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6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书记蹲下身子护着脚,张副乡长生气了,就象砸他自己还心疼,也不叫他站长,大声地说:“黄天承,黄天承,你疯什么?怎么搞的?”
  显然,在张副乡长和夏文博的乡长博弈失利后,张大川开始不断的向卢书记靠拢了,不过,在目前这个环境中,高明德死了,夏文博成了乡长,他也只有选择卢书记这一条路可走。
  黄天承真的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愣愣在那里,又象钉钉在房中央,他老婆长长地尖叫了一声,‘乌哇乌哇’地抱头而逃。
  卢书记忍痛坐了下来,若无其事的说“老黄啊,好男不同女斗,这个道理应该懂,动不动就拿老婆出气还算个男人吗?”
  接着他瞟了一眼张大川,停了一下,就说:“刚才我和大川一起看了一下现场,同张大川一起商量了意见:红瓦、椽子、和檀条记乡里的帐,车费你出,今天或明天我写条子后,你到乡砖瓦厂和林场里去运,工钱先垫付着,以后再说。”
  黄天承几乎是破涕为笑了,连说:“谢谢卢书记和张乡长。”
  张大川瓮声瓮气的说:“是张副乡长!”
  卢书记一笑,也不离张大川,对黄天承说:“那老婆的事呢?”
  黄天承双手一摊说:“没事的,晚上请她吃鸡。”
  卢书记和张大川轰轰烈烈笑了起来。
  待到要站起来时,卢书记说了声:“我的脚好疼。”

  张大川和黄天承忙架着卢书记向卫生院奔去。
  夏文博从大礼堂离开后,回到了乡政府,他并不准备维系大礼堂,现在是初冬,也不会下雨,最近也不会有什么大型的活动,大礼堂有几个洞就几个洞吧,再说了,那几个洞显然就是人为的,不过是黄站长想要弄点钱给文化站而已。
  像这类并不很迫切的问题,夏文博不想花钱。
  走到办公室门口,见办公室的两个干部杠上了,一个说:“刚才干啥去了?慌里慌张的。”
  另一个说:“还能去哪,解手了呗。”
  “听听,听听,解手!俗,俗不可耐!啥叫素质低?啥叫没文化?你就是例子。”
  “那该咋说?”这人有点郁闷的问。
  “咋说?说去洗手间,上卫生间!要委婉一点,含蓄一点,别总是直来直去的,多不雅啊!”
  那个被教训的人想了想:“嗯,哥知道了,不过,我得跟你说件事”

  “有话快说。”
  “我刚刚在大门口碰见你老婆了,她正搂着一个帅气的男人又是亲又是抱的,并且坦胸露乳、春光外泄,那可是相当不雅啊。”
  这人很不屑的说:“不就是教育了你两句吗,至于这样恶毒地报复我?”
  “我以人格担保千真万确,信不信由你,现在去说不定还能抓个现行呢。”
  “真的?”
  “真的!”
  那人再也不敢耽误了,拔腿就奔向大门口。
  夏文博赶紧走进去问:“怎么回事?要不咱也过去吧,不要弄出大事了。”
  这人很笃定的说:“夏乡长啊,呵呵,你放心吧,他老婆抱着儿子喂奶呢。这小子不是讨厌直来直去吗,咱就学他委婉一次。”
  听的办公室的人哄然大笑起来。

  夏文博笑了一会,到别的办公室又转了一圈,正准备上楼看看文件什么的,却见黄天承笑嘻嘻的走来。
  “夏乡长,谢谢你啊,没想到你办事这么利索,刚刚看完,就和卢书记商量好了,这下我可放心了。”
  夏文博有点莫名其妙的:“什么商量!”
  “就是修大礼堂的事情啊,卢书记刚刚答应了,说可以维修了。”
  夏文博一愣,这卢书记现在的手也太长了,这样的事情,是你一个书记该管的吗?
  夏文博心头不爽,但面上也不好露出来,他也知道,一个单位的领导之间一旦有了矛盾,下面的人更会趁机钻空子,他压住了心中的不快,打个哈哈,转身离开了。
  可是,面对卢书记的四面出击,什么都管的现状,夏文博一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来制止,他不能和卢书记太认真,闹生分了对大家都没好处,只盼望着卢书记能自觉一点,但夏文博也明白,让一个人放弃手里的权利,这很难!
  晚上,黄天承买了高档香烟后,悄悄地溜进了乡政府的大院,直截了当的上了三楼,径直向东头卢书记的房间走去,门是关着的,内面好象有灯光,但敲了好些时候,就是没有人开门,楼下办公室值班室的人听见老是在敲卢书记的门,就从楼下伸出头对楼上的人喊道:“卢书记下午到县里开会去了,明天回来。”
  黄天承一阵哆嗦紧张了,赶忙从三楼溜下来,这里时候正巧夏文博的门开了,夏文博大概准备下楼,黄天承暗自哎呀一声,咋和夏文博给碰上了,怎么办呢?他牙一咬,一不做二不休,夹着两条香烟迎着夏文博走了过去,并大声地说:“啊,夏乡长你没有搬地方啊,还在这里住?我还以为你搬到高明德办公室了呢。”
  “奥,是黄站长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夏文博说:“你到我房间时等一会,我下去买包烟就回来。”
  “我这有烟啊,不用买了!”
  “那哪成啊,你坐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夏文博匆匆忙忙的下楼了。
  黄天承就走到了夏文博的房间,坐在外面办公室,将头勾进他卧室里瞧了瞧,眼睛立即被什么东西迷住了似的转不过弯了,夏文博卧室里实在太漂亮了,里面都是上次张玥婷送来的新家具,还有一个落地大书柜,黄天承曾经自命为东岭乡的第一文人,自己私藏的书最多,可是看到夏文博的房间时就有些动摇了。
  他情不自禁地直走了进去,哇,书柜的后面还有几个箱式柜子,上了锁,里面全是清一色的绝版书,没想到曾经被自己在背后评价的这个胸无点墨的夏文博居然还别有一番天地嘞!
  黄天承是一个嗜书如命的人,他知道他今天真的是发现了世外桃源了,一个年纪轻轻,成天忙于送往迎来,置身于物欲横流、滚滚红尘之中的人,能有几分心情热衷于看书学习呢?
  黄天承感到,夏文博这些藏书绝对不是什么附庸风雅,也不是什么装腔作势了,他仔细地看了一遍书架上的一些书,都是一些与他平时的藏书无关的,就在他莫名其妙大发感想的时候,夏文博回来了。
  夏文博看了看桌上的包袱里的东西,自言自语的说:“人呢?怎么跑到我的禁地里去了,这是犯规的啊。”
  “嘿,嘿,嘿,”黄天承笑着走出来说:“夏乡长,我真的不知不觉地不晓得你有这么多的书,”他有点语无论次的了。
  “你送这个我干什么?”夏文博说:“站长同志,其实今天的事情我并有帮你,也没有和卢书记商议,我觉得大礼堂那三个大窟窿应该是你自己捅破的吧?”
  “天地良心,我黄天承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你不要听信小人的一面之词。”黄天承赌咒发誓的说。
  “那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又这样破费。”夏文博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黄天承一时慌张进来,脑子里还是想着书架上的书,也就忘了来要钱的事,再说钱的事也是不好同夏文博说,本该找卢书记要的,黄天承就想也没有想随口就说:“我是来向你借书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