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4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人一片寂静。过了几秒钟之后,谷会长才凝重的回应道,“这阴神之物乃是远古恶鬼,修行数千年,又从阴司重归世间,难免有些造化,不过张道长也勿要担心,咱们众人并肩齐上,联手将其镇压便是。”
  听了他这话,那个张道长的脸色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愈发凝重了,沉默了片刻,才满脸呆滞的神情对谷会长问道,“你不是说乃是这殷商祭殿的守卫恶灵吗?从阴司重归世间……是什么意思?”
  谷会长点点头,迅速把千年前文天祥引祭祀恶灵转化真龙脉并试图改变龙脉气运之事介绍了一番。言毕才又道,“此间详情也是我等推测得知,真伪尚还难说,是以先前并未告知诸位道友。”
  听了他的话,那张道长面色愈发肃穆,沉默半晌才终于又道,“据我龙虎山四代先祖手记记载,世间但有越界生灵,受天地法则所限,修为必被剥去两阶……若这恶灵此时有阴神修为,那他在阴司之时,岂非有霞举修为?”
  “什么?”

  谷会长眼睛霎时瞪大,猛然转头看着张道长,慌忙问道,“张兄此言当真?”
  张道长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祭祀恶灵。点头道,“我龙虎山四代张天师亲手所述手记记载,怎会有假?”
  诸人俱都沉默了一会儿,原本便寂静的气氛,此时显得愈发静谧了。不过很快,谷会长便又道,“便是如此,这恶灵此时也不过阴神修为而已,充其量能用些冲举、霞举之手段,那又如何?我等阳神天师本就凌驾于他之上,此时又有诸多道友助阵,咱们一起动手,他莫非还能讨得什么好处不成?”
  他方才便提过什么“霞举”修为,此时又说到“冲举”、“霞举”,我曾在《道藏》之中看过,说是世人修行到了最后,便能霞举飞升,称为天界仙人,他说这什么“霞举”,莫非也是一种修行境界?若真如此。这所谓的“霞举”,怕是跟真正的仙人所差无几了吧?
  我心里这么胡乱想着,那边一众天师,听了谷会长的劝慰之后,面色倒是恢复了许多,这一次又是那张道长率先站了出来,开口对着其他众人说道,“诸位,阴神恶灵天性被我等阳神天师克制,此间恶灵修为不俗,且很有可能身具逆天神通,我等不可与之恋战,祭出阳神,一击将其制裁,方为上策。诸道友,修出阳神者与我一并祭出阳神,未修出阳神者,且将天师印章祭出,效果也一般无二。”

  他的话说完之后,其他天师明显没有异议。很配合的迅速将阳神或是天师印章祭出,静候张道长发出总攻的命令。
  而与此同时,呆坐在我身旁的祭祀恶灵却似乎脑子有些不灵光,整个过程中,那些天师们都戒备的看着这边,明显是在防止他的突袭。可这祭祀恶灵莫说突袭了,他根本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呆呆的看着我,任凭那些人祭出阳神或天师印章。
  终于,那一十八位天师做好了一切准备,随着张道长一声令下,无数阳神以及天师印章,带着特有的光华,裹挟着漫天的威势,冲着祭祀恶灵直奔而来。
  而我也再一次体会到了那仿若窒息一般的压力。
  方才只是张道长一人出手,而这一次,足足一十八位天师,加在一起的威力,根本不是之前张道长一柄道剑可比。
  上一次,那道剑裹挟的气场,让我仿佛置身在半固体一般的空气中,而这一次,我周身的感觉,就好像被数千上万斤的混凝土埋了起来。那种无边的压力,让我全身骨节都咯咯作响,似乎随时便能断掉一般,鼻腔之内也再无气息流动,任凭我如何用力,根本吸不到哪怕一丝空气。
  短暂的重压和窒息还不至于让我死亡,但却能让我有种濒死的感觉,尤其是眼睁睁看着事态一点点发展,而自己无能为力,且脑海中很清晰的知道自己真的很可能会被他们交手波及致死……这种滋味。说是死亡的感觉一点也不过分。
  这一次,祭祀恶灵的目光终于从我的脸上移开了。
  他的动作很慢,跟那些疾驰而来的阳神以及天师印章相比,仿若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他慢腾腾的从地上站起来,慢腾腾的转过身,正对着那漫天的阳神,然后又慢腾腾的抬手将裹在自己头顶的斗篷推了下去,露出那恐怖的头颅。
  等他做完这一切,那些在我眼中速度快到极点的阳神和天师印章才终于到了他身前。
  而这一刻,我周身的压力也到了最强之时,不光无法呼吸,就连肺里气管里的空气,也全都被挤压了出去,甚至连血液里携带的氧气,我都感觉全部离我而去。同时,我胸口处连续传来几道清脆的响声,很明显是胸骨断裂的声音。
  “汐!殛!”
  就在此刻,祭祀恶灵那干瘪树皮一般的嘴巴忽地张开,口中念出两个玄奥难辨的音节。
  随着这个声音,他的手臂也抬了起来,横在自己身前,自左至右,非常简单的划了一道横线。
  等他做完这所有动作的一瞬间,我身上的那种压力和束缚,忽然一下子便消失不见了,非但如此,那些迅猛疾驰的阳神和天师印章,也忽地一下,凭空停在了距离祭祀恶灵数米的位置。
  那些光华微弱的天师印章还好说,悬空停在那里之后,并没有什么动静,反倒是张道长、谷会长以及道教协会任会长等人那些光华璀璨的天师阳神,微微的一个停顿之后,猛烈的倒飞了出去。仿佛小孩子一般,异口同声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叫。

  最凄惨的还要属冲在最前面的张道长的阳神,他的阳神最为神异,手中执剑,那剑看起来带着几分虚幻的光华。神异非常,可此刻随着阳神倒飞,手中那剑也凭空断成两截,上面一截折断之后便消失不见,而下面剩的半截断口处,明显有些白色晶莹汁液流出,虽然颜色与血液不同,但一眼看去,便好似阳神受创流血一般,可见其受创严重。
  事实也的确如此,一十八位天师之中,修为不到阳神境界的一半天师仅是身子一晃,面露痛苦之色。而另一半阳神天师,则是纷纷退后几步,嘴角有鲜血蜿蜒留下。
  最惨的便是张道长。他整个人直接委顿的瘫倒在地上,面色一片金紫之色,脸上七窍俱都有血水冒出,半爬在地上,仿佛厉鬼一般。一边喷血,一边抽搐着,凄惨到了极点。
  我张大嘴巴,看着眼前这一幕,整个人都傻掉了。
  这怎么可能?
  足足一十八位天师。其中还有半数为阳神天师!如此强横的阵容,联起手来,居然连一个阴神恶鬼都打不过?
  我还只是惊讶,那受创的十八位天师们,则是满脸惊恐了,最先崩溃的便是那半数未修出阳神的天师,他们几乎同时将自己的天师印章收回体内,满脸戒备且恐慌的看着祭祀恶灵,一副随时便要转身逃跑的样子。
  紧接着,其他阳神天师们也都有样学样。瞬间把自己受创的阳神召了回来,同样戒备恐慌的看着祭祀恶灵,身体慢慢后面退出去。
  唯有谷会长和龙虎山三个天师没有后退,谷会长似乎震惊的忘了逃跑一般,而龙虎山那两个天师则是扶着张道长查看情况。而张道长此时似乎受创过于严重,连残破的阳神都无法纳入体内,只是焦急的在他头顶盘旋,阳神身上的光华也变得黯淡虚幻了许多。
  日期:2016-10-2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