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6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了眼,没回复她。东西没收回去之前,就像是身上绑了一颗不定时丨炸丨弹一样,总是不放心,这个时候去见她,万一被下了套怎么办?到时候,要是有人不想让他好,即便他浑身是嘴恐怕也说不清的。
  梁健回到家吃了晚饭,就和小五一起带着霓裳到小区里散步。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杨弯开着车回来,霓裳看到她开心极了,最近有了保姆,杨弯来得少,小家伙整天喊着杨阿姨杨阿姨,今天见到了,格外兴奋,一定要爬到杨弯的车上,要跟着杨弯一起回去。梁健住进来的时间不长,虽然露面不多,但小区里已有些人开始认出他,刚路过那边广场,还有几个人在盯着他看。
  梁健不想跟杨弯走得太近,免得传出些难听的话,流言最是伤人了。于是,在劝解无果后,便借口还有公事要处理,让小五陪着霓裳去杨弯家玩一会,八点前回来。
  他们跟着杨弯走了,梁健就一个人往家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手机震动。梁健拿出来一看,是闫如玉发来的短信。
  她说:“如果你觉得我之前那样做冒犯了你,我可以收回,也可以道歉。但有件事,只有你能帮我。你真的准备见死不救吗?”
  至始至终,闫如玉的态度始终是带着那么点高傲,就连求人帮忙,也是求得很高傲。

  梁健心里看不惯这种端着的态度,可是走了几步,想到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和闫立国同一个姓的女人,在不忍心和好奇的双重驱使下,还是决定去一趟。
  梁健打了个电话给梁父跟他们说了一声,又走到杨弯楼下打电话将小五叫下来,拿了钥匙。
  小五递过钥匙的时候说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梁健笑道:“没事,你就在这里陪陪霓裳吧。就在城里,我自己开一趟就行了。”
  小五也没坚持。梁健拿了钥匙去停车场拿了车,就出去了。出去的时候,门口转弯的时候,边上有辆车忽然就点火了,闪亮的大灯照得他眼睛都睁不开,加上许久没亲自开车了,反应有些慢,等眼睛恢复视力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辆电瓶车,还带着一个小孩子。梁健吓得赶紧一个急刹车,勉强躲过了一次车祸。电瓶车骂骂咧咧的从车头前开过去了,梁健心有余悸,回头去看那辆突然开灯的车子,却发现刚才那辆开了大灯的车不见了,也不知道是熄火了,还是开走了。

  梁健在心底吐槽了几句后,重新起步拐上了大路。
  滨河路有一个嘉利广场,时光就在广场上。广场沿着江,最近雨水少,江里水位浅,两岸原本应该被水浸没的地方现在都裸露了出来,深灰色的淤泥上,长了不少草,也多了不少白色垃圾。
  晚上,广场上停了不少车。又来这里沿着江边的步行道散步的,也有来这里的嘉利广场吃饭娱乐的。
  梁健停好车,在周围找了一圈没找到,问了两个人才找到时光的位置。从装修看,时光的格调不错,走进去,有种进入时光隧道的感觉。
  闫如玉坐在落地窗边的位置,看出去就是那条江。虽然江里水位浅了,两边垃圾漫布有碍观瞻,但江两边灯火通明,犹如漫天星辰一般,夜景还是不错的。
  闫如玉一身白色连衣裙,和往日干练的模样,有些不一样。原本总是挽着的长发放了下来,变成了大波浪,披在胸前,更增了几分柔媚,原本不出彩的五官,此刻也变得多了几分味道,再加上这周围的氛围渲染,梁健几乎都错以为这不是来谈事,而是来谈情的。

  梁健在她对面坐下。
  她才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看着梁健,笑了一下。她似乎不太笑,所以笑起来有些僵硬,不自然。但笑起来的她,和之前总是一副高冷姿态的她相比,梁健觉得笑起来的她更有魅力。或者,这只是因为她今天这一身女人的妆扮本身就为她加了分吧。
  服务员来点过单后,梁健对她说道:“我现在来了,你想说什么可以说了。”
  闫如玉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移到了窗外,道:“我有个故事,你想听吗?”
  “来都来了,听听又何妨!”梁健笑了一下,道。
  时光里面,许是这足有四五十米的环形落地窗外的风景不错,所以这里几乎满座。但来这里的人,似乎也都比较自觉。虽然人多,但没有很嘈杂的感觉。几个人一张桌,就像是一个自己的小世界,各自轻声说笑,或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闫如玉的声音就像是那深夜电台里传来的有些幽远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嘶哑,让人忍不住就要往里面陶醉。
  闫如玉讲得是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女孩长得一般,但身材不错。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本来准备出国留学,却被人用手段留了下来。那时候父亲犯了一点错误,被人拿住了把柄。那个人用他父亲的下半辈子来跟她做交易,交易的内容,她没有说,梁健能想象得到。
  被要挟的生活,持续了十年。十年后,她因为自我放纵,身材走样,而那时候那个人也因为地位不同以前,身边有了更多的选择,而逐渐开始放她自由。她逃出了国,父亲害怕她今后受影响,做了些手脚,说她死了。而她改头换面在国外,重新开始。她以前是学音乐的,大提琴手,后来她在国外学了法律,就想着有朝一天可以回国,将这个恶魔可以绳之以法。
  三年前她回国,可是却发现那个人的位置已经高得让她每做一件事都困难重重。而她想尽办法,也始终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目标。最可怕的是,她觉得父亲也有些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伤心,绝望,可是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有个人代替她实现了目标。
  闫如玉说到这里时,忽然转头看着梁健,那眼睛中的光芒,让梁健有些失神。
  梁健怔了会,才从她的故事中回过神来。梁健看着她,问:“你就是闫立国的女儿吧?”
  闫如玉笑了下,这一次的笑容自然了许多,可是有很多的沧桑。她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前文中提到闫如玉的声音,有个词用错了,是幽远不是幽怨。
  ————
  闫如玉的故事,听得很让人心里难受。二十几岁刚毕业的姑娘,本应该正是生命繁华的时刻,多少美好的事情可以就在眼前,可就这样,被人胁迫。十年时间,闫如玉说得风淡云轻,可其中的屈辱,只怕只有故事中的那个女主角才能知道。
  她用第三者的身份来叙述这个故事,梁健也不想说穿。十年的创伤,哪怕是现在,也只怕是愈合不了的。
  梁健沉默了一会,问她:“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闫如玉目光垂下,落在她身前的咖啡杯上,瓷白的咖啡杯在暖黄的灯光下散着微弱的柔光,竟有了如玉一般的感觉。
  “我想让你帮我救救我父亲。他是犯了很多的错,我也不说什么被胁迫,我只是觉得,他不应该被判死刑!”闫如玉低着头,说话时,声音嘶哑得犹如夜里不知哪个伤心人奏出的二胡声。
  梁健听到死刑这里两个字,心里猛地震了一下。据他所知,罗贯中好像也只是无期,而闫立国竟然比罗贯中还要严重。这实在有点意外。
  日期:2016-10-2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