,吓得我冷汗直冒。
  赶到医院,马居易站在了门口,他说自己不便当着那些阴差露面,后面的事就拜托我了。
  这锅甩得倒是干净,等我出现在韩诚的病房,估计那些阴差会以为是我贴的锁魂符。

  我轻轻推开病房的门,里面有三个阴差。其中一个穿着古代官服的老者,应该就是负责此事的地府差吏,也就是马居易说的那个八品阴差。
  他双手叉腰,冷眼看着另两个阳身阴差在拘韩诚的魂魄。
  一个阳身阴差拿着勾魂笔往韩诚头上点去,但是被锁魂符发出的黄光给抵挡住了。他并不气馁,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勾魂的动作。
  锁魂符的光渐渐变淡,勾魂笔离韩诚的头上越靠越近。
  日期:2017-05-07 16:13:24
  “韩诚,你再作无谓的抵抗,只会加深你的罪孽。束手就擒,我可以向崔爷求情,让你少受些苦头。”老者沉声说道。
  韩诚默不作声,咬紧牙关一动也不动,勾魂笔虽然暂时不能将他魂魄勾出,却能让他感到魂魄被撕扯的痛苦。
  在我走进病房的时候,三个阴差同时回头看了一眼,随即两个阳身阴差直接无视,继续勾韩诚的魂。
  而那个古装老者却直直盯着我,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咦……你也是八品阴差?还是当世阳身?”

  我嘿嘿一笑,对老者说有事想跟他单独聊聊,老者心领神会,支走了两个阳身阴差。
  “你想为韩诚求情?”老者听完我的来意后,脸色马上沉了下去,“身为阴差,违背地府守则,受罚理所当然,你有何理由求情?”
  来的路上我就想过老者可能会这样问,所以早已想好了对策。我对他说,韩诚身为阳身阴差,按地府守则有一次豁免的机会。
  老者冷笑道:“我给过他机会,不过他没有珍惜。”
  日期:2017-05-07 16:13:35
  “别搞错了,这个机会是地府阎罗王给的,你只是代为监督执行而已。另外,你无权去剥夺任何阳身阴差的豁免机会,包括韩诚。”我不甘示弱的针锋相对。
  “哼,老夫有没有这个权力,用不着你来质问。怎么着,你不服气?”老者气得胡子都歪了,抬起地府印记,作出要拍过来的姿势。
  他手上的印记也是个“敕”字,但是闪现的是紫色幽光,散发出灼灼的炽热气息。我自知不是他对手,赶紧往后退了两步,说他这样做也是违背地府差吏守则的。
  “别拿这些吓唬人,老夫奉地府之命来拘捕韩诚的魂魄,遇上你阻挠,就算灭了你也合情合理合法。”老者边说边拍过来。
  我想躲避,却哪里躲得开,肩头被他的地府印记拍中,胸口一沉,顿时窒息。幸好我也有地府印记,为了抵挡了大部分力道。
  老者沉声说道:“念你也是在为地府做事,若你现在退开,我可以不予追究。如若你执迷不悟,休怪我不念同仁之义。”
  日期:2017-05-07 16:13:45
  说罢,他右手呈虎爪状,突然往韩诚头上盖过去。

  此时锁魂符已经失去了效力,最后的黄光黯淡下去,老者这一抓,肯定会让他魂魄离体。
  我一边惊骇,一边横起地府印记,朝老者拍去。
  老者看都没看我,抬手扫过来。我两眼一黑,耳边嗡嗡作响,人撞在床架上差点摔倒。
  意想不到的是,老者的身体也往前倾倒,手上失了准头,抓在了枕头上。
  “自作孽不可活……”老者怒不可竭,跳起来扑向我,瞧那架势,似要和我玩命。
  我赶紧拿出判官令,横在他和我中间,这是我唯一可以想到,应该能镇住老者的东西。

  果然,老者看到判官令,猛的顿住身体,两眼瞪得比铜铃还大。怔了片刻,他咽着口水说:“判官令?你在执行地府的秘密任务?”
  我马上点头,问他是否知道玉面修罗?他点点头,说略有耳闻,当年他盗走陆判官的判官令后不知所踪,地府追查了一百多年都没半点音讯。
  日期:2017-05-07 16:13:55
  “没错,我就是奉陆判官的命令,秘密追查玉面修罗的下落,现在好容易有了些线索。”我满口胡言的说道:“韩诚是陆判官派给我的助手,希望你网开一面……”
  老者迟疑了片刻,说关于韩诚的事,地府已经下了公文要拘他的魂魄。就算他不动手,也会有其他的阴差继续过来,而且这样做,老者也要受责。
  “难道就没有办法挽回了吗?”我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