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6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等夏文博说话,旁边的韩小军就嘿嘿一笑,接了一句:“哪能不要小费吗!”
  “这可不行,长的好看也不能在这里刷脸啊!”
  “切,这不就结了,所以你也不要废话,好好的伺候着我哥!”
  “哼,没情趣!”
  夏文博听着他们的对话,都感到好笑。

  他也懒得掺和进去,就移动一下屁股,靠近了旁边的张老板,和他说起了药厂奠基的事情。
  “现在药厂场地怎么的差不多了吧,前段时间我看五组有几个村民还在闹事!”
  “都弄好了,那几个人暗地里又都给了一点好处,哎,现在就怕遇到这样的赖皮,好在他们的胃口也不大,万把元钱都对付了。”
  夏文博也苦笑一声,没办法,社会风气都变坏了。

  两人一面喝着酒,一面聊着,最后张老板的意思是想尽快的吧奠基仪式办了,这样就能开工修建。
  夏文博是考虑到冬季来临,怕不好施工,两人又商量了一会。
  那面韩小军和几个小姐却是打的火热,今天这小子兴奋的很,这笔生意做下来,他也发了笔小财,本来他就是喜欢热闹,更喜欢小姐。
  加上今天高兴,话比较多,也比较幽默,不要看他长得虽然挺彪悍的,但此刻的表情就有点贱兮兮了,就跟蜡笔小新一样。还透着猥琐,他一只手拎着一箱啤酒,另只手拿着一瓶打开的啤酒,围着桌子挨个喝。不论男女,跟谁都要吹瓶。

  陪着他的小妹妹自己称叫孙依依,人长得挺漂亮,笑起来挺甜。她坐在韩小军身旁。
  韩小军说:“妹子,来干一个。”
  说完举起啤酒瓶。
  孙依依也喝的差不多,只见她斜着眼说:“你说啥?干一个!咋干?”
  孙依依这句话一说,满屋子都笑疯了,再看孙依依,脸不但不红,反而把内衣往上一掀,露出了里面白晃晃的肉,说:“来,在这桌子上干吗?”
  她这话说完,包括夏文博在内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呲呲牙,这女流氓啊,有时的确挺恐怖的,但孙依依是不是真正的女流氓?大家是不曾得知,但看样子她真的挺开放的。

  韩小军喝醉了,他色眯眯的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胸口里去。
  不一会拿出来说:“哎呀妈呀,咋还小了呢。”
  孙依依不以为然的说:“你要是天天来,人家不就大了嘛。”
  韩小军其实内心挺闷骚的,夏文博和他认识的时间长,他们一起玩过歌厅酒吧,夏文博发现他总喜欢找小丫头,就是那种眼睛黢黑,说话嗲嗲的,穿着黑丝的姑娘,今晚也是这样,他又找了个这样类型的,不过今晚这个孙依依还算漂亮,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在迷离的灯光里显得即可爱又妖艳。
  瞬间,包厢里变得沸腾起来,韩小军跟个傻逼似的站在沙发里吹了声口哨,然后大声喊到,comeonbaby,来吧,疯狂起来。就跟酒吧喊麦的DJ一样。
  然后他一身肉的扑倒那妞儿身上,把那妞儿吓得尖叫着就跳了起来。
  就他那体格,不把人家碾死才怪。
  张老板先点了一首歌,是凤凰传奇的《自由飞翔》,节奏轻快,很适合开场。
  喝上酒的缘故,大家都比较兴奋,再加上一男一女的搭配,简直都嗨爆了。
  不知道喝了多长时间,韩小军和张老板他们挨个的给夏文博敬酒,祝贺他的高升,一会,谁把灯光调成那种色彩斑斓不停晃动的,天旋地转,夏文博那个晕啊,他身边那个小姐坐他旁边,先是给他倒了杯茶水,她看他这样难受,就关心的问夏文博:“帅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夏文博揉了揉脑袋,挤出一丝笑容,说:“喝多了,头晕啊。”
  说完后夏文博就有种想吐的感觉,东西都已经从胃里开始往外走了,他的手心开始出汗,他喝了口水自言自语的说:“不行了,我要吐啊,我要吐啊。”
  身边的那个妹子拿过纸巾立马扶着他说:“走,去洗手间,我陪你。”
  往洗手间走时,那妹子一直搀着夏文博,倍儿体贴,不停的帮夏文博敲背,洗手间的灯光比较明亮,夏文博捧着水洗了把脸,从镜子里他看到了这个叫小琴的妹子长得真好看。
  夏文博接过小琴递给他的纸巾擦了把脸,轻轻的说:“谢谢你呃。”
  小琴嘿嘿的笑,说:“谢什么,下次来了还点我的钟就行。”
  她语气格外调皮,笑起来还有一个小酒窝。
  这时从女洗手间里走出一个涂抹妖艳穿着单薄的姑娘来,一走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在小琴的胸前摸了一把。
  小琴嘟着嘴巴骂了一句:“你大爷的,找死啊。”
  那妞儿咯咯的笑,说:“真舒服啊真舒服。”说完看了一下夏文博,问道:“哎呀,小琴,今天不错嘛,泡上帅哥了。”
  夏文博洗一把脸后,稍微觉得好受了一些,看着她俩在调皮着,夏文博主动就往外走,他想到歌厅外面透透气。
  小琴看他往外走,对刚才那妞没好气的说:“二笔,我走了。”
  然后就跟在夏文博的后面。
  秋寒陡峭的深夜,风还有点冷,与包厢里的燥热相比,外面的冰冷度瞬间让夏文博机灵了不少,他看看时间,已经深夜11点多了,街道上非常的安静。
  夏文博从兜里摸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小琴,说:“拿着,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
  “啊,你不唱歌了?”
  夏文博一笑:“那是唱歌吗!”
  “奥,好像不是!”
  “我走了!”

  夏文博低下头,把脖子往毛衣里缩了缩,走了,身后传来那个小琴怯怯的声音:“下次来了记得点我啊!”
  夏文博什么都没说,依旧有地啊踉跄的往前走着,他只是抬起手来,在肩头上摆了摆,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走在路上,寒风一吹,夏文博的酒劲好象清醒了一些,望着天上偶尔露骨地微笑服务的一两颗星星,他脚步一轻一重,跌跌撞撞的走着走着,他有些后悔下山了,正如刚才韩小军所说的,忙忙碌碌地赶回家,又不是有人在等着自己,何不多玩一会呢?
  到了乡政府大院,这时候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夏文博鞋也没有脱就躺在床上,蒙胧中听到有人走进来,夏文博一惊从床上竖起来,拧开电灯一看,是汪翠兰。
  “呀,啊!”夏文博吓了一大跳。
  汪翠兰就笑了,说:“你在啦,我刚从县上开会回来,见你的门还是开着的,我想这个时候门咋还开着门呢。就进来了,吓着你了。”
  夏文博强打着精神坐了起来了,“没有,没有,我一没钱,二没色的,怕个什么,也好,我正想找一个人陪我聊一聊。”
  夏文博想起来给汪翠兰倒一杯水,可是心里想却身子怎么也起来不了,汪翠兰看在眼里,一个箭步迎上前说:“不用了,不用了”。
  嘴里这样说,手却不自觉地拿了热水瓶,失控地举到空中,瓶里根本没有水。
  汪翠兰说,“你等一等,我房子里有水。”
  汪翠兰的宿舍离夏文博这里也不远,很快的,她就提来了一壶开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