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96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陈功便把他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省纪委的人。他担任高义珍秘书的时间不长,知道的情况并不多,他只知道高义珍好赌,与吴庆和几个老板经常赌博,那次吴庆和与高义珍一起去香江的事,他也讲了出来,供省纪委的人参考。
  省纪委把这些事情都记了下来,同时要求他把所有知道有关高义珍违法违纪的事都讲出来,如果有所隐瞒,将严肃处理。
  陈功发誓把所有情况都讲出来了,因为他担任高义珍秘书的时间不长,所以他知道的不多,但是只要他知道的,他都会讲出来。
  省纪委的人看了看他,突然问他自己有没有违法违纪的行为?陈功先是一愣,便马上脸色憋的通红地道:“我没有,如果我有的话,你们怎么处理我都行,我很珍惜我现在的工作岗位,我不会去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可惜我现在失业了!”
  看到他非常较真地和他们说话,省纪委的人倒是笑了一笑,没再说什么,他们不过是想诈陈功一诈,看一看他有没有什么情况。
  陈功与省纪委的人谈了一个下午,谈完之后,就让他回去了,回去之后,这个事情就传了出去,说陈功因为高义珍的事情受到省纪委调查了,一定是有什么问题了。
  而此时,高义珍出逃的消息终于开始扩散起来,陈功也是知道了,一听说高义珍真的出逃了,他的心里彻底凉透了,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如果高义珍没出逃,只是暂时失联,那么等他回来后,他说不定还有机会,现在高义珍一出逃,这说明他身上有问题了,即使回到国内,也是当不上市长了,而且他出逃了,就不会想着再回来,所以,他彻底失去希望了!

  陈功一想到此,顿感万念俱灰,彻底无望了,刚当上不到三个月的市长秘书,就这样彻底结束了,他真是有所不甘啊!
  不但如此,他现在还要接受省纪委的调查,虽然现在省纪委的人让他走了,但是下一步会是什么情况,刘光振会对他如何处理,这些都是不可意料的事情,他刚刚走起来的好运,居然又消失不见了,进入了更大的低谷!
  陈功一个人呆在一处的办公室,直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他仍然没有走,也不想吃饭,只想静静地坐在那里思考。
  大概快到晚七点的时候,他还呆在办公室里,突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夏美花。
  看到她的来电,陈功想了一想,没有接,但是过了一会儿,夏美花又打来了电话,他一看,只好懒懒地接了起来道:“花姐,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儿?我听就省纪委的人找你了,怎么回事?”夏美花一打通电话后,问道。
  陈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现在在办公室,你要是想知什么事,过来找我。”
  第一百一十二章划清界限
  夏美花来到陈功的办公室,走进来后,看到陈功一人呆在办公室便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呆在办公室里?加班的?”

  陈功面无表情,道:“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你吃饭了没有?”夏美花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关切地问道。
  陈功看她一眼,道:“不想吃,你最近忙些什么?”
  夏美花道:“我能忙什么,正常上班,对了,省纪委的人找你,没什么事情吧?”
  陈功道:“没什么事,就是问一些关于高市长的事,我都向他们如实讲了,他们也没有为难我!”

  夏美花蹙眉道:“你才当了不到三个月的市长秘书,能知道多少东西?不过现在都传言你跟着高义珍不知干了多少坏事,弄得省纪委都专门找你了,可笑!”
  陈功显得很无奈,道:“别人愿意说我也没办法,而且不只找我自己了,廖洪波都被找去了,他当高市长秘书的时间长,比我知道的东西多,难道他们不说廖洪波?”
  夏美花道:“你是现任秘书,大家自然会关注你,反而不会去关注廖洪波了,你无形中成了替罪羊,你这一下让高义珍给坑苦了,刚刚冉冉升起的新星,转瞬间便跌落了,太可惜了!”
  陈功呵呵一笑道:“这有什么可惜的,本来我就不是什么新星,如果没有高义珍欣赏我,重用我,我现在什么也不是,不论他现在怎么坑了我,我都要感激他,没有他,我现在还只是一个科员呢,哪会成为大家关注的话题人物。”
  夏美花道:“难道你没想过,你之所以会当上他的秘书,或许只是他利用你的产物,也许三个月之前,他就策划好出逃了呢?”
  夏美花此话一出,陈功的心里颤栗了一下,但却马上说道:“不可能,我觉得他一定是被人逼迫出走的,而三个月之前,他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他用我,是因为他独特的眼光和想法,我无背井,无关系,他就想用我这样的人,而不想用着那些关系十分复杂的人给他当秘书,不管他现在怎么样了,我会感激他一辈子的。”
  夏美花看了他一眼道:“想不到你这般痴情,高义珍在你的心目中就这么高大上吗?你没听说他与郭晓睿之间的事,以及他与吴庆和之间的交往吗?”
  一听到她说这话,陈功心想我知道的比你多多了,但想了想却是说道:“外面都是传言,他与吴庆和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他与郭晓睿之间绝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情况,整体来说,高市长是一个好市长,他也有缺点,但是我认可他,我觉得他是一个好市长。”
  “那是因为他有恩于你,让你蒙蔽了双眼,”夏美花道,“我们最好是客观地看一个人,不能按喜好,如果按喜好,再坏的人,也有与他亲近的人,是不是?”
  陈功却道:“历史是客观的,这个问题应当交由历史来评价,我现在的评价就是我个人的主观评价,我相信高市长是受到了别人的逼迫,他万般无奈才离开国内的,不是说他有什么问题那么简单,我必竟跟他一阵子,知道一些情况。”

  听到陈功这样讲,夏美花垂下眼皮,不好再讲什么了,她过来是想了解一下情况,看一看陈功的状态,不是过来和他探讨问题的,陈功受此挫折,她有些担心陈功。
  看到她不讲话了,陈功觉得刚才可能拂了她的意,便惨笑了一下道:“花姐,幸亏我当初听了你的话,没有得意忘形,不然,现在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夏美花一听,笑道:“我当时只是随便说说,谁知道今天会变成这样,不过,你也不要太过在意,失去了市长秘书的位子,你还有副处长的头衔,即使在一处呆不下去,给你调出去,也会给你安排个位子的,大小也是一个科级干部,要看开点!”
  日期:2017-09-1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