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10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赶往季水村的半路上,刘队查证的结果就已经出来了,季雷和季风动手的现场,是在季二家不远的河岸边,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因为河水的冲刷已经没有了痕迹,但是岸边草地上有一些杂草的明显倒伏和挤压,包括一些印记明显的脚印,经过查证是季二的,这是带着重物踩踏的痕迹,和季二所说的背着两人尸体从案发现场回家处理的解释完全符合。
  季二所说妻子私奔一事,经过和季二提供的几个长者求证之后,也可以确定季二的妻子确实存在出轨的情况,这几个长者都见过那个野男人,关于出轨的细节都说得绘声绘色,不像是假的。
  甚至有一个长者还说他亲眼见过季二的妻子和野男人私奔。
  此长者的家就在村头,那天他看见季二的妻子坐着野男人的摩托车离开,他还和其打了一声招呼,季二的妻子说要出去办事,结果下午就听到季二在家里大声咒骂*夫**不得好死。

  这一个情况也让我和小谢觉得季二交待的应该不假,可能真的如同季二所说,他只是借鉴了邻村的那个案子的犯案手法。否则季二的妻子和野男人私奔,肯定不会告诉季二私奔的地点,季二连人都找不到,更别说在那段时间犯下杀人碎尸烹煮抛尸的大案。
  就连季二交待的当时季风被季雷重伤后给他打电话一事,经过对季二手机的查证,也证实有这么一通电话,日期时间都对得上,可惜的是当时季二心系儿子,没有及时录音,只有接听记录。
  最精彩的是当警员们按照季二的小本本,去查找那些碎尸烹尸之后又洗干净再卖出去的刀具锅具时候,几乎每一个知道情况的人都当场呕吐不休,对季二咒骂不已。
  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碎尸的道具来切菜,用烹煮尸体的锅具来炒菜煮饭,可想而知这些人得知真实情况后内心的恐惧和恶心。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证实了季二所说,到现在为止,几乎可以对此案下定论。

  日期:2017-02-16 23:30:06
  整个事件,用最简练的语言来概括,就是:
  季风因为对季雨的爱慕,和季雨发生了关系,在得知季雨被许配给了李涛后,妒火中烧,约季雷到河边谈判,在谈判的过程中季风以季雨怀上孩子为由,强迫季雷答应他让季雨和李涛退婚的无理要求。
  当时季雷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抢过季风随身携带着准备自卫的火钳捅死了季风,季风奄奄一息中拨打了父亲季二的手机,季二闻讯赶来抢过季雷手中的火钳捅死了季雷,因为害怕被发现蹲监狱,他决定借鉴二十多年前邻县的悬案,对季雷和季风的尸体进行毁尸灭迹。
  于是便发生了季二偷盗季毛毛和李涛大伯家的焖罐,然后用李涛大伯家的焖罐装上尸块抛到小河中,剩下的焖罐和骨头用炼铁炉炼化,碎尸烹尸的工具再洗干净卖给村民们等种种后续事件。
  至于季父季母所猜测的,都是捕风捉影,他们一心只是想着为亲生女儿季风找到依靠,无视侄子季雷的死,将杀人的凶手强行联想到李涛身上。
  季毛毛和李涛大伯两人,也因为家里有许多焖罐的原因,而遭受了无妄之灾。
  虽然之前的调查走了一些弯路,好在经过警员们数天的共同努力,案件的真相终于彻底浮出水面。
  我为自己亲身经历了这么一个波澜壮阔的史诗级案件而庆幸,对于警官们短短几天就将案子查个水落石出更是钦佩不已。

  日期:2017-02-16 23:30:28
  我由衷赞叹道:“张警官,你们太厉害了,这么快就将案子查了个水落石出,我真心地佩服!”
  张警官笑了笑,没有说话。
  正在认真开车的小谢却笑了起来,道:“如果D主任在这里的话,听完你这句话必然给你一个栗子吃!”
  (“吃栗子”,小谢老家的土话,就是敲额头的意思,一般是大人用来教训不认真学习小孩的亲昵动作。)
  我闻言一愣:“这话怎么说?”
  小谢正色道:“如果案件这么简单的话,老大带我们去季氏族长家是为了什么?老大上午虽然没有说去哪里,但我猜测肯定是暗中去调查什么特殊的情况,不然也不会在刘队他们已经确认季二所说的所有真相之后,还要我们去族长家求证。”

  小谢望向后座的张警官,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脸道:“老大做事极其细致谨慎,从来不会无的放矢,必定发现了什么隐藏的重要线索!老大,我猜的对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张警官闻言大笑道:“你这个古灵精怪地鬼丫头,心里想什么以为我不知道?看在你这个马屁拍得我挺舒服的份上,就将上午调查的情况告诉你们俩吧。”
  张警官收起笑容,回复到了严肃的神情。
  对张警官非常熟悉的我和小谢都知道,接下来从他嘴里讲出来的,必定是一个极其特殊又重要的情况!
  日期:2017-02-16 23:30:47
  张警官从警几十年,经历的案子非常之多,许多案件中一些看似平常的线索,实际上都大有深意,而季水村发生的这个案子,就有很多看似平常实则古怪的线索!
  其中引起张警官特别在意的是一个小线索。
  无论是二十年前邻县发生的案件,还是现在季水村发生的案件,现场发现的焖罐都是九个,而且更为奇怪的是,两个案子中的九个焖罐都分成两批来抛尸,一个河段三个另外一个河段六个,这在旁人看来是一个巧合,或许是季二知道了二十多年前发生的案件,模仿着抛尸。
  张警官却觉得很有问题,二十多年前的案子是陶罐,重量不重,分两次抛尸一次三个一次六个还算正常。但是现在发生的这个案子,一个铁焖罐加尸体就有差不多三十斤重,六个焖罐重将近两百斤,嫌疑人为什么不多分几次,或者分两次一次四个一次五个去抛尸?单纯的只是为了模仿吗?
  因为这样的疑问,张警官一大早驱车赶到了临县,通过对当地知情人士的调查,尤其是到了当地一个主管宗族祭祀的人员家里,得知一个极其重要的情报!
  在当地的宗族,流传着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在古代,当地宗族对于出轨私奔的女性惩罚极其之重,丈夫有权当场将出轨私奔的妻子杀死,并将其尸体分尸烹煮,用容器分九个装上,三个丢弃到河流的上游,另外六个丢弃到河流的下游。
  九个焖罐指代着此女性的三魂六魄,分开丢弃的寓意是该出轨女性的三魂六魄已经被分开,永世不得超生!
  鉴于这个特殊的情报,张警官决定带着我和小谢去一趟季水村族长的家中,更加详细了解季氏宗族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