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笑呵呵的看着对方:“对了,市长,省里给的房改试点配套金应该下来了吧,这可得专款专用,得用在房改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上。另外,这次房改的所有回购款都由市里统筹,这里边也肯定得拿出一部分用作市政建设吧。”
  王永新咬着后槽牙,不无讥讽的说:“楚副市长,我记得你刚刚可是说过不会伸手过长的,却原来早就动了财政的心思,这可有越权嫌疑啊。”
  “市长,您可是错怪我了,我刚才是被钱所逼才想到的,顶多算是激发灵感,我这只是灵机一动。”楚天齐笑呵呵的说,“对了,我又想到一件事,开发商交的土地出让金中,也有一部分是用于配套建设的,到时还请市长帮着督促拨付。”
  王永新小鼻子暗“哼”一声:妈的,看来这小子又想到前面去了。
  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常委会结束,虽然王永新口头应承了一些事情,但楚天齐却认为是无果而终。
  从会议开始不久,好多人纷纷表示,城建虽好,可没钱也没行。其中薛涛、王永新、彭少根更是态度鲜明:搞城建可以,要钱没有。后来*经过楚天齐极力争取,尤其点出房改试点配套金、房改回购款、土地出让金后,王永新才不得不含糊的表示可以考虑,但也设置了部分前提条件。薛涛最后以“和事佬”的方式结束了会议,其实她是在会议节奏不利的情形下,及时中止了会议。

  楚天齐明白,看似王永新嘴上给了答复,但钱掌在王永新和彭少根手上,对方有各种办法拖延和大打折扣。不过楚天齐早有一定心理准备,知道指不上市财政多少,但市财政也不敢一分不给。
  在这次会上,虽然又被好多人“围攻”一次,虽然对方只是给了自己镜中花、水中月,但楚天齐也有收获,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了政客的丑恶嘴脸。政客不同于政治家,他们考虑的永远都是个人利益,永远都是“私”字当先。对付政客时,往往情感、公义不起作用,能制衡他们的只有利益,在以后一定要拿利益做诱饵,来钓贪心不足的饕餮。当然,好多人都是随风草,都是书记或市长的跟屁虫,因此只要有办法应对薛、王,其他人便好对付的多。

  会上的另一收获,就是得到了王永新口头上的政策承诺,承诺招商引资的一些政策条件,楚天齐计划在政府相关会议上得到确认。其实他一直在思考招商引资,已经有了好几版招商方案。在他的方案中,给投资商开出了一定的优惠条件,但这些条件不是以政府“割肉”为主,而是在对方开发过程中给予更多政策便利。严格来说,他的方案对投资商整个投资过程更有利,但也容易让对方不踏实,感觉不如一开始低价拿钱更实惠。现在好多地方政府都是一开始优惠条件多多,待对方进场、投下资金后,马上就变了嘴脸,优惠措施也大打了折扣。楚天齐不想这么欺骗投资商,但他的方案反而实施难度较大,他准备再适当调整一下。

  今天会议上还有一收获,就是江霞的支持。相比好多人的人云亦云、含糊不清,江霞对自己的支持非常鲜明。若不是薛涛、王永新仗着职务便利,若不是薛、王、彭在“钱”上很是一致,对方也很难完全化解江霞的“进攻”。虽然江霞自己承认不懂城建,但她却是站在成康全局考虑问题,占了一个“义”字。尤其在会议后期更是引用兄弟县市案例频频出击,显见她也是有所准备,这也是迫使薛涛“和事佬”,尽快结束会议的动因。楚天齐也更加意识到,常委会上的同盟何等重要。

  虽然心中感慨颇多,但饭还是要吃的。楚天齐在自己办公室小坐后,还是到了食堂就餐。在就餐途中,遇到了几个常委,大家见面依然是有说有笑,就像刚才会上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楚天齐早已适应了这种情形,也和这些人一样,谈笑风声,完全看不出刚才还唇枪舌剑、针锋相对。
  午餐结束,楚天齐回到办公室。刚进卧室,准备午休,手机却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心中一动,这可是对方第一次打来的电话,难道有什么事?带着疑惑,楚天齐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男声:“小楚,说话方便吗?”
  楚天齐忙道:“方便,我在办公室。”

  “告诉你一件事……”对方讲说了事情内容。
  和对方通完电话,楚天齐心中依然很是欣喜,他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好消息。欣喜过后,他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尽管已经躺在床上,尽管闭着眼睛,但江霞却根本睡不着。明知女人的美丽容颜离不开充足睡眠,可她就是睡不着,或是根本睡不深,尤其越是想睡反而越事与愿违。
  江霞失眠的毛病,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这几年来她经常睡不好,有时甚至彻夜不眠。
  在刚做记者的时候,尽管每天风吹日晒,经常吃冷饭喝凉水,但那时生活的很充实。随着时间的推移,好多同事有的当了小头目,有的做了金丝雀,还有的发了“外财”。再和昔日同事碰面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人家坐着她站着,人家吃着她看着。有的同事还不错,和她能够平等相处,但有的人却一下子变的趾高气扬,对她指手划脚。面对昔日同事的冷脸,她非常不舒服,却也无奈,谁让自己拉不下来脸,谁让自己更看重尊严呢?谁让自己的父亲只是一个犯过“错误”的“臭老九”呢?

  一个个同事都飞上枝头变凤凰,而自己还是一只小山雀,江霞的思想渐渐出现了动摇:要不就退一步,向生活低头?不,不能,我要坚守,她及时给予了否定,可此时否定的语气已经不坚决了。
  只到有一天,江霞照镜时,发现镜子里面那个姑娘竟然有了鱼尾纹。他的高傲一下子破碎了,她觉得自己根本不是骄傲的小山雀,应该是秃尾巴鹌鹑更贴切。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自己引以自傲的资本也没了,自己要“勇敢”一些,再“勇敢”一些。于是,她刻意打扮一番,与自己的上司的上司取得联系,要去汇报工作。那位上司的上司早就暗示过多次,早就等着这一天了,但那天却忽然矜持了好多,要她“想好了”。“哎”,轻叹一声,江霞走出屋子,去上赶门了。

  有时命运总是捉弄人,就在江霞几乎是怀着“慷慨献身”之心,就在那离目的地咫尺之遥的时候,一个电话中断了她的“勇敢行为”。家里来电话,父亲病危了。“献什么身”?“变什么金凤凰”?江霞马上让出租师傅掉转车头,向公共汽车站驶去。
  江霞还是回去晚了,父亲已经走了,但父亲走的时候却是含笑九泉的,因为就在他临危一刻,组织上送来了一纸文书。文书上明确注明,对他当年的认定是错误的,他并没有犯错误,是被冤枉的。
  日期:2017-09-14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