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0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昨天刚刚闹过一场,山林之中并不是很安全,所以朵朵显得十分小心,小媚因为白天不出来,她就担任起了斥候的角色,在我们周围游弋着。
  这小姑娘的手段十分高,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开她的眼睛,所以一路上倒也没有太多的事儿。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们抵达了密道的这一边。
  王钊对于通道的两边出口,都做过很仔细的隐藏,即便是刻意的找寻,都很难发现真正的出口,不过对于来过一次的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没费多少功夫,我们重新回到了密道这儿。
  陈老大下来之后,跟着我们往下走,没一会儿,就问怎么没见你说的那些?
  我笑了,说通道很长,王钊写的那些,在中段的一个溶洞里。

  陈老大没有再问,跟着我继续向前。
  走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了墙壁上满是文字和公式、符号的地方来,我们这边早有准备,找了一些引火物,弄出了几个火把来,将大半个空间都给点亮,在昏黄的火焰光芒照耀下,陈老大抬起头来,打量着王钊留下的这些痕迹。
  我第二次瞧见这些,认真看了一会儿,还是有一点儿懵,努力研究了一会儿就败退了。
  说句实话,我是真看不懂。

  陈老大却显得很认真,他先是大致地浏览了一会儿,然后驻足在了一个角落,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一片山壁。
  我走上前去,瞧了一眼,发现好像是微积分的推导,但具体是什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符号,我也搞不懂。
  但陈老大却看得津津有味,我在旁边发问,他都没有回答。
  我瞧见他看得如此认真,也就没有再打扰,而是找了一个地方盘腿而坐,安心地歇息起来。

  陈老大一看就看了一夜,到了后来,我困得受不了,自己个儿都睡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瞧见陈老大在我的不远处,正趴在一块方正的石头上,上面铺着一张A3纸,他在写写画画,不知道干些啥。
  我左右打量,瞧见朵朵和小媚两人在离我们有一段距离的角落,两人正在小声说着什么。
  我瞧见小媚一脸认真,不断点头的样子,知道朵朵在教徒弟。
  我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了陈老大的跟前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不小心睡过去了。”

  陈老大没有抬头,浑不在意地说道:“没关系,你受了伤,就该多睡一些。”
  我说时间过了多久?
  陈老大这时方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过了一晚上吧,外面应该天亮了。”
  呃……
  我们是下午进洞的,现在是第二天白天,还真的是实打实的一晚上。
  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让陈老大这般的上心?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来。
  陈老大的双眼还落在了石头上面的纸张上,不过听到我的话语,不由得兴奋地抬起头来,对我说道:“王明的这个弟弟,还真的是一个天才,虽然我有很多还是没有看懂,但有一部分却是理解了一些,的确是很深奥,对于修行者境界的提高,有着很系统的阐述和理解……”
  啊?

  我说您的意思,是他写的这些,很有用?
  陈老大说岂止很有用?在我看来,如果给予他足够的时间,他或许能够达到许多前人都未能抵达的境地,而且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种境界,前人无法言传身教,只能靠自己去悟,但他却不同,他有一个很明确的方法论,虽然并不成熟……
  听到陈老大的评价,我不由得苦笑起来。
  千通王还真的是说得不错,许多人并不理解王钊,包括他的哥哥王明,都不理解这个沉默寡言的弟弟。
  谁也不知道,他居然在悄无声息之间,达到了那样的成果。

  只可惜天妒英才,让他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在形成自己的体系之前,突遭劫难。
  我认真地看着陈老大,说你说的这些,是真的?
  陈老大点头,说我虽然很多都看不懂,但这一点,却是能够确认的。
  他指着墙壁上的这些公式、文字和图案,认真地说道:“这里面的东西,藏着大秘密,我们得将这些摘抄下来,然后毁去,不然碰到懂的人,而且还是对头的话,给他们弄明白了,会出大事的……”
  毁掉洞子里这些壁画一般的东西?
  我被陈老大郑重其事的话语给弄得有一些懵,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吐气,说道:“您觉得,真的有这个必要么?”
  我并不否认陈老大对于王钊的评价,我也觉得这些乱七八糟的“壁画”里面,也许真的蕴含着一些我所理解不了的道理和境界,但仅仅因为一个可能性,就得费尽气力做这么多事儿,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大费周章。
  我觉得陈老大这般做,着实是有一些夸张了。
  然而陈老大却摇了摇头,对我说道:“说来你也许不信,我自己也有一些心惊,这个王钊不显山不露水,但看过了这些,我已经把他当做是当前最有天赋的修行者之一了,如果他早出生百年,说不定都能够跻身进入当年民国最天才的行列里去。”
  民国最天才?
  那也就是被誉为阵王、符王、蛊王的天下三绝咯?
  无论我怎么想,都不觉得王钊能够达到屈阳、李道子和洛十八那些传说人物的高度,特别是在我还认识屈胖三的前提下。

  不过陈老大的重视,还是让我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毕竟我只是草草观察了一会儿,而陈老大却是真正仰着脖子,在这儿看了一夜,比我肯定是有发言权一些。
  我没有再在是否有意义这事儿上面纠结,而是问道:“那该怎么做?”

  陈老大问我,说你能够找到比较好一些的相机,以及拓纸不?在毁去这些东西之前,我觉得最好采用两种不同的手段来保留,包括影音和拓印,这样子会比较周全一些,也免得有什么遗漏的东西。
  我瞧见他如此的珍而重之,点头,说天池寨应该会有吧?
  陈老大想了想,然后对我说道:“这样,我在这儿守着,你跟其他人先赶回去,然后将材料带回来。”
  啊?
  我说你不跟我一起回去么?
  陈老大说天池寨有那些有关部门的人,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不方便露面,既然如此,不如留在这里,免得多添事端;再说了,这个地方如此重要,我留在这里,会比较安心一些。
  我听完,忍不住心中有一些吐槽——你没来之前,这儿也是好好的,哪有可能一下子就给人摸到了?
  再说了,这些乱七八糟的鬼画符,真的就有那么重要?
  不过心中这么想,我也没有太多的话语说出,人家这么说,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

  日期:2017-02-1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