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7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了想,张清扬就说:“市长,我感觉马哥是一个好人,是不是有误会?误会解开就好了,过去就没事了,你不要为这事分心。”
  “哎,”金淑贞摆摆手,“我和他的误会从结婚那天就有了,十年了,我看是永远也解不开了,现在是越来越深……”
  张清扬抬头看了她一眼,说:“要不我和他谈谈?”
  金淑贞的脸马上就红了,摆摆手说:“算了,一切随缘吧。”
  张清扬不便再问,毕竟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万一涉及到隐俬,那么自己可就不方便问了。
  临下班前,张清扬接到了妹妹刘娇的电话,刘娇在电话里兴奋地对张清扬说:“哥,我要去辽河。”

  “好啊……”张清扬高兴地说,可是又一想感觉不对,马上问道:“你来有事?”
  “那个……就是想你了,过去看你行不?”刘娇轻轻地笑道。
  “小丫头,快说实话!”
  “哥,是这样的,我……我同学的妹妹几个月前去你们辽河市找工作,可是后来失踪了,现在警方也没有结果,我想你帮帮忙……”
  “我明白了,那你来吧,我和公丨安丨局打声招呼,让他们帮帮你的同学。”
  “那好,谢谢哥!”听到老哥答应帮忙,刘娇就高兴起来,继续说:“哥,还有一个好消息,那个……莎莎结业了,她……不好意思告诉你,要不然我们一起去见你?”
  “啊……你瞧我,都把这事忘了,那你们一起来吧,我和莎莎商量一下,看看她喜欢什么样的工作……”

  张清扬一拍脑门,倒是把这件正事给忘记了。自己可是答应过田莎莎的,等她毕业后帮她安排工作,可是最近把这事给忘了,那丫头脸皮薄不好意思直接问自己,所以才托了刘娇。
  晚上,张清扬安排小保姆王满月收拾房间,告诉她自己的两个妹妹要来这里住一阵子。并笑着对王满月说:“满月,这回你可有伴了!”
  王满月果然高兴地说:“那可真好,我天天一个人在家,可没意思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张清扬抬头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惊奇地发现,现在的王满月比过去漂亮多了,刚来的时候还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小丫头,可是慢慢的她就在转变了,无论是衣服还是脸上的妆容,渐渐有了些时尚的气息,她的眉宇间流露出一种媚态,竟然是一个隐藏起来的美人胚子!在瞧瞧她的小身段,虽然发育得不是很丰满,可是胜在凹凸有致,玲珑剔透,就连背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漂亮。
  张清扬心想还真是人靠衣妆马靠鞍,当初见到她穿得很破,也没怎么细看,现在就有些头疼了。身边留下这么一位漂亮的小保姆,小雅又常年不在家,时间长久下去,难免会传出一些风言风语。领导干部与小保姆之间的風流韵事,在我国的官场可不是发生过一次了。
  “满月,城里好吗?”张清扬一边看着胡保山送给他的关于人口失踪案的调查报告,一边问道。
  “嗯,很好,我很喜欢这里。”王满月坐在张清扬的对面。

  “小雅啊,富不能忘本,虽然你现在生活得好了,但是不能忘记老家的亲人,每月的工资都要存起来,过年的时候邮回家里。”张清扬思来想去,还是从侧面敲打她一下,省得她越来越赶时髦,把自己打扮得花里胡哨的。
  “张书记,我……我错了,以后我不买衣服和化妆品了。”王满月局促地拉着衣角,模样很是惹人疼。
  张清扬又抬起头来,心中有些吃惊,万万没想到王满月听出了自己话里的真正意思,为什么过去没发现她是这么的聪明……张清扬突然有些担心,好像一直以来自己都没有看透她吧?
  听着胡保山的工作汇报,张清扬虽然表面上没什么表情,永远都是那么的振定、自信,可是心里却有些摸不着头脑,辽河的局面复杂得令人看不清方向。通过技术比对,胡保山从那具死尸身上发现了重要线索,指纹与曾经留有案底的一位惯犯外号“黑子”的人相符合。可就在胡保山大喜过望亲自带人去抓捕黑子时,黑子突然间失踪了,早上确认的消息,中午人就失踪了,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胡保山这些天熬红了眼睛,据说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回过家里睡觉了,人都瘦了一圈。他紧索着眉头,有些近乎绝望地说:“张书记,这案子没法查了,我现在可以认定,公丨安丨局里有……有内鬼!”
  望着胡保山发牢骚,张清扬没吱声,而是起身亲自为他泡好一杯茶,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地说:“保山哪,你的难处我明白,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对公丨安丨局进行大清洗,你……明白吧?”
  胡保山接着茶杯的水有些抖,热水溢出来几滴烫红了他的手背也不以为意。他听出了张清扬的玄外之音,难道张书记有信心清理公丨安丨局?胡保山抬头望着张清扬笑眯眯的模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保山,其实这也是一种好现象,这充分说明我们查对了方向,找到了线索,因为敌人已经着急了!”张清扬的语气加重,“我们只要再加把力度,不久之后就能取得胜利!”
  “张书记,您放心,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查清这个案子。”胡保山在张清扬的鼓励下有些激动,他这个公丨安丨局内长期的边缘人物,在张清扬成为分管政法、治安的副市长以后,已经渐渐有了一些地位,所以他相信张清扬。
  “保山,不是要让你拼命,只是要你还给那些青春少女们一个公平!今后公丨安丨局离不开你啊,还不能拼命……”
  胡保山的脸有些抽動,唯唯诺诺地点头,又一次听懂了张清扬的话。
  张清扬见他听懂了自己的意思,话锋一转,又说:“保山,除了那个指纹还发现了什么?”

  “技术科还在局内的电字指纹库里进行比对,只是结果是什么样,还很难说,我……我现在对公丨安丨局内的所有人都不放心,我……我很想安排一些人把技术科看管起来……”
  “打住……”张清扬锐利的目光射向胡保山的脸上,让胡保山有些拘束,他说:“保山,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同志,不能出现一点小事就大动干戈,那样会寒了同志们的心,不过对一些人适当地多加关注还是可以的……”
  “您是说……”胡保山揣摩着张清扬的意思。
  “呵呵,我是门外汉,具体工作当然还由你来负责……”
  “啊,我明白了……”胡保山醒悟过来,没有说下去,然后就告辞了。
  张清扬看了眼手表,还有半个小时下班,不过他今天要提前走一会儿,因为要去机场迎接他的两位妹妹。他给徐志国挂了个电话,告诉他在门前等自己。这时候坐机突然响起来,张清扬马上接听。
  “张书记,你好!”电话中传出陆家政浑厚的声音。
  “哦,是陆书记,您有事?”
  “是这样,随着宝珠寺的修建速度加快,国家佛学院以及佛教协会已经选出了宝珠寺的主持,他现在已经到辽河市,我想今天晚上我们是否去接待一下,以表地主之宜,必竟今后宝珠寺与地方上的勾通很多,我已经联系了淑贞市长,她也会出席晚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