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95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晓睿笑着看他一眼道:“想必你也听说了一些传闻,说我是高市长的情人,这句话说对,也不对,我与高市长的确有交往,但是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情人,我们是那种灵魂上的交流,其实以着高市长的才华,完全可以在商界大显身手,可惜他走上了仕途之路,他与一些企业老板交往密切,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市长,而是因为他有着很好的企业家头脑给他们提供参谋,他老婆是银行的经理,后来辞职不干去了国外工作,把他唯一的女儿也带走了,他一个人在国内,其实是挺孤单的,这些事情他可能不会对你讲,但是却会跟我讲,现在大家都说他一定是出逃了,不然怎么会联系不上呢,或许他真去了国外,但是不一定是出逃,而是逃避,我相信他是逃避!”

  听着郭晓睿在那里说着高义珍的这些事情,陈功确实感到震惊,他跟在高义珍身边当了不到三个月的秘书,的确没有钻到高义珍的心灵里去,只是感觉他是一个好领导,关心他,教给他不少做人处事的道理。
  但最后给他这一下子,却是让他比较恼火,这等于是害了他,但现在听了郭晓睿的话之后,却是让心头的火一下子消失了,高义珍的确与郭晓睿有着特殊的关系,但是却不是别人想象的那种男女关系,而是一种红颜知己的关系,这种关系或许很纯净,并没有其他的污染。如果郭晓睿真是高义珍的那种小情人,她岂能在电视台依然当着新闻部的副主任?
  陈功相信郭晓睿所说的话是真的,而如果是真的,高义珍难道真的只是因为王伯祥的打压而失联吗?他为什么不向省委反映?为什么不直接辞职,或者想办法调离高州市?
  到现在看来,还是一个谜,这个谜,郭晓睿也不知道,只能作出猜想,而且现在还没有作出定论,真不好说是什么情况。
  “郭姐,我知道高市长是一个好人,他对我很好,但是有一个情况不知你知道不知道,高市长似乎爱好赌博!”陈功想了想,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郭晓睿。
  郭晓睿一听,表情有些震惊,说道:“他好赌博吗?他从来没和我说过这种事情,或许他为了减轻工作的压力吧,赌博或许能释放压力。”

  陈功道:“吴庆和与他整天呆在一起,我感觉是吴庆和把他带入这条路上的,赌博容易成瘾,他也有可能把持不住。”
  郭晓睿一听,皱着眉头道:“陈功,你的意思是说,他与吴庆和之间可能有着什么经济上的往来吗?如果真是这样,他难道会因为这个事情而出逃?”
  “郭姐,现在还不能给高市长下结论,我们只能期盼着高市长能平安回来。”陈功心情沉重地道。
  郭晓睿也重重地点了点头,作为两个在高州市最为关心高义珍的人,此时一起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都期望着高义珍能很快联系上,不出什么问题。
  又过去了一周,陈功不知道省公丨安丨厅调查什么情况了,估计即使调查出来,也不会再告诉他了,反正高义珍还是联系不上,也没有回来。
  现在整个高州市政府只能在私下议论着这个事情,说什么的都有。由于大家都感到高义珍的情况不好,所以陈功的处境是越来越难了,一些人开始对他敬而远之,甚至对他翻起了白眼,比如王福通。
  陈小尚见到他,都远远地打个招呼,笑笑就离开了,陈功再一次尝到了世态炎凉,昔日那种众星捧月的情况没有了,虽然有些人看上去还那么客气,因为这些人担心有一天高义珍突然回来,陈功又成了市长秘书,他们怎么好在高义珍没下结论之前,过于给陈功难堪呢。

  但是形势是越来越不妙,消息灵通的人开始从省里得来消息,对于高义珍不利的消息越来越紧,陈功现在也不好打听着这些消息,只能每天很郁闷地坐在一处办公室里,看着电脑发呆。
  过了又有一个星期,刘光振突然打电话通知他过去,陈功一听,不知什么情况,连忙来到刘光振的办公室。
  刘光振看到他来到后,目光只是扫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起身道:“你跟我去一趟市委。”
  不知去市委干什么,陈功只能答应一声,跟着他走下了楼,然后上了轿车,直接驱车去了市委大院,他在车上一句话也没有说,以着他的经验,他估计去市委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不管是不是好事,事已至此,他只有去面对,去承受了。
  这几天有事,暂时三更。
  第一百一十一章万念俱灰
  到了市委大院,刘光振带着他去了市纪委,他一看去市纪委就感到不好,感觉有问题,但是他还是保持着镇定,跟着刘光振进了市纪委的一间会议室。
  市纪委的一名副书记与刘光振说了几句话,说完话,刘光振便转头对陈功道:“省纪委的领导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要实事求是地回答!”
  陈功一听到他这样对自己讲,心里感到一悸,但是仍然镇定地道:“好的,秘书长。”
  刘光振和市纪委副书记说完话之后,便是离开了,陈功在会议室里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从外面来了两个人,刚才那名市纪委副书记带着他们过来的。

  陈功不知道省纪委的人过来要问他什么问题,估计还是高义珍的事情,如果是这样,那说明对高义珍已经下结论了,省纪委专门派人下来调查情况了,而他身为高义珍的秘书,是首当其冲的调查对象。
  面对省纪委的人,陈功表现地非常沉着,他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高义珍失联责任不在他,而他在担任高义珍秘书期间,也没有去伸手要人家的东西,顶多是开口让廖洪波帮他二舅找了份工作,如果这也违法违纪,那他也认了。
  省纪委的人没有告诉他高义珍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问他最后与高义珍分开的时候,具体是什么情况,那个把高义珍接走的年轻男子是什么人。
  陈功想了想,就把当时的具体情况讲了出来,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隐瞒,直接说了那个亚当夏娃会所,必竟对方是省纪委的人,如果再向他们隐瞒,将来查出真相来,他岂不是要受处分?本来没有什么事的,反而会弄出什么事来,反正去会所不是他要去的,而是高义珍和那个年轻男子带他来的。
  省纪委的人听了他的讲述,一边做着记录,一边进行着判断,当陈功讲完后,他们觉得陈功讲的是实情,高义珍的出逃,应当与陈功没有什么关系,高义珍带着陈功去会所开房,目的是为了拖延出逃时间,迷惑想找他的人,陈功让高义珍当成工具使用了,高义珍利用了陈功的忠心耿耿,而实施了他的出逃计划。
  这是省纪委的人所作的分析和判断,因为他们已经知道高义珍出逃国外的事了,省公丨安丨厅经过调查,发现了高义珍出逃国外的痕迹,虽然高义珍用的是化名,但是经过调查,还是查到了他出境的记录。

  如此一来,事情严重了,省委主要领导震怒,下令省纪委进行调查,查清高义珍身上的问题和他出逃的经过。
  所以,省纪委的人才来到高州,并把陈功叫过来了解情况。向陈功了解完高义珍出逃前的情况,接下来则是问到了有关高义珍的一些其他问题,比如高义珍本人有没有违法违纪的行为。如果有,他们让陈功一定要讲出来。
  陈功听了他们的话,感到高义珍一定是出事了,不然,省纪委的人怎么可能会问到这些问题,他身为高义珍的秘书,虽然非常感激高义珍对他的提拔和重用,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要与组织保持一致,这是作为一个党员领导干部最起码的觉悟。
  而且高义珍的失联,让他陷入了窘境,他也有些生气高义珍这么不辞而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