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16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笔钱自然还是由财政上支出,自打秦书凯上任后,这种现象立即被叫停,那帮刁民都是喂不饱的东西,手里没钱花了,立即就摆出上丨访丨的架势,堂堂县政府倒是被几个刁民给要挟住了不成。
  秦书凯现在采取的方式就是死看硬守,没有人给钱,这些人也要吃饭过日子,时间长了,不怕他们不自己想办法自力更生,总是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政府财政岂不是要不停的拿钱填这个无底洞。

  只要不是工作上的电话,秦书凯就放心了不少,他心说,张晓芳不是在市里学习嘛,上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也就随口那么一说,有什么困难可以联系自己,这女人看样子是当真了,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
  尽管心里有些不乐意,秦书凯还是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好在刚才小睡了一会,现在也算是有些精神头了。
  电话接通后,立即听到张晓芳急切的声音,秦书凯,你快来救我,我在宏远酒店。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电话立即挂断了,秦书凯握着电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话说半截,猛然就挂断了,难不成真遇上了什么麻烦?可酒店里人来人往的,会有什么麻烦呢?
  秦书凯犹豫了片刻,联系小蒋,联系不上,只好联系不远处的贾仁贵,让他的司机等着自己,有点事情,赶紧下楼,司机已经到了,去宏远酒店,张晓芳是冯燕的朋友,就冲着这一点,他也得去看看情况再说。
  张晓芳今晚的确是遇到情况了。
  原本,今晚是张晓芳学习结束后的全班聚餐,聚餐结束后,一直纠缠张晓芳的那个男同学非要请张晓芳单独吃夜宵,见张晓芳不同意,又拉了个同学一块过来请张晓芳吃夜宵去。
  同学从中说话,劝张晓芳说,大家同学一场,这次分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只不过是请你吃顿饭的事情,这么简单的要求,难道老同学这点面子也不给?
  张晓芳心里琢磨着,总算是有人在场,吃饭的地点又是在大酒店,想必那男同学不敢动什么歪心思,稍稍心里一软,也就答应了男同学的请求。
  却没想到,男同学今晚是有着志在必得的心思,早早的就在给张晓芳准备的红酒中放进了药物,而自己和另一同学喝的白酒中却是干净的。
  三人一边说着笑话,一边推杯换盏,几杯酒下肚后,张晓芳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的内心有种控制不住的**在慢慢的升腾,直到此时,她才怀疑对方动了手脚,大庭广众之下,她不好意思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只能尽量控制住情绪,拿出手机接着上洗手间的机会,给秦书凯拨出了求救电话。
  酒至中旬的时候,男同学见张晓芳的脸上露出红晕,心知自己下的药物起了效果,于是低头附在另一同学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估计是想要请同学给他和张晓芳单独接触的机会,那同学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说自己出门打个电话后,再也没见回来。
  酒店的包间里,只剩下男同学和张晓芳两个人,男同学的胆子大了起来,坐到张晓芳身边说,我瞧着你这是喝醉了,要不就到楼上开个房间,你先休息一会,好吗?
  男同学尽量不让自己的话里露出什么猥琐的意思来,张晓芳也是从男人堆里滚过的,哪里会不明白男人的险恶居心,她尽力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感觉,尽量表现出平静的口气对男同学说,不用了,你低估了我的酒量,这点酒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一会,还是回学校吧。
  男同学看出张晓芳在尽力撑着,也不点破,只是不停的劝她多吃菜,不肯放她立即离开。

  随着药性越来越强,张晓芳实在等不及了,站起身来一把推开男同学挡在面前的一只手臂说,你要是再不让我走,我可就要报警了,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份上,我不想让你太难堪,还请你自重。
  男同学见张晓芳的脸部越来越红,说话的口气也急促起来,浑身激动的时候,胸部的两只大白兔抖动的厉害,男同学心知药性已经发作,不管张晓芳的酒量有多大,自己下的可是烈性的药,他看得出来,张晓芳不过是在尽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罢了,只怕再过一会,她立即会软绵绵的躺在自己怀里,任由自己摆布。
  男同学见张晓芳两眼已经显出几分迷糊来,赶紧顺势说,也好,我就送你回学校吧。
  张晓芳此时两腿走路已经有些不利索,在男同学“贴心”的搀扶下,张晓芳踉踉跄跄的往酒店大门口走去。

  远远的,秦书凯坐在车里,就看到张晓芳在一个不认识男人的搀扶下,醉酒的模样往外走,他赶紧吩咐司机直接把车开到酒店大门口,车一停稳,他迫不及待的下车,几步跨到张晓芳面前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张晓芳强撑着的残存意识总算是没有白费,她口齿清楚的对秦书凯说,送我回去,我不要这个人送我回学校,我只相信你。
  说完这话,张晓芳强撑着推开揽住自己腰的男同学,往秦书凯的怀里倒过来。男同学见好事快要成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赶紧身后过来争抢张晓芳,却被秦书凯伸手拦下了。
  男同学有些气急的口气说,你是谁呀?你是张晓芳什么人?她现在喝醉了,我不能把她交到你的手里,请你走开。
  秦书凯此时已经大致猜出张晓芳为什么要给自己打求救电话,冲着男同学冷笑说,怎么?想要在酒店里动手抢人是吗?要不要把丨警丨察叫来,等张晓芳酒醒了,问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尽管男同学心知自己给张晓芳下药是个把柄,可同样身为公务员的身份,让他一向享受特权习惯了,所以并不惧怕秦书凯的威胁,冲着秦书凯叫嚣道,你以为老子怕你吗?你是从哪只山洞里冒出来的猴子,市公丨安丨局的领导跟我是哥们,你小子要是识相的话,赶紧躲开,别耽误别人的好事。
  此刻贾仁贵的司机已经从车上下来,见有人对秦书凯,那可是自己的主子的朋友,说话不客气,冲上来猛推了一把男同学,教训的口气说,你这是跟谁说话呢?戴眼睛出来吗?赶紧躲远点,否则的话,我的拳头可听不懂你的废话。
  男同学见对方多了一个人,自己明显处于劣势,心有不甘,却也不敢用强,只能不死心的盯着秦书凯怀里的张晓芳,一副不服气的表情。
  秦书凯冷笑道,我明白了,你是张晓芳党校学习的同班同学,我听她之前提起过你,你的胆子可真是够大了,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想对女人用强。
  男同学一下子被秦书凯揭了老底,也愣了一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正在心里暗自猜疑来人的身份,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兄弟,怎么回事?遇上难处了?
  日期:2017-09-14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