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后得知,父亲的平*反,主要是仇叔叔奔走努力的结果,仇叔叔也刚平*反时间不长,恢复工作才一年多。仇叔叔对江霞说,她的父亲是他的恩人,他要为恩人做点实事,仇叔叔还鼓励她要自强、自立、自尊。
  被一个丫头片子放了“鸽子”,上司的上司恼羞成怒,含蓄的暗示变成了赤果果的威逼利诱。对方给江霞划出两条路,一条是顺从,一条是不从,没有中间第三条路。顺从即“生”,反之则“死”。
  父亲的离世,仇叔叔的鼓励,让江霞又拾回了即将破碎的信念,她决定不去做那种“勇敢行为”,她选择了“死”。从那以后,她的噩运来了,短短一个月时间,那个“色迷心窍”的“老色鬼”对她一再打击。让她由单位的业务权威变成了勤杂工,抹桌子、打水是经常事,就是扫厕所也不在少数。
  就在江霞决定为了理想而“死”的时候,一纸决定到了单位,她被升任电视台副台长。没想到,绝对没想到,所有人没想到,她也没想到。很快,她知道了答案,仇叔叔到了河西省,做了正厅级领导,正是分管她所在的系统。她当时纵有千言成语,但只知道喃喃着一句话:“苍天有眼”。同时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对得起仇叔叔,对得起组织。

  两年后,因为“业务突出”,江霞调任成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很快,她便知道实情,这是仇叔叔再次推了自己一把,用仇叔叔的话说“是最后一次帮你”,因为仇叔叔退二线了。同时仇叔叔告诉她,在官场上没有靠山绝对寸步难行,尤其女性走官场,更是如此。
  于是,江霞按仇叔叔的提示,开始寻找新的靠山,可哪那么好找?找靠山是要资本的,自己的资本是什么?尽管她也由“老顽固”变得“善解风情”,但那远远不符合一些人的想法,那些人是想从精神和肉体上征服她,可她又不愿委屈自己的良心。她特别希望找到一个真正公正无私的靠山,可事实告诉她——你太天真了。
  靠山还没找到,那个蛰伏了两年的“老色鬼”又捎来了话——大门始终向你敞开着。江霞知道,自己根本没能力和对方对抗,只有靠靠山的庇护。可靠山在哪呢?
  找,找,找,继续找。心里默念着“找”字,江霞终于通过楚天齐的引荐,和定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见了一面。可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周,怎么就没一点动静呢?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给我个准信呀。
  江霞急,“老色鬼”也急,刚才又打来电话,威胁她“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否则继续去扫厕所”。江霞一怒之下,关了手机。
  估计“老色鬼”不会来电话了,还是打开吧,万一耽误正事呢。这样想着,江霞按下了开机键。
  开机音乐刚响,就变成了“叮呤呤”的声音。江霞心中一凛:难道“老色鬼”一直在打手机?带着不安,扫了一眼手机,她的心悸变成了急速心跳,窃窃的说了声:“天齐,你找我?”
  “怎么一直不开机?”手机里传来对方的声音。
  江霞撒了个谎:“我……没电关机了。有事吗?”
  对方声音传来:“中午的时候,程部长打来电话,对我说‘江霞同志是个好同志,是……’。”
  “是吗?是吗?”江霞一下子激动的哽咽了,后面的话根本没有去听,她知道自己找到靠山了,“天齐,谢谢你!”
  对方声音满是关切:“你怎么了?难道这个消息……”
  “这是个好消息,我太激动了。”江霞流出了眼泪,“谢谢你,天齐!”
  新的一天到来,日子到了五月十八日。
  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不但没有一丝雾霾,而且碧空如洗。像今天这样的天气,是楚天齐到成康后第一次遇到,平日即使大晴天,但天空也没有这么蓝。
  楚天齐心情也和这天气一样,非常非常好,因为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要开工了,这意味着去年接受的处理烂尾任务圆满完成。接下来对这两个项目的管理,已经是下一阶段任务。而且此二项目开工,也是成康城建工作即将全面开启的一个信号,更是即将引爆成康城建美好明天的*。
  在近几天,李子藤、厉剑、曹金海等人随时向自己汇报着工地进场情况,楚天齐也曾私下去现场看了两次。整体的进场速度非常迅速,各项准备工作很充分,工地现场整洁有序,显示出鹏燕建筑公司有一定的管理能力。在三天前的时候,李子藤送来了开工请柬,楚天齐也一直在盘算着这个日子。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
  李子藤走进屋子,站在桌前:“市长,该出发了。”
  “好的。”楚天齐边关掉电脑边说,“给厉剑打电话。”
  李子藤道:“何主任通知,市政府统一派车,到楼前集合。”

  楚天齐疑惑的看着对方,“哦”了一声,没再说话,向门外走去。但他心里却在腹诽:什么情况?还要组织车队?要把政府上班的人全拉去。
  很快来到楼下,楚天齐才发现,刚才自己的猜测太保守了。市政府几辆中巴已经擦洗一新,都编上了号码,车上不但有市政府的人,还有市委的领导。
  楚天齐刚在楼前站定,“一号”中巴车驶上停车平台,多名市委、政府领导已经坐定。车门打开,他也被“请”到了上面。
  “天齐……市长,就等你了。”江霞脸上容光焕发,打着招呼。
  “是吗?罪过,罪过。”楚天齐笑着一辑,坐到了江霞的身旁。车上也仅有那个位置了,应该是专门给他留的。
  “嘀嘀”一声响过,“一号”中巴缓缓驶去,后面中巴紧随其后。
  楚天齐转头来回扫了一眼,我的妈呀,车上一下子坐了六名常委,剩下的全是副县长或是县党组成员。这是要干什么?
  江霞看出了楚天齐的疑惑,在旁轻声道:“市委通知,要求所有在家领导全去。”
  楚天齐倒吸了口凉气,心中暗道:这是干什么?赶集?还是迎接中央领导?这阵仗也太大了,过分了吧?
  同时也不禁疑惑:难道薛涛和王永新也同去?应该不会吧。除了参加常委会或是“两会”,一般情况下,书记和市长都是二去一的,这也几乎是所有党政机关的通例。
  浩浩荡荡的车队在大街上行进着,引的路人纷纷侧目,好多车辆也停在路边,既是避让,也是在品评,猜测着市里有什么重大活动,或是有什么大人物现身成康。
  远远的,便看到二毛厂工地现场的彩球空飘,不多时,那些五颜六色的贺喜条幅也出现在视线中,还有那些屹立着的施工机械。随着离工地越来越近,现场震憾的音乐也不时钻进耳孔中。

  车队来到工地外围,便被身穿崭新制服的保安引领到临时停车场。汽车停稳,大家依次走下中巴车。
  从车门地面开始,一条红色地毯延展开来,伸向远方,地毯两侧矗立着身披授带、统一制服的高挑女孩。站在紧邻车门两侧的女孩,穿着异于那些授带女孩的旗袍,旗袍颜色一粉一紫,上面都有美丽的花纹。楚天齐注意到,两个旗袍女孩都见过,穿粉色旗袍的是张莺,紫色的则是张鹤。
  日期:2017-09-1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